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将商务原理与个人经历结合

在我(大卫)刚刚从事教学工作不久,就体会到一个重要的原则:教授经济学原理的一个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将其与学生生活中的事件和经历联系起来。事实上,这一原则是我在加利福尼亚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读博士时,从著名经济学家阿门·阿尔奇安11教授那里学到的。我至今仍对他的一节课记忆犹新。课上,阿尔奇安向我们讲授有关相对价格和消费者需求的微妙原则,他联系起日常生活中的一个问题来:为什么佛罗里达州出售的普通柑橘要比纽约出售的普通柑橘质量差?在纽约,好柑橘和坏柑橘的价格中都要包含运输费用,于是,纽约的好柑橘相对而言就更为划算。这样,纽约的消费者就会买进更多的好柑橘,而这又会刺激零售商加大好柑橘的供应量。于是,以后每当我们这些博士毕业生提到消费者需求的微妙性时,就会简称为“柑橘原则”。记得有一次,我的朋友《财富》杂志的前编辑丹·塞里格曼在撰写一部有关赌博的书。丹是经济新闻领域的佼佼者,经过实际观察,他发现这样一个规律:从远方来到拉斯维加斯的赌客比附近来的赌客输钱更多。丹问我经济学中是否有原理能解释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有啊,”我自豪地回答说,“在加利福尼亚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我们称之为柑橘原则。”

渐渐地,我尝试用阿尔奇安的教学方法实行我的教育工作。如果我的学生们自己经营公司,我就尽量联系他们在业务经营中的实际经历来讲述经济学原理。当然,刚开始的时候,我在圣塔克拉拉大学教授本科生,他们的年龄在18~21岁,还很少有人经营公司。但大多数学生都有当雇员的经验,而且人人都是消费者。于是,我就把经济学原理与他们这些经历联系起来。然后,当学生掌握了这些原理后,我就会给他们讲商界或者经济学界的其他故事,这样,他们就会看到自己的个人经历与宏观经济大局之间的联系,并发现其基本的经济学原理和概念都是相同的。于是,学生们会熟练地掌握这些概念,并轻松地运用到今后的生活中去。几年后,我遇到了从前的同事赫什·塞弗林。他现在仍然在圣塔克拉拉大学工作,是一名杰出的经济学家,撰写了金融名作《超越恐惧和贪婪》12(哈佛商学院出版社,2000)。赫什告诉我他偶然间遇到了圣塔克拉拉大学的一些校友,他们对我的评价很高。“这不足为奇,”他说,“我们学校的很多教授都教得很好,和学生们也有联系。不同寻常的是,你的学生们还记得他们学过的一些具体的东西。”我想,也许我当时联系学生生活经历的讲课方法可以解释其中的原因。

本书的合作者查尔斯·胡珀就是我在圣塔克拉拉大学的一名学生,他很快理解了我讲述的那些经济学概念,而且看到了自己个人经历与宏观经济大局之间的联系。查尔斯也见证了那种思维方式、教学方式和写作方式的强大力量。因此,我们就是按照这样的方式来撰写本书。因此,我们在书中一会儿讲述消费者在后院进行烧烤的故事,一会儿又跳跃到价值1亿美元重大决策的商务故事。这其中的基本原理其实都是相同的。书中的故事包罗万象,涉及生活中各个领域。所以,就让自己沉浸其中,细细体味吧。读一读哈特菲尔德–麦考伊夙怨13的故事,相信你今后一定会避开生活中卷入的一些纷争。读一读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故事,相信你今后涉及沉没成本时,一定会做出更好的决策。总而言之,在你阅读本书、学习其中的技巧和方法时,不要只顾着开心,将这些故事当作笑谈。毕竟,我们讲述的都是十分重要、十分严肃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