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中的诚信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美国企业常常给人小贩形象,如不可靠的推销员、质量低劣的二手车(“柠檬车”)经销商、进行内幕交易的首席执行官,等等。虽然这些的确时有发生,但绝大多数交易和关系即使不算完美,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见图15-2)。

image00239.jpeg

图 15-2

这样的小贩形象仍然存在,部分原因是因为小贩依然存在,另外由于电影、电视中经常虚构一些行骗老手的形象,使得这种小贩形象根深蒂固。想想P.T.巴纳姆的名言:“每一分钟都有人上当受骗。”但实际上,巴纳姆从未这样说过,这个论断完全与巴纳姆的主张背道而驰。

事实是,巴纳姆在他的职业生涯早期有了重要发现。他注意到,几乎他所有的欺骗行为都“以灾难收场”,以至于他的收入最后降至每周只有4美元。实际上,他的财富几乎全部来自他的合法企业。“巴纳姆的伟大发现是,”约翰·穆勒写道,“与其说行骗的行为是不道德的,不如说从商业的角度来看它是愚蠢的。”

巴纳姆认为,诚信是正确的经营理念,他的观点与我们这里所讲的观点基本一致。正如巴纳姆所说:“不诚实的行为很快会被发现,而且一旦人们发现这个人缺乏原则时,几乎每一条通向成功的大道都将对他永远关闭。”“仅仅从自私的角度来讲,”他总结道,“诚实是最好的策略。”176

尽管人们很难认同,但巴纳姆确实值得嘉奖,这并不是因为他了解人们容易上当受骗,而是因为他发现诚实地赚钱比通过行骗赚钱更容易。巴纳姆甚至还写道:“可怜的傻瓜!他不知道生活中最困难的事情就是通过不诚实的方式赚钱!”177根据巴纳姆的经验,我们推荐两种方法,一种来自制药巨头默克公司,这家公司连续七年被《财富》杂志评为美国最受尊敬的公司。我(查尔斯)在默克工作的时候,公司有一套非正式的政策以避免道德失误,“问问你自己,当看到你最新的政策或行为被刊登在《纽约时报》的头版上时,你是什么感受,如果你不感到骄傲,那就不要做。”亲自试试这种方法,你就会将一些有疑虑的行为看得更清楚。

第二种方法是,遵循比时代要求更高的标准。我们看到“现行标准”如何一遍又一遍地指导当今人们的行为,“如果我将用过的机油倒进雨水渠,这没有关系。因为人人都这样做。”“我酒后驾车也没事,我这样做已经有好几年了,而且,如果我酒后去叫一辆出租车,我的朋友都会认为我疯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标准会逐步提高,所以最安全的办法是按照比时代要求更高的标准来生活。

有德之人对于其应尽之事应付出更多努力,而对于可尽之事,应尽量少为之。

——迈克尔·约瑟夫森

有时,可能成为你生意伙伴的人们会为你免费提供一些信息,告诉你他们的诚信度究竟如何。你不必明察秋毫或刻意寻找这些信息,只需要注意不要对这些信息视而不见。我(大卫)可以打个比方,我不必将信息存入大脑中不稳定的随机存储器(RAM)中,而是尽量将它存入稳定的只读存储器(ROM)中。但下面我要讲述的故事中人物的行为令我印象如此深刻,所以我将其同时保存在两种记忆中。

那是1996年的秋天,我(大卫)以前在海军研究生院任职时教过的一名学生打电话来,告诉我他要来蒙特里看望他的岳父岳母,想借此机会与我商论一个商业议案。我发现这个议案很有趣,而且以前我上课时对这个学生的表现很满意,所以我同意了。他开着他岳母全新的萨博来接我,中途我们在一个果汁吧停了下来,他买了一杯草莓奶昔。在从萨博的行李箱中取出文件时,他把草莓奶昔洒到了车后座的浅米色布衬上,他尽力清理污渍,但留下的痕迹仍十分明显。“哎,我得这么告诉岳母,提醒她不要将口红留在后座上,否则日光会将口红融化掉,”他轻声说道,一点儿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立刻,我知道自己不想再与这个人有任何业务往来了,除非他提前付款。我听取了他的介绍,发现内容相当有趣,考虑得也很周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介绍的内容恰好与商业道德有关。

很快又发生了一件事,再次验证了他的人品。在送我回家的路上,他告诉我,他的妻子在曾任职的零售店的停车场看见了O.J.辛普森连续猛击尼科尔·布朗·辛普森的情景。他说她有可能被传唤,在审判中作证。但是,她不想被牵涉到刑事审判案中,因为那样太引人注目。他讲述这一切时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没有一丝不赞成他妻子的行为的表现。由此可见,在他看来,隐瞒与一个可怕的谋杀案相关的信息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于是,我期盼着早点回家,尽快脱离这辆带有草莓污迹的萨博。当然,我没有与他进行任何的业务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