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搔痒娃娃”稀缺

Tickle Me Elmo(中文名“搔痒娃娃”)是1996年圣诞节上市的一款毛绒玩具,售价21美元。挠一下这款娃娃的肚子,它就会哈哈大笑。当时这款毛绒玩具非常受欢迎,各大商店常常库存短缺。于是,幽默而亲切的搔痒娃娃进入了热门的收藏品市场。一个广播电台竟将搔痒娃娃拍出了550美元的高价,且据传言,一些搔痒娃娃的卖价比这还要高。

这简直太疯狂了。到底怎么了?我们要如何解释这种现象?价格为21美元的“搔痒娃娃”的需求量远远超出了供给量,于是,买主们便竞相抬高价格,最后,愿意一掷千金、出价最高的买主便如愿以偿。这种情况在其他市场上也屡见不鲜,不过通常时间周期比较长。搔痒娃娃的例子反映出短时间内供求关系造成的戏剧性结果。而在另外一些市场中,这种情况发生得相对缓慢,我们以湖景房为例。人们希望住在湖畔,但湖景房的供给是有限的。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湖畔定居,这些令人向往的房产价值也一路飙升,最后被出价最高的买主购得。所以,出价最高的买主就决定了湖景房的价格,而出价较低者只能望房兴叹,或者给出更高的价格重新参与竞争。

一些投资者认为搔痒娃娃是一款珍藏品,会一直保持令人难以置信的高价。投资者常常寻找稀缺物品,因为稀缺性是高价的保证。不过,搔痒娃娃的问题在于,其稀缺性是人为造成的。只要给予充足的时间,费雪公司——搔痒娃娃的制造商,就能够制造足够多的娃娃来满足人们的需求,无论需求量多大。例如,如果地球上的每个人都想要2个,那么费雪公司将制造出120亿个搔痒娃娃。而如果这些娃娃都千篇一律,其价格注定会下降。因此,倘若你在人为的稀缺期内购买了搔痒娃娃,那肯定是一笔糟糕的投资。许多其他投资也和“搔痒娃娃”的例子一样前景惨淡,只不过其稀缺期可能能够维持较长一段时间。而另一方面,真正有意义的收藏品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贬值,因为它们的供给真的有限,如1969捷豹E系列经典跑车已不再生产,雷诺阿画作也都是绝版。所以,我们的底线是:你可以买“搔痒娃娃”逗你的侄女玩,但超出投资组合预算的投资则要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