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涨的汽油价格

1999年夏天,加利福尼亚人很苦恼,因为就在3月过后的几周之内,汽油价格不断攀升,每加仑上涨了40美分。人们自然会将矛头指向世界燃油市场,当然主要是石油输出国组织,并且埋怨石油公司太过贪婪。事实上,每桶原油的容量为42加仑,尽管其价格确实有所上涨,但增长额仅为3美元左右。这充其量只能用来解释每加仑40美分中的10美分而已。于是,人们理所当然地将其他30美分归因于石油管理人员的贪婪,这看起来似乎是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可之后,我们忽然意识到价格上涨只发生在加利福尼亚州,美国其他地方汽油的价格并没有改变。如此说来……

我(大卫)在1999年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加利福尼亚的燃油加工商为什么在过去的三个月内变得更加贪婪了?不管其贪婪的程度如何,我们是否可以认为,他们一直以来就是这样贪婪呢?那么,到底是什么因素只在加利福尼亚州发生了改变而在美国其他的地区却没有变呢?答案就是加利福尼亚州汽油的产量。42

加利福尼亚州的炼油量在那个时期下降了7%。而炼油量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加利福尼亚州的两所炼油厂在这期间发生了火灾。2月23日,托斯科公司的埃文炼油厂起火;3月25日,雪佛龙公司的里士满炼油厂又发生火灾。43有趣的是,按照加利福尼亚州空气资源委员会的要求,加利福尼亚州售卖的所有汽油必须是某个专门的型号,与邻州售卖的汽油型号都不相同,这样的规定使加利福尼亚州的原油市场在这种由火灾而引起的产能变化中不受任何保护。44我写道:

通常情况下,当某一商品的价格在某一地区升高,且这种商品很容易从一个地区运送至其他地区的情况下,套利交易者们就会在低价地区买进,然后到高价地区卖出,以此来赚取利润。渐渐地,套利交易者对此产品不断增加的供给量就会将高价地区的商品价格拉低。然而事实上,加利福尼亚州并没有发生这种情况。45

通过分析我们发现,两场火灾是导致汽油价格上涨的原因,而加利福尼亚州汽油产量的区域性则是导致汽油价格上涨幅度如此之大的原因。当人们注意到加油站油价上涨时,希望去解释这种变化,可大家关注的往往是那些没有变化的因素。有些因素可能使价格变化得更加剧烈,比如加利福尼亚州的炼油法规。还有一些因素则保持“原地不动”,并不是加剧价格变化的原因,比如石油公司的贪婪,因为其他地区的石油公司也一样贪婪。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到底是什么因素导致了变化。倘若什么因素都没发生变化,为什么结果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