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伊斯维因的瓶子

20世纪50年代末,那时我(大卫)父亲给我的零用钱很少,大约每周只有25美分,所以我会找其他赚钱方法来增加我的收入。其中一种方法就是,每周六早上沿着加拿大曼尼托巴省波伊斯维因的小乡镇的路边,捡拾人们从汽车里扔出的那些汽水瓶。如果以现金结算,当地的杂货店以每个瓶子1美分的价格收购,然而要是兑换店中的商品,他们乐意将每个瓶子按两美分计算。不过,我想要的是钱,而不是商品,那该怎么办呢?在将捡到的瓶子拿到商店之前,我会问我的母亲她想要哪种糖果,然后我用这些瓶子去兑换那些糖果,回来后我再以商店里的价格将糖果卖给她,这样,我卖瓶子的钱翻了一番,而且我的母亲省去了自己去杂货店购买糖果的麻烦。虽然这种套利不如我的朋友派特·帕克那么巧妙,我得到的利润也远不及他那么丰厚,但是,嘿,想想看,帕特当时17岁,而那时我才8岁。有趣的是,当我把这个故事讲给班上的同学时,有些人对我作为一个儿子利用自己的母亲的做法不太认同。这些学生反映出一种零和心态,即一方有所得必然意味着另一方有所失,很多人在思考交易时都带着这种心态,像是一种本能反应。事实上,我母亲知道我为什么用瓶子换糖果,我没有试图掩盖我的心思,而是向她解释这是一个有利于我们双方的机会。但是,即使我没有解释我希望给她带回糖果的原因,对她来说,省去了购物的麻烦也很不错。这是一场对双方互惠互利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