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学到了什么

避免这种危险的方法是问自己学到了什么,并思索所学内容的合理性、可重复性和价值。在上述故事中,格利尔可能会说,他学会了应该总是选择数字1,这很愚昧。我们吸取的经验应该具有普遍意义,要有原则做支撑,不能带有任意性或神秘色彩。通过询问自己学到了什么,我们能够更容易地区分出决策和结果之间的差异。如果你做出了好的决策,却得到糟糕的结果,正如扑克牌的例子,那么,深思熟虑可以让你在下次遇到类似的情况时,做出同样的决策。为什么?因为原则是不变的,而运气则会变。如果你做出了一个糟糕的决策,却得到了有利的结果,你就需要弄清为何你做了糟糕的决策,只有这样,下次你才能做出不同的决定。(是的,我们意识到我们很难学会自省,但这个时候,自省才是你的选择。)那些努力做好决策的人更容易被好运青睐,但他们不会去苛求运气。

你还没有完全信服吗?现在,假设你拥有两家铀加工工厂,而且你认为好结果是衡量好决策的标准。两家工厂创造的收益相同,但是其中一家工厂(工厂A)的劳动成本比另一家工厂(工厂B)的低30%。显然,工厂A拥有更好的结果——每一季度都能获得较高的利润。由此不难得出结论,工厂A的管理人员做出了更好的决策,对吗?相信没有人会质疑这样的结论吧。在过去6年里,用任何客观的标准衡量,工厂A的效益都比工厂B好。如果由你来发奖金,你会给工厂A的管理人员和工人多发奖金吗?

然而,就在你分发奖金之前,一场灾难降临了。工厂A发生了严重的事故,导致4名员工丧生,大量有毒的放射性物质泄漏,并且已经危及了周边的社区。各种诉讼几乎葬送了公司的前途。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原因很简单,工厂A的工人为了降低劳动成本,省略了很多安全措施,导致风险系数从微乎其微升高到每100个月就有可能发生一次事故。在过去6年中,他们每天都在省略繁琐的、“不必要的”安全措施,从而加快了工作速度。

工厂A的管理人员们的做法正是在玩“俄罗斯轮盘赌”,然而在过去6年中,你却一直在奖励他们创造的好结果(高收益)。如果认真研究他们的决策而不是只注重结果,你就会提前意识到他们是在以高风险来换取高收益。现在,让我们重新回到那个问题:哪家加工工厂做出了最佳决策?最佳决策的制定不应该建立在省略安全措施的代价或风险之上,而应建立在坚持执行安全措施的基础上。那些仅以收益结果作为标准实行嘉奖的管理人员,不经意地鼓励了工人高风险的行为,于是,工人们只关注短期利益,忽略了长远发展。

这个故事是完全虚构的吗?很遗憾,其实不是。1999年,日本东海村JCO公司的工作人员,因操作规程不当,将16公斤的铀(标准为2.4公斤)与硝酸在储存槽中混合,然后开始进行裂变反应,导致情况当场失控。这起事故导致该市的31万名居民全部疏散撤离,其中21人产生中毒反应,3名工作人员被送往医院抢救。113,114这或许是无心之过,但很可能是JCO公司的工作人员为提高工作效率而采用的策略造成的。希望他们不需要返还这些年得到的奖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