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边际量

从一堆破布到百万富翁这样白手起家的方式需要首先找到一堆合适的破布。

——莱昂纳多和塞尔玛·斯宾拉德

让我们考虑第一种情况:你愿意离开水生活一年还是离开钻石生活一年?答案显然易见。离开了水,你连半个月都熬不过去。而钻石呢?也许除了唱机上的宝石唱针,我们生活中从来都没有接触过。于是,我们可以满怀信心地说,离开了钻石,生存依然没问题。

再考虑第二种情况:如果你赢得了一场比赛,奖品有两种,一种是一袋钻石,另一种是50加仑水,你会选择哪种奖品?这个问题的答案依然很明显。你一定愿意选择钻石,因为它们要比水值钱多了。

我们之前已经达成共识,离开了水人无法生存,可这次你却选择了钻石。这是一种自杀性的行为吗?不。在第一种情况下,选择钻石就意味着你要在一年中完全离开水生活。而在第二种情况下,选择钻石则意味着你增加了现有的财富,你可能已经拥有一两块钻石和足够的钱,完全可以买到自己需要的水。如果我现有的水都喝不完,为何再要50加仑呢?选择自己想要的奖品时,我知道是自己要增加现有的财富,而不是从零开始。而且,即使之前我什么也没有,真的从零开始,我也可以立刻卖掉其中一块钻石,买到足够的饮用水,而袋子里剩下的钻石还可以用于购买其他的东西。换言之,那袋子钻石的价值比50加仑水的价值多出很多。钻石确实是更好的选择。这就是一个思考边际量的例子。在水和钻石之间做选择时,我们的思维十分清晰。然而,在其他一些情况下,人们却常常忘记了思考边际量。

许多人将情况弄得十分复杂,将一些相关因素与不相关因素放到一起综合考虑,往往做出了不好的决策。例如,假设目前的问题是要不要为杂货店再雇用一个收银员,他们开始评估所有收银员的平均生产力,然后根据那个标准做出决定。这就是不好的决策。

做出英明决策的方法就是思考边际量。这一方法十分有效,事实上,自19世纪70年代以来的经济分析几乎都以此为基准14。思考边际量的意思是仅思考下一个增量。我是否还想要一块儿蛋糕?我是否想再雇一名职员?我应不应该再买三辆运货车?我想要更多的水还是更多的钻石?与之相反的,就是思考均量。我们偶尔都会思考均量,但很少依据均量做出决策。如果考虑均量,你可能决定不再雇用新的员工,因为那样做会降低所有员工的平均生产能力。如果思考边际量,只要这个新员工创造的额外收入超过雇用他所需的额外成本,你就会决定雇用新员工。

当你思考边际量,并据此作出行动后,通常平均收益的确会下降,但总的净收益却提高了。其实,平均成本增加或者减少并没有什么关系。如果整体效益提高,谁还会在乎平均成本的变化呢?

我们来看一家拥有30名员工的干洗公司,总工资的支出额为60万美元,总收益为80万美元,利润(不计其他成本)为20万美元。平均来看,每一名员工的生产力为26667美元,成本为2万美元,这样,每名员工的平均净利润为6667美元。如果再雇用一名员工,即员工人数增加为31人,总收益则会达到82.5万美元,与此同时,总工资成本增至62万美元。现在,每名员工创造的平均利润仅为6613美元。这看起来似乎是个错误的决定,因为平均每名员工创造的利润下降了。但实际上,多雇用一名员工是一个英明的决定。因为最后进入银行的是总利润而不是平均利润。在这个例子中,总利润现在达到了20.5万美元,比之前增加了整整5000美元。通过思考边际量,将新增员工的成本和他为公司创造的收益进行比较,我们不难做出正确的选择。

亚伯拉罕·马斯洛著名的“需求层次”理论正是思考边际量的经典例子。马斯洛是20世纪40年代的一名临床心理学家,他认为,人们在不断成长的过程中,按照需求层次逐级递升,从最基本的需求逐步过渡到更高层次的需求。15如果我们一无所有,最想得到什么?按照马斯洛的说法,我们想满足一些基本的生理需求,如食物、水、性等。离开食物和水,一个人很快就会死去。当你拥有了这些基本需求后,还想要什么?注意,我们要思考边际量。我们不再担心一些基本需求,因为它们已经满足了。这时候,马斯洛认为,我们需要安全。满足安全的需求后,我们需要归属。随着我们沿着需求层次不断攀升,我们需要尊重,最终达到人类发展的顶峰,即自我实现。

如果我们沿着需求层次向下移动,当务之急就会发生变化。比如,将一个正致力于提升自尊的人放到一艘渐渐下沉的船上,我们毫不吝惜对他的赞美之词,可你看他是否能够静静地坐在那里享受。16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随着船尾渐渐沉入水中,这个人脑中有且仅有一个想法:安全。马斯洛的意思其实就是,我们要思考边际量。换言之,在我们现有的资源下,思考下一步想要什么。

思考边际量的另外一层含义是拒绝常见的那种孤注一掷、要么全有要么全无的极端思维。20世纪90年代末,我(大卫)去胡佛研究所参加了一次会议。会上,加利福尼亚前州长皮特·威尔逊的缜密思维和富有见地的评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次会间休息时,我告诉他他的表现令我折服,而且,我觉得他的思维十分清晰,不知他是否有意多花些时间从事公共政策分析的工作。他笑着感谢了我的赞美,风趣地说:“我倒是乐意多做些这类工作,不过那样我妻子会认为我讨厌赚钱呢。”我回答说:“我想,你可以同时担任三四个董事会的成员,一年只需出席4次,这样,你既能赚到钱,又有充足的时间可以从事这类工作。这并不是个全有或全无的情况;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威尔逊笑着说:“事实上,那正是我想做的事。”他真是个聪明的人。根据我们的观察,许多在生活中效率极高的人都会去思考边际量,即使有时候他们自己并没有清楚地意识到。

期待一次就能成就丰功伟业的人,将一无所成。

——塞缪尔·约翰逊

最后,思考边际量的做法对执行大型项目十分重要。谚语云:“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如果能将大型项目看做是由一些具体步骤组成,就会避免我们很多人体验过的那种瘫痪无力的感觉。记得我(大卫)当时一直在逃避做博士论文,一周周过去,还是没有任何进展。而要想获得博士学位,这绝对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当时我觉得十分无助,于是去找一位精神治疗师帮忙。他问我每天想用多长时间写论文。下面是我们的对话:

大卫:至少4小时,多一点儿的话需要6小时。

治疗师:那现在你平均每天写论文的时间是多少?

大卫:平均每天,嗯,0小时。

治疗师:好,明天早上开始,我希望你按照我的方法去做:静静地坐下来,花2小时的时间做论文。

大卫:2小时?那没有用。按照那个速度,我根本没法按时完成。

治疗师:但你不是问我如何取得进展吗?现在你根本就没在这上面花任何时间。2小时也要比0小时更好啊。

他的方法的确奏效了,渐渐地,我每天写论文的时间从2小时(状态不好的日子)提高到了10小时(状态好的日子)。他帮助我通过“边际量”看待问题,这种方法在我身上产生了效果。之前,我看待问题的方式夸大了它的难度。一尺一尺的进步也许太难,一寸一寸的进步却是轻而易举。所以,我采取了一寸一寸进步的方法。15个月后,我拿到了博士学位。

当然,本书的大部分读者可能并不想攻读博士学位。但我们相信,几乎每一位读者,或者说一大部分社会上的人,都想变得更有钱。很少有人希望自己的余生依靠社会保障金过活。而思考边际量是帮助你变得更加富有的一个有力工具。下面我们具体来解释一下其中的原因。

人们知道我(大卫)是一位经济学家后,问我最多的问题就是:“如何能变得更加富裕?”有时候,人们会问:“如何能够快速致富?”针对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告诉你如何能慢慢地致富。”我的两位经济学家朋友理查德·麦肯齐和怀特·李就这个话题写过一本书《美国致富:积累财富、创造满意生活的8个简单原则》,他们在书中主要讲述了两个核心理念:思考边际量和复利的力量。想快速致富的人已经犯了一个思维错误,因为要想快速致富,你或者能够在事业上取得令人难以置信的突破性进展,或者提前买到下一家微软公司的原始股票,或者中了彩票。不过,如果你能满足于慢慢致富——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这是致富的唯一方式——你只需要定期将收入存下一部分(10%~20%),将这部分钱投资到某个股票指数基金,如先锋总体股票市场指数基金17(在1992~2004年,其平均年收益超过10%)。最好在35岁以前开始这样做,然后,保持这个习惯,每年继续下去即可。一个历史更悠久的基金是先锋威灵顿基金18,自1929年7月以来,年均收益率为8.3%,有趣的是,这距离1929年经济大萧条的股票市场崩盘只有3个月的时间。如果你每年投资2000美元,获得8%的收益(将通货膨胀的因素考虑在内),40年后,你获得的总收益将达到47.7782万美元。的确是这样,在阅读麦肯齐和李所著的那本书的过程中,我意识到,自从我31岁开始,就一直遵循着书中所说的8个原则行事,而在这里,我可以高兴地说,到50岁时,我的资产已达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