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须去做吗

许多人思维不清晰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生活中有太多人为制造的义务和责任。我们早上起床时,头脑中会有一大堆“必须去做”的事项。一会儿,双脚开始变得沉重,双肩也觉得有些不负重荷。但是,我们“必须”强制自己做下去。这些虚构的义务和责任妨碍了人们进行清晰思考。

其实,世界上我们真正必须去做的事情少之又少。我们应该正视这个事实。除非我们身陷牢狱或者拘留所,我们有百分之百的自由去决定如何度过一天的时光。我们之所以不是每天坐在海滩享受惬意的休闲时光,是因为我们的行动会导致结果——而许多“不得不做的任务”会带来我们想要的结果。例如,去上班可以带给我们同事间的友谊,让我们感觉到自己的重要性,同时上班的劳动所得可以用于购买我们需要和想要的东西。那个叫作“我必须”的人告诉自己,他必须去上班。而那个思维清晰的人则会说:“如果我在这个岗位上再工作一年,我就能够买一栋房子了。我今天当然可以辞职,不过,如果我非常想买那栋房子,我就最好在星期一早上准时出现。”

“我必须”的这种态度会增加我们的负担,削弱我们的人道主义情怀。当我们头脑中有明确的目标时,我们应该将一个任务进行重新构建,从“我必须”变成“我想做”。我想去上班,那样我才能够喂饱我的孩子们,买一辆车,买一幢房子,或者改变这个世界。如果我的目标看起来无法去解释所做的努力时,也许就需要反思一下目标和整体策略了。所以,当我们思维清晰地开始行动时,我们就不再是个被束缚的虚假的罪犯,而是实现了真正的自由。读者可以参阅大卫·凯利的名篇《我不是必须那么做》19,进一步了解这个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