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策与结果

决策就是从一组可能的方案中选出来一个方案。决策后既要采取行动,又要投入资源。不过,必须经过一段时间后,你才会看到决策与行动带来的结果。

好的决策和好的结果之间是有区别的。布莱恩在刚刚开始从事咨询工作时,就买下了一套房子。但是由于咨询行业遭遇萧条,他的事业几乎陷入困境。可另一方面,因为房地产疯狂增值,几年后他卖掉了房子,获利10万美元。许多人会说,布莱恩当初决定买房是一个英明的决策。

我们并不能确定布莱恩当初的决策是否英明。英明的决策是:即使偶尔你被坏的结果牵绊住,但你仍会选择反复这样做。布莱恩是幸运的,但如果再遇到相似的情况时,他还要再一次购买一套房子吗?这一问题的答案有助于我们判断他的决策是否英明。请思考下面的例子。

三年级的一位老师要在两名学生中选出一人来,而被选出来的这名同学将荣幸地在年终庆典上负责切蛋糕的工作。老师采取的方法是,她让两名学生从1~10任意选出一个数字,谁的数字更接近老师心中想的数字,谁就是获胜者。艾迪先选了数字2,然后,格利尔选了数字1。老师宣布,她的数字是1,于是格利尔获胜。

毫无疑问,格利尔是幸运的。但其实他选择数字1的决策并不明智,除非他事前已经知道老师心中所选的数字。经过仔细考虑,格利尔应该选择胜算最大的方案,即选择成功可能性最高的数字。在本例中,数字3才是最佳选择。在数字2已经被挑选的情况下,选择数字1获胜的概率为10%(只有当老师心中想的数字为1时才会获胜),而选择数字3的获胜概率则为80%,因为只要正确数字介于3~10,选择数字3都会获胜。至于其他较大的数字,选择它们的成功率都要比数字3低。

当然,要进行这些计算,想出选择各个数字成功的可能性,8岁的格利尔必须是个相当聪明的孩子。这里,我们要表达的含义是:在反复面对这种“彩票式”的选择时,理智的人通常应该选择中奖率最高的数字。有时候,那些选择其他数字的人中了奖,那只能归结于一时的运气。这个结论很重要:好的决策是在相同信息条件下,下次你仍会反复做出的决策,而不是恰巧在某一时刻带来好的结果的决策。

你的目标是得到好的结果,而你实现目标的方法就是在众多方案中做出选择。然后,你应该思考具体发生的情况,并从这个过程中汲取经验。如果你从上例中学到的经验是应该一直选择数字1,那么我们可以认为你汲取了错误的经验。因为我们可以通过数学知识证明,选择数字1会经常导致失败。根据你目前掌握的信息状况,选择数字1并不是明智之举。

我们可以使用数学知识推导出获胜的最佳方法。如果你是第一位竞猜者,最佳策略是选择数字5或6(成败概率均为50%)。如果你是第二位竞猜者,你选择的数字则应该与第一位竞猜者的数字相邻,而且能够与剩余的数字构成最大的连续数字集合。例如,如果第一位竞猜者猜的是数字3,你就应该选择数字4,因为4~10与1~2相比,是一个较大的数字集合。换句话说,与数字3相邻的数字只有2和4,若选择数字2,1~2包含2个数字,获胜的概率为20%;若选择数字4,4~10之间包含7个数字,获胜概率则为70%。如果你玩这个游戏100次,这样的策略就会为你带来最大的获胜机会,平均而言,你会得到最好的结果。而如果这个游戏你只玩1次,这种策略仍会为你带来最大的获胜机会。如果只玩一次,只有输和赢两种结果。从统计学角度来讲,仅仅根据一次的结果对策略做出的推论是无效的。关键在于要问问自己从中学会了什么。“我学会总是选择数字1。”这当然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我们知道,除非由于某些奇怪的原因,例如老师总是偏爱数字1,否则获胜数字不会总是数字1。事实上,老师会选择数字1的概率仅为10%。

我们再来分析一个赌博中的情况。现在,你在玩扑克牌,抓到了黑桃8、9、10、J和Q的同花顺。在总共2598960种可能的组合中111,只有6种牌型能赢你——最大牌为A的方块、红桃、梅花同花顺和最大牌为K的方块、红桃、梅花同花顺。还有3种牌型能和你打平——最大牌为Q的方块、红桃、梅花同花顺,我们暂时将这种情况忽略。所以,在将近260万种可能的牌型当中,只有6种牌型能大得过你手中的牌。于是你押下了所有的筹码,可当另一名玩家亮出方块同花大顺(最大牌为A)时,震惊之余,你完全无计可施了。你做了一个不错的决策,却得到了糟糕的结果。如果机缘巧合,那天晚上或是以后,你有机会又抓到了同样的牌,还会再次押下所有筹码吗?你应该那样做的,因为你获胜的概率是非常大的。有如此高点的同花顺,你赢的概率为99.99977%112。一次失败是偶然现象。明智的决策者会反复为这副牌押注巨大的筹码。

一些读者可能觉得这些例子比较陌生,另一些读者可能觉得这些例子比较熟悉,浅显易懂。我们之所以讨论这些,是因为在生活和生意场上,在面对更加重大的决策时,许多决策者恰恰犯了和前文中格利尔同样的错误。结果,他们输掉的不是孩子间的游戏,而是成人间的博弈,在这种博弈当中,他们动辄以数十万、数百万甚至数十亿美元做赌注。你不相信?你可曾注意到,有多少人仅凭结果就来评判决策的正误?曾经有一个棒球队,它通过交易得到一个实力投手,但这名投手在身体上、法律上和态度上都曾出现过问题。客观评价,这绝对是一个冒险的决定。后来,这位投手在新的场地大显身手,棒球队也获得了多年来的最好成绩。那么,当初棒球队吸纳那名投手是否是个英明的决策呢?除非球队经理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否则他的决定是十分冒险的,而这次他只是碰巧走运。但是在接下来的交易中,如果仍然寄希望于运气,结果恐怕会令人大失所望。好的决策应该体现一些管理技巧,从长远来看,它会为我们带来好的结果;而偶尔一次的好结果可能仅仅是靠运气。你愿意雇用谁做球队经理人呢:偶尔走运的人,还是能够对球员进行综合评估,并从长远考虑,面对风险能做出明智决策的人?

大多数人并没有机会近距离去了解球队经理到底得到了哪方面的信息,做出如此决策。我们只不过在浏览体育版面时注意到了这则赞颂棒球队经理管理天赋的文章,大肆渲染他交易的球员在比赛上如何大放异彩,棒球队经理如何慧眼识英才。由于我们无法近距离去了解,所以通常无法判别他们到底是优秀还是仅仅靠运气。然而,我们对自己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却都是亲身参与,能够近距离地了解每一个细节。我们常听人们这样说:“与优秀相比我更喜欢选择幸运。”这是一种聪明的说法,但问题是,它搞错了“选择”的含义。你无法选择运气——正是因为无法选择,它才叫作运气。但是你可以选择优秀,或至少比现在优秀。与其在生活一团糟的时候期待好运,我们更倾向于做一个优秀的人,并同时期待好运的降临。

我笃信运气,事实上我发现我越努力,我的运气越好。

——科尔曼·考克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