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的宪法

伦理的研究实际上就是关于个人行为准则的研究。道德往往与自私自利相冲突。如果你是西部荒原一名有道德的神枪手,你可能会说,“呃,我不想接管这个金矿镇,因为那样我将不得不杀死一些无辜的人。”而完全自私的人会为了拿下小镇不择手段,他会对无辜的男人、女人和儿童们展开杀戮,仅仅将这种举动视为为实现目标而必须完成的一个任务。有道德的人的行为会受到限制,而自私自利的人行为却不受任何限制。自私的人认为可以用目的去解释手段,这种对目的的强烈关注帮他们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为实现预期目标可以不择手段。“如果我们把这些工人当奴隶使用,就可以增加棉花产量。”“如果我们折磨并杀害100个无辜的孩子,在他们身上进行试验,我们就可以永远地治愈癌症。”有道德的人认为,即使目的是正当的,也绝不可以不择手段。

爱玛·戈德曼是美国著名的无政府主义者和女权主义者,政府是如此痛恨和畏惧她,以至于在1919年,也就是俄国革命两年后,将她驱逐到苏联。她希望在刚刚经历红色革命的苏联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但最终未能如愿。1924年,她写了一本名叫《我在俄罗斯梦想的幻灭》一书,并在书中解释了具体原因。戈德曼根据自己的观察,成为预言苏联解体的先驱人物之一。苏联的致命缺陷是什么?那就是,苏联人愿意使用任何手段去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说,“为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戈德曼回应道:“他们认为目的和宗旨是一回事,而实现目的的方法和策略则是另一回事。”166戈德曼在书中写道:

革命是解放的要素之一,但推进革命的手段必须与革命要实现的目标在宗旨和大方向上保持一致,否则任何革命都无法取得成功。今天是明天之父。现在的作为将影响遥远的未来。这是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基本法则。167,168

本书专门用一章的内容阐述了创造更多选择的好处(详见第8章),所以你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由于自私自利的人可以自由使用任何手段而不受道德限制,因此他们拥有更多的选择,所以会更加成功。如果我目前有5个选择,而你除了拥有我的5个选择之外另外还有5个,那你应该比我更成功,对不对?其实,这可不一定。从道德角度来讲,这样的理论是站不住脚的。当自私自利之人为他人工作、与他人一起工作、在他人周围工作或雇用他人时,都会出现问题。简言之,在实际生活中,虽然自私自利的人因不受手段限制而拥有更多选择,但在超过99%的情况下,都会出现问题。

试想,如果你开始吃人,会发生什么。起初,那的确会扩大你的饮食选择,但后来你的朋友、同事和邻居们都会避开你,担心你会把他们当作食物吃掉。

或者,回想一下你最后一次去看医生的情形。医生没有嘲笑你的啤酒肚,也没有拿你面临痛苦死亡的可能性开玩笑吧?医生没做的这些行为,是不是值得你感激呢?懂得限制自身行为的医生是一名好医生。受航线约束、真正将你载到得梅因的航空公司飞行员会带给你更多价值,因为那样你就可以去得梅因看望家人了。可如果飞行员一时兴起,由于选择更多而把你带到拉斯克鲁塞斯去,你会因此而感谢他吗?行驶在铁轨上的火车才最有价值的。每次都能正常启动并平稳运行,不会冒出滚滚黑烟的汽车才是我们想要的。有时候,某人或某事未做的行为往往比其所做的行为更重要。例如,作为一个团队成员,你必须适当地限制自己的行为,以适应并支持团队的整体行动。

在20世纪70年代,加利福尼亚州州长杰里·布朗说过一句有禅意的名言:“少即是多。”虽然在一般情况下,我们希望拥有更多而不是更少,但有时真的是少即是多。设想一下,你的律师在为你办一个案子,当他面前出现超额收费的选择时,你会希望你的律师说,“不,我想我不应该这样做。”或者,你更希望他对自己说,“超额收费是不对的。”简言之,你希望你的律师能限制自己的行为,少即是多。

为了避免被宰,你希望确保你的律师能把你的最佳利益放在心上。作为你的代理人,你的律师如果满足以下任意一点,就说明他未尽其责:第一,将自身利益凌驾于你的利益之上;第二,主动违背你的利益,这一点尤为糟糕。例如,2002年夏季发生的两场重大火灾就是由受雇的林业工人故意纵火而引发的!为了得到受雇救火的机会,伦纳德·格雷格故意纵火,引发了亚利桑那州历史上最大的火灾,最终以故意纵火罪被送上了法庭。大火烧毁了468000英亩森林,耗资3200万美元才得到控制,而格雷格除了牢狱之灾外,一无所获。169林务局员工特里·林恩·巴顿纵火引发了科罗拉多州最大的森林火灾,期间烧毁森林137000英亩,烧毁了133座房屋。170这样的员工和竞争对手、敌人和恐怖分子相比有什么两样?

这是一种典型的委托人和代理人之间的关系。委托人想确保代理人真正为其工作,而不是为了他自己或别人。例如,你希望医生为你手术,是因为手术对你有利而不是对医生有利。一些企业意识到了这一点,将他们的道德准则在醒目的地方展示出来。例如,美国世纪公司制定了一条道德准则:“确保基金投资者的利益优先于基金管理者的利益。”171

现在,来问问你自己:如果有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和一个不值得信任的人,你会选择谁来担任你的代理人呢?很显然,你当然不会相信那个不值得信任的人。多年来,我们与很多人在一起工作过。不可靠的人是很难共事的,因为他们可能不会履行承诺。而与说谎者和骗子合作就更是难上加难。当我们遇上这些情况时,我们会果断地与之断绝关系,尽快远离他们,因为不值得为维系那种关系作出任何努力。不道德的人面临的根本问题在于:他或许能够在某种情况下获利,但那样会一步步地限制他的机会,因为信任他的圈子会变得越来越小。所以,我们得出的结论是:要么自己限制自身的行为,不然别人就会限制你的行为。

这条规则仅仅适用于个人吗?不,它同样适用于组织、公司和政府(见图15-1)。环顾世界,你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在最成功的国家中,政府职能都是受限制的。行为不受任何限制的政府施行的是极权独裁的统治,它可以在任何时间做任何事情。你愿意在阿道夫·希特勒或萨达姆·侯赛因那样的独裁者的统治下生活吗?当然不愿意,于是,人们经常冒着生命危险去摆脱这样的统治。

image00238.jpeg

图 15-1

我们来考虑一下美国政府的情况。显然,它直接受限于宪法。宪法规定了联邦政府的权利,但同时具体说明了这些权力的受限程度。规定政府的权力并不是什么新奇有趣的事,也没有什么独特之处。这是因为在全世界许多暴虐、压迫民众的国家,政府都拥有无限权力,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美国宪法的根本理念在于,它认识到有限政府才是更好的政府。正是由于对政府权力的限制,美国社会得以成为世界上迄今为止的最成功的社会之一。遗憾的是,大多数人并没有理解到这个程度,这颇具讽刺意味。否则,他们就会明白,对政府的限制主要是限制其制造恶行的权利,从而防止它将自己凌驾于公民权利之上。这是另一个有关委托人和代理人关系问题的例子。大多数政府,很遗憾,美国政府同样包括在内,表现得好像他们自己是委托人,而公民是代理人,其最终目的是支持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可根据美国宪法,这是不对的,公民才委托人,借用托马斯·杰斐逊的名言:政府是促进全体公民“追求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的代理人。

你的道德准则就是你的个人宪法。即使你不用漂亮的书法把它写在羊皮纸上或讲给其他人听,你自己和他人通常都能看到它所包含的内容。而且,通过了解你的行为、你对待他人的方式,他人便可以决定是否要信任你,是否要与你建立短期和长期的关系。这既适用于婚姻、友谊,也适用于商业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