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准最大利益

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召开了一场历时半天的会议,来讨论公司面临的七个最佳商业机遇。尽管产品A预期每年将创收10亿美元,产品B预期最多只能创收300万美元,但该公司在讨论每个产品时都花费了相同的时间。虽然说每个潜在的机遇都应该得到平等的听取意见的机会,但一旦我们了解了收益规模,那么就应该在收益多的产品上投入更多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产品的重要程度与关注程度要相当,也就是说,该公司只需投入5~10分钟对产品B进行讨论,而投入在产品A上的讨论时间则至少要超过1小时。

20世纪80年代初,我(大卫)为马丁·费尔德斯坦担任健康经济顾问,马丁是我当年在经济顾问委员会的老板,他建议我要最高效地利用时间,“将你的努力投入到价值最高的工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