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析

运用辨析力是一种大幅度提升我们思维清晰度的简便方式。我们可以拨开迷雾,看清楚问题的本质。

我们来看一个有争议的话题,即吸烟。这个问题涉及香烟的成瘾性。许多群体不断地在辩论,究竟香烟会不会致人上瘾,上瘾的程度如何。有些人给出肯定的答案,有些人给出否定的答案。在我们的社会中存在许多风险因素:政府对香烟行业的控制进一步加强、更多税收、更多约束限制、更多诉讼,以及整体公众健康质量。这些因素都至关重要,因此科学事实的求证过程就变得十分复杂。在某些情况下,各种压力会使立场不太坚定的一方做出愚蠢或者不诚实的陈述。有时候,还会制造出所谓的烟幕弹,因为其中一方或者辩论双方可能并不想揭露事实。倘若双方能够忽略各自的诡辩,也许还会达成一致的意见。人们似乎遵循这样的格言:看待问题的立场取决于你希望得到的结果。

当人们头脑中仅仅思考最终的结果时,则不太可能就事实进行诚实的交流。在这场交流中的一名参与者可能争辩说,她不希望政府加大对香烟行业的控制,因为她信仰自由,或者因为她担心过多的政府控制会带来其他的问题,因此她说香烟其实不会真的致人成瘾。“根据我观察到的种种事实,香烟致人成瘾的特性并不像其他一些物质那样强,但肯定是具有成瘾性的。但是,倘若我承认这一点,就可能为禁止吸烟的做法提供支持了。”她在头脑中进行了这样的推理。然而,如果我们运用辨析力,就会发现,承认香烟具有致人成瘾的特性,同时并不提倡政府加大对香烟业控制的做法,也是完全合理的。运用辨析力,我们可以将两个问题分开来看,从而看到问题的本质。某种物质致人成瘾的特性可以同人们通常的反应(让政府对其加大控制或者全面禁止的做法)分割开来。

媒体往往会引导人们按照非黑即白的思路去思考,然而,仔细思索后,我们发现,许多事情并不是那样泾渭分明,往往十分微妙。我们可以考虑一些有争议的话题。也许你对每个话题都有强烈的感觉,但你是否也能理解另一方的立场呢?如果是这样,也许这个问题就存在某种令双方都满意的解决方案。运用辨析力,我们可以剥去外面的层层表象,发现问题的实质,这样就有可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例如,你也许支持艺术却反对全国艺术基金会(NEA)。换言之,你可能会在财政或者其他方面支持艺术,也认可其他机构为支持艺术所做的努力,但却不想让公民缴纳的税金为全国艺术基金会提供财政支持,让其对艺术产生影响。同样的道理,你可能对国外的独裁者们嗤之以鼻,但并不支持先发制人,攻打他们。许多人会运用辨析力,分辨人们声称要做的事和他们实际去做的事。通过实践,我们发现这两者是存在区别的。最后一个例子,你爱自己的孩子,但仍然会要求他们做一些他们不喜欢的事情。这些都需要运用辨析力来解释。

就连宽恕的行为也涉及辨析力。要原谅别人,你必须将那个人和他的行动区分开来。也许和你拼车的那个伙伴昨天下班没有去接你。你可能讨厌那个人的行为,但并不讨厌那个人。也许你听过这样的话:“憎恨罪行,但要接纳罪人。”这是运用辨析力的一个很好的例子。你的感觉固然重要,但运用辨析力可以让你在决策时将受伤的感觉与决策过程分开,进而去宽恕他人。

宽恕是一种意志的执行,这种意志能不顾心灵的温度。

——彭柯利

辨析是分析家们使用的最强有力的工具之一,因为通过运用辨析力,我们可以剥开问题的表层,看清问题实质。这样,我们就能够将一个颇具争议、很难解决的问题巧妙地解决。运用辨析力是一个省时省力的巧妙技巧,有助于我们进行清晰的思考。

下面,让我们试着运用辨析力,分析罗伯特E.李将军其人以及他关于自由和奴隶制度的观点。在美国内战期间,罗伯特E.李是一位为南方利益而战的声名显赫的将军。南方战争的目标是脱离联邦独立,他们最大的担忧之一就是北方对奴隶制度的反对,尤其是在亚伯拉罕·林肯当选美国总统之后。根据这些信息,我们是否可以推断李将军接受甚至是赞成奴隶制度呢?自由对于李将军而言是否重要?让我们继续了解一些信息,同时运用辨析力来揭开这个谜底。

许多人并没有进行努力尝试来揭开谜团。他们只是简单地将南方视为“坏的”一方,将北方视为“好的”一方。由于李将军代表南方而战,他一定是坏人,而且,由于战争最终解决了奴隶制度的问题,李将军一定是为维护奴隶制而战。其实,真实情况要比这有趣得多。

在人类历史上,罗伯特E.李是与拿破仑齐名的最伟大的将军之一。他的父亲就是人称“轻骑哈利”的哈利·李,是美国独立战争中的著名将军,也是乔治·华盛顿的朋友。在华盛顿的葬礼上,哈利·李的颂词“战争中第一人,和平中第一人,同胞心目中第一人”得到广泛认同,成为评价华盛顿的著名语句。下面我要介绍的一些事实相信会令许多人大吃一惊的。实际上,罗伯特E.李一直认为奴隶制度在道德上是错误的,他自己从来不曾拥有一个奴隶,并在娶了乔治·华盛顿的孙女为妻后不久,就坚持要求他的妻子释放了她之前的全部奴隶。李在西点军校以班级第二名的成绩毕业,后来在墨西哥战争中建立了巨大的功勋。他身上一直带着华盛顿的怀表和望远镜。1861年,南方诸州宣布脱离联邦后,林肯总统提出让李来统帅美国联军。李谢绝了林肯的好意,因为他的良心无法允许自己为“错误的”一方战斗。23

我们需要将结果(美国是否保留奴隶制度)与过程区分来看。李希望结束奴隶制度,但他希望南方诸州拥有那个权力和责任。对他而言,自由的最大威胁就是一个过度强大的联邦政府。李认为必须遵循正确的流程来实现想要的、长期的结果(这一论点与本书15章中介绍的爱玛·戈德曼的观点类似)。按照J.卢夫斯·菲尔斯的说法,“美国制宪会议或权力法案都没有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奴隶制度,二是公民到底应该对本州忠诚还是联邦政府忠诚。只有在美国内战的战场上才能解决这些问题。”24

一些关于自由的相互矛盾的思想在内战期间涌现出来。李憎恨奴隶制度,但他坚信,而且他认为华盛顿本人也相信,美国诸州是专政的联邦政府的最终制约力量。如果联邦政府的权力得到牵制,诸州也可以分别处理奴隶制度的问题,最终实现每个人的自由。亚伯拉罕·林肯和北方各州最初只是想把四分五裂的联邦进行统一。后来,他们又将目标定为结束臭名昭著的奴隶制度,这既是一个基本的人权问题,同时也是对抗南方的一个战术。

李和林肯都在为自由而战,他们都认为自己遵循了美国大革命和《独立宣言》中的原则。只不过他们对于促成自由的最佳方式有不同的想法而已。多年后,西奥多·罗斯福总统评论说,在他看来,在追求自由的道路上最遵循道德之心的两位美国人,就是乔治·华盛顿和罗伯特E.李。25

本章小结与思考

image00192.jpeg

思考边际量是让我们的思维变得更加清晰的最佳方法之一,因为它可以缩小问题的范围,去除一些无关因素,让我们将精力集中在眼前要做的任务上来。一个多世纪以来,人们,尤其是经济学家们,一直在有意识地使用这个强有力的方法,不断取得成功。运用辨析力可以帮助我们清晰地看到真正的问题,还可以帮我们看清楚辩论中的立场差异。

我们对许多人无法逃脱的“我必须去做”的陷阱进行了深入探讨,解释了如何通过聚焦目标而不是义务的方法来解放自己。如果你真的不喜欢生活的某些方面,试着去改变它们。但是,对于那些你必须接受的方面,要寻找一个接受的好理由,例如为买房子,在事业上更上一层楼,或者为有价值的事业而努力工作。

谈到理由,在本章的讨论中我们看到,我们为自己的决定给出的理由往往不仅仅是做出选择的因素,而更多的是我们做出选择后产生的结果。我们关注的焦点应当从原因转向我们选择的不同结果。当我们在不同方案中进行选择时,我们应该考虑对最终结果的期望,而不仅仅是一两个理由。哈特菲尔德人和麦考伊人在这上面犯了错误,但我们可以从他们痛苦的教训中学到经验,以史为鉴,指导自己的决策。

本章中,我们还介绍了一种将问题各备选方案(可能选择)、不确定性和结果进行组织的有效方法——决策树形图。在通常情况下,任何问题最难的部分就是组织或者建构。一旦完成这一步,解决方案就十分明显了。如果当年的哈特菲尔德人和麦考伊人完成了这个任务,他们就会认识到,和谈才是一项更好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