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成本

在很多医药公司,生产部门都十分注重对库存水平的管理。当然,产品的库存需要耗费成本。所以,生产部门如果能尽量减少库存,帮助公司省钱,每年都会得到额外的奖金。这么做有一定的道理。假设一家公司生产一种产品一年需要花费1.2亿美元,如果管理库存能够节省部分成本,哪怕只是这1.2亿的一小部分,花费几万美元来奖励也是值得的。

大多数药物原材料可以在货架上存放很久,因此,如果本季度或者今年用不上它们,可以将其留到下个季度或者明年再用。真实的成本是时间成本,或者说,是金钱的时间价值。如果下一批价值1000万美元的货可以延期一个月,那么就可以省下这1000万美元一个月的利息。这个数额动辄几千甚至几万美元,的确不容忽视。

但是,我们来考虑一下额外库存带来的收益。按照10∶1的回报率计算,1000万美元的库存按零售价出售将变成1亿美元。如果库存量太大,我就得不到利息。可如果库存量太小,就有可能损失部分零售销售额。不管怎样,我都会蒙受损失。但是没有产品可卖——这种情况被称为脱销——带来的损失则要大得多。如果某种药物针对的是需要长期治疗的慢性病,脱销的损失就更为严重了。一旦我失去了顾客,就有可能打破循环,永远失去他们。而更糟糕的是,患者、药剂师和医生可能会对我们定期提供药品的能力产生怀疑,甚至可能会拒绝我们的其他产品,造成附带损害。

这并不是牵强附会。一旦发生脱销的情况,通常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2000年年初,《华尔街日报》曾报道称,某些抗生素短缺的部分原因是由于“药品行业制定了及时交货的制度,保持极少量的库存”。492001年3月,全国多个地区的医院出现了某些麻醉药严重短缺的局面。50导致短缺的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中,但问题的部分原因已经很清楚,那就是这些医院正在向及时存货制度迈进,库存量太小。

显然,这两种损失程度不能相提并论。根据药品的标准价值来计算,将一瓶气雾剂多储存一个月的库存成本为7.97美分;而少储存一瓶气雾剂并因此造成药品脱销,耗费的成本则高达1350美元。两种成本之比为16930∶1。这就意味着生产部门可以将一瓶气雾剂多储存16930天,或者1411年,那样的库存成本才比得上缺少一瓶气雾剂造成的成本。当然,也许任何一个品牌的药品或者公司也无法连续运营1411年,所以我们不妨这样理解,药品公司应该保证永远不要出现药品脱销的情况。51这些结果是不是很惊人?而这样惊人的结论正是按照普通药品的标准价值计算得出的。

这些公司非常关注成本,但是他们首要的关注点应该是利润。如果成本的减少没有带来利润的降低,那么就是好事。这种观点与医药行业以外的其他行业得出的结论不谋而合。思科、朗讯和希捷等科技公司都肩负着降低库存成本的重任,因为快节奏的创新很容易使存货贬值。看起来他们为了生存,似乎必须采纳及时存货体系。可是,另一家科技公司高斯电子,高保真耳机的生产商,却放弃了及时存货制度,因为有时延期交货的订单会占每月库存总量的70%。52尽管情况各不相同,但基本都适用这条准则:企业应该关注利润,而不是开支。

然而,许多企业并没有坚持这个理念。很多企业和部门做了大量的努力来降低开支。综上所述,如果这些组织能够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主要目标,就能够制定出更好的整体决策。正如在马克·吐温故事中,编辑后来才意识到,以牺牲主要目标为代价来实现次要目标,只能令人“无福消受”,那又何谈安心度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