选择权

决策似乎会经常以重大事件的姿态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设想买一套需要偿还30年贷款的房子。你可能会对自己说:“这是十分重大的决策,因为也许在60岁还清贷款之前,我会一直居住在这间房子和这个小区里!”当然,事实情况也许并没有那么严重,你还有很多“逃生路线”可选。必要的话,你可以在一个月后把房子卖掉,或者租给另一个家庭居住。在极端的情况下,你可以宣布破产,摆脱贷款,然后把房子交还给抵押权人。

买房时,你的决策所承担的责任并不是必须按揭30年,并最终付清几十万美元的本金和利息;你只需对支付的一小部分首付款负责。如果你在一个月内把房子卖了,那么你只需支付交易成本,如房地产佣金和房地产税。你可能会因此损失18000美元,但这只占“决策”总金额的百分之几。做决策时,你所承担的责任只是不可挽回的那部分,并非全部。实际上你不是在买房子,而是在购买权利或选择,这种权利让你可以继续在那居住,而且下个月你也同样拥有这种权利。每个月你都要按时还款,以更新在房子里多住一个月的权利。如果你愿意,几个月可以延伸为几十年。但这个决策你可以稍后再作打算。这就是你购买的选择权。我们所谓的“购置一套房产”,其实就是购买一个选择权。

在讨论选择权的同时,我们来考虑下面这个问题:为什么要在车上放一个备胎?你可能永远都不会用到它。首先,你要支付备胎和车轮的钱,另外,备胎需要占地方,而且每当车子加速、转弯或刹车的时候,都需消耗能量来移动这个重达45磅的庞然大物。如果当初就没有买备胎,你的生活大概会变得更加美好吧。当然,你心中十分清楚自己为何要带备胎。在漆黑的夜晚,因车子爆胎,你被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寸步难行时,备胎就会发挥作用了。有了备胎,你就可以安全地回到家。你花钱买备胎,又花钱带着它兜转这么多年,无非是给自己购买了一条逃生路线。通常来说,如果一切顺利,选择权就是未来获得某些机遇的权利,如果事情不顺利,选择权就是一条逃生路线。你真正想要的不是金属和橡胶——而是备胎为你提供的机遇和逃生路线。

我(查尔斯)上大学时,和几个同学一起去跳伞。那着实令人振奋。跳伞时,你必须带一个主降落伞和一个备用伞。装备备用伞后,你需要到处拉着它,然后又要付钱雇人对它进行检查和打包。如果主降落伞失灵,备用伞的成本和它的价值相比就微不足道了。困难之处在于如何事先判定选择权或逃生路线的价值。我们可以用没有装备备用伞的成本乘以发生意外的概率,然后再将这个结果与安装备用伞的成本进行比较,得出结论。假设你的生命价值1000万美元,而每10万个降落伞中会有1个失灵(主降落伞失灵的概率是0.001%),那么每次跳伞时你就愿意花100美元(1000万美元×0.00001)来装备一个备用伞。鉴于实际成本要比这个数值低很多,所以我们得出的结论是,装备备用伞非常划算。

如果我们仔细审视生活,就会发现我们其实经常购买选择权,只不过我们意识不到而已。一旦我们注意到选择权的存在,就能够更高效地利用它们;而在选择不使用这种选择权时,也不会过分责备自己。我(大卫)和妻子打算和另一对夫妇一同去观看旧金山同志合唱团的表演,提前买好了票。就在我们快要离开家门时,一个重要的商机降临了,于是我决定不去旧金山,为跨国旅行和会议做准备。朋友质疑我的计划能力。他很沮丧,因为晚上我们不能在一起共度美好时光,而且我还“浪费”了买票的钱。这件事帮助我理清了思路,认识到票价其实就是一种选择权。通过提前买票,我购买的是观看演出的权利而非必须去看的义务。我购买了去看演出的机会,但当更好的机会降临时,我便放弃了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