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不诚实是可以接受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乔治S.巴顿将军奉命指挥了一支由虚构的“道具”飞机、坦克和火炮组成的军队。他并不是唯一一个被误导的人,美国政府通过拦截日本信息传输系统,得知希特勒也被愚弄了。上当的希特勒已通知日本驻德国大使向日本发出电报。结果,美国军方知道,德国人预计盟军会从多佛海峡入侵,这看起来很合理,因为这是英吉利海峡最窄的部分。我们现在都知道,盟军后来实际上从诺曼底登陆,然后向南前进。178(见图15-3)

image00240.jpeg

图 15-3

这种骗术是否起到了效果?当然,答案是肯定的。战争就是一心想要对手投降,所以,维护长期关系是次要的,欺诈有时候能帮助你赢得战争。如果你站在正义之战中正确的一边,那么不诚实应该是你可以使用的武器之一(如果你站在一场战争错误的一边,那就立即投降吧)。

在战争时期,真理是如此宝贵,以至于有些时候,我们要用谎言去保卫。

——温斯顿·丘吉尔179

然而,可以肯定地说,对于本书的近乎所有读者而言,生活并不是战争。你的生活是一个关系网,包含你与家人、朋友、同事和邻居等的各种关系。你在某个地方定居,和一些特定的人一起生活。中国有句古话:“剑可以用来做任何事情,只是不能坐在它上面休息”。如果把谎言和欺骗当作武器,它们会像剑一样锋利,可以帮助你战胜敌人。只是我们无法用谎言与你亲近的人建立有益的长期关系。

关于这句中国老话,我们的版本是:“你可以采用不诚实的手段做任何事情,只是不能靠着它生活。”

那么,如果可以的话,什么时候可以接受不诚实的行为呢?正如我们已经探讨过,相比战争中人们做的所有可怕的事情,欺骗敌人就显得微不足道。然而,在欺骗你本国的公民时则需要小心,因为你在欺骗他们之后还要与其一起生活。如果你正在被暴徒抢劫或勒索,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和企图,你都是在与罪犯作战,所以应该遵循战争的规则,也就是说,不诚实是可以接受的。这意味着,比如说,如果你认为你可以逃脱,就不要承认你身上藏着500美元。这并不是说欺骗一定会对你有所帮助,因为暴徒可能会看穿你的诡计。

此外,我们发现在与官僚机构打交道的时候,不诚实也是可以接受的。官僚机构通常都很难对付,有时你可能需要欺骗它们,来知道它们的目标。官僚的目标很明确,但其特定的要求可能很奇怪。下面我们讲一个真实的故事。我(大卫)的一个朋友如今在犹豫是否要献血给红十字会,因为每次她去那里的时候,都必须填写一张表,表中有一个问题是,“在过去五年内,你有没有与来自非洲的人有过性接触?”她的丈夫来自南非,当然了,她至今仍然与她的丈夫一起睡。我可以肯定,20多年来这个女子一直对她丈夫忠心不二,他的丈夫对她也是一样。可是,如果她回答“有”的话,按照规定她就必须详细填写表格的另一部分,这些内容令人很难堪,而且很浪费时间。红十字会想了解这些信息的原因是不希望血液被感染。如果她撒谎说:“没有”,那么对她和红十字会来说都更好。在这种情况下,不诚实是可以接受的,虽然你说的话不是句句属实,你也遵循了规则的实质精神。通常情况下我们不应纵容欺骗的行为,但是与官僚机构是很难讲道理的,如果它们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而我们又确实满足他们的需求,那么在处理方式上我们就可以灵活一点。企业有时也有一些繁文缛节,非营利性组织同样如此,而政府在这方面尤为突出。

当然,当你不诚实时,会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在上面官僚机构的例子中,这点非常具有讽刺意味,因为你试图给予它们想要的东西。

上面我们认为对官僚机构说谎有时是可以接受的,还有没有其他的情况呢?当然有。我们将那些为了拯救无辜的犹太人、同性恋者或吉普赛人而对希特勒撒谎的人视为英雄。这种不诚实的行为与“遵守规则的实质精神”没有关系,但一切都是为了实现一个美好的结局。当然了,美国政府不是纳粹政府。那么,应该在哪里划清界限呢?我们也思考过这个问题,但它们都离题太远了,在此不作讨论。我只想说,培养自己的道德准则是很重要的事,把它写下来会是很好的练习。一般只要写一两页纸就可以了。

好了,就写到这里吧。本章中没有过多进行道德方面的说教,但我们提出了许多原因,证明有道德的生活才是有效的生活。杰弗逊说过,诚实是智慧之书的第一章。我们十分赞同他的观点,但在本书中,我们将道德方面的内容列在第15章,原因是我们认为需要先讨论如何做出正确的决策,再讨论如何用良好的道德准则去规范和指导这些英明的决策。我们希望,不论先后顺序如何,你能够赞同本章中引用的杰弗逊和其他成功人士的观点,看到道德生活和有效生活之间的密切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