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能算作诈骗吗

罗西·德斯帕里斯87岁,身体状况极差。她患有乳腺癌和子宫内膜癌,经医生诊断癌症已到达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肝脏。医生预计她余日不多,于是她参加了纽约普拉茨堡的临终护理项目。美国联邦政府的医疗保险方案为那些放弃治疗、预计会在6个月内去世的病人提供临终护理。这些选择临终护理项目的病人,可以待在自己家里接受护理,缓和他们的症状,每天还可以得到88美元的医疗保险补偿。与医院或疗养院提供的其他医疗方案相比,临终护理要便宜得多。表面上看,每个人都是赢家:病人可以在一个熟悉、方便的环境里得到良好的护理,同时医疗保险可以节省大笔的资金。

估算一位病人还能活多久绝非易事,而且常常出现预测失误的情况,这就容易产生问题。统计数据表明,一些病人比平均预计存活时间活得稍长一些,另一些人则活得稍短一些,于是问题产生了。医疗保险与医疗补助计划服务中心(之前叫卫生保健财务管理机构)是专门负责管理医疗保险的机构,后来,它由于担心受骗决定整顿临终护理项目。有些病人在接受临终护理项目6个月后仍然健在,对于政府审计人员而言,这些病人确实像在诈骗。一家叫作联合政府服务组织的企业以“医疗保险欺骗调查”为名义,警告这些幸存的接受者,他们涉嫌欺骗政府。90那么,他们是如何欺骗政府的?因为活得太长了?真是可笑!如果罪名成立,每位病人可能都要支付几万美元的罚款。

那些活得较长的病人最终只好选择中断临终护理服务。许多患者的病情很快恶化,被迫再次前往医院或疗养院接受治疗。“结果证明,政府的行动事与愿违。德斯帕里斯夫人所在的疗养院每天大约收取医疗保险150美元,近乎临终护理补偿费的2倍。”91政府的行动既没帮助纳税人,也没帮助德斯帕里斯夫人,她91岁时被临终护理项目驱逐出来,头脑清醒,身体却垮掉了。这位病重的妇人无奈卖掉了她的房子,住进了医院,后来又转了疗养院。“癌细胞扩散到了她的胰腺和胃部。后来发展成巨大褥疮,极度痛苦。1998年9月16日,德斯帕里斯夫人去世了,永远地离开了她的家人和临终护理的员工。”92显然,联邦政府根本没有弄清楚孰轻孰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