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眼于大局:是否有更重要的事情

你可能听说过暴饮暴食还吸烟的医生,或者一点儿金融资产也没有的财务顾问。他们是专家,却无法按照自己的建议行事。

我(查尔斯)自己也有类似的经历。在我所从事的行业里,我的工作是通过分析来帮助客户做出正确的经营决策。我帮他们看清自己的问题,让他们能够放心大胆地去做事。但是,就像你可能猜到的那样,我把分析用在自己的业务上,却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策,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十分糟糕的决策。我从我最好的客户那里挖来了一个雇员。我的分析结果表明,如果运用得当,这名未尽其才的雇员会为我的公司多赚很多钱。但我的客户用实际行动告诉我,我的做法会少赚很多钱,因为他和我决裂了,导致我的收入下降了50%。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像对待所有的Objective Insights的新员工那样,我们带新来的罗杰去吃午餐。我们在斯盖多斯酿造公司(实际是一家非常不错的酒馆和餐厅)预留了位置,以便招待员工和款待来访的客户。当我们在这个高档的环境中品尝色拉的时候,我问罗杰,他的前任老板斯科特先生如何看待他的辞职。罗杰说,“噢,斯科特简直气疯了,他说他再也不会和Objective Insights合作了。”罗杰又吃了一口色拉,就好像我们刚才谈论的是天气情况或者他第一天上班的路线一样无关紧要。而我则瘫坐在椅子上,一时间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世界都黯淡无光了。

我无法相信这个结果。我们已经做了十分透彻的分析,但考虑的仅仅是我们自己的角度。我们知道需要分配多少个项目给罗杰才能让他忙起来,我们也知道如果工作都完成,该怎样做才能不让他懈怠。我们想到了所有的可能性和所有的意外;我们甚至在电脑上做了数学建模,而且与罗杰多次见面讨论,以确保罗杰能够适应我们的公司文化。但是我们却忽略了大局:如果我们最大的客户炒了我们,我们所有人,包括罗杰,都不会再有工作可做。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简直太愚蠢了。

当然,我可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找到借口,但借口是毫无意义的。我必须认真对待,不能因小失大。我恰当地解决了一个问题,但是却未能顾及更为重要的全局性问题,即如何才能使我的公司最成功。将这样的一段经历公布于众,我备感尴尬,但是我从中学到了非常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做事要着眼于大局。尽管从狭义的角度而言,雇用罗杰是个完美的决定,但是从广义角度而言,这是我所做过的最糟糕的事情。走错这一步,让我既增加了成本又降低了收益。我本应该考虑所有利益相关者的想法,并对他们的想法进行分析,而不能仅仅考虑罗杰和我的公司。

我真诚地向斯科特表达了我的歉意,并向他讨教如何才能纠正我的错误。一段时间之后,斯科特平静了下来,但是我们之间的合作大不如前。然而,就在游戏即将结束的那一刻,幸运之神降临,拯救了我。我们并不知道,斯科特一直在向他公司内的其他人极力推荐我们,对我们的评价很高。就在这次惨败之后不久,他公司的一位副总裁又给了我们一个大项目。这个项目让我们整个公司,包括罗杰在内,忙了一年多的时间。只能说我们很幸运,但绝对不聪明。为什么不能二者兼得呢?

有些人会说这个故事反映出分析本身就很愚蠢。即使经过缜密的分析,你也可能犯错,也许还是很糟糕的错误。但是,全面否定分析的作用,逃避分析的做法当然也是不可取的。那就像是在研究完一场足球比赛后得出结论说,因为奔跑和传球对于失败的球队而言是无用的,所以今后比赛时应该既不要奔跑也不要传球。这个结论很荒谬,另一个球队不也采用了奔跑和传球的策略,而且取得了胜利吗?关键是要保证自己对正确的问题进行分析。我们雇用罗杰时进行的狭义的分析也许是造成我们目光短浅的原因。当你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时候,就会变得目光短浅。

关键是要着眼于大局,看看是否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这是在做出选择之前了解自己的目标的另外一种方法。如果当时我们能够更清楚地认识到雇用罗杰的目标,我们就会考虑到客户的视角,避免铸成大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