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指导

分析可能带来的一个负面结果是“分析型瘫痪”,即由于过度分析而导致的瘫痪状态。造成分析型瘫痪的动机有时是恶意的,有时是无心的,但结果通常是一样的。有些人讲话总是抓不住重点,你听啊听啊,却始终不知道他到底想表达什么。分析也可能出现同样的情况,但其实不该这样。分析的目的就是尽量使结果变得简单、明确。

1982年,默克公司同意在美国销售瑞典阿斯特拉公司的一些产品。默克公司同阿斯特拉公司达成协议,如果收益达到一个重要的临界值,默克公司将建立第三方公司——阿斯特拉默克公司,还将允许阿斯特拉公司购买新公司一半的股权。对默克公司来讲,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决定:一方面,默克公司不能一直坐等收益达到临界值后才着手建立阿斯特拉默克公司。如果默克公司预计收益能够达到临界值,那么等到收益达到临界值时,它需要一家可以立即启动并运行的公司。如果等收益达到临界值时阿斯特拉默克公司尚未成立,为了履行合约规定的责任,默克公司将不得不匆忙创立阿斯特拉默克公司。另一方面,如果默克公司提前建立了新公司,但后来收益没有达到临界值,那么它可能要面临尴尬的局面,即建立了一家不必要的公司,并需要承担由此带来的巨大损失。

默克公司找到我(查尔斯)来分析这个棘手的情况。我本可以为它提供很多信息,但最后只选择了最要紧的信息:按季度计算出收益达到临界值的概率,直到合同期满。这样,默克公司管理层就可以利用这些信息来权衡成立阿斯特拉默克公司的恰当时机。后来,收益达到了临界值,默克公司成立了阿斯特拉默克公司,而按照协议,阿斯特拉公司向默克公司支付了7.2亿美元,买下了新公司一半的股权。阿斯特拉默克公司是否成功呢?答案肯定的,该公司经营的奥美拉唑是几年前全世界最畅销的药品。

这件事让我们想起了一则电视广告。荒漠里一个年迈的、经验丰富的加油站服务员看见一辆汽车朝他驶来。司机问他去镇上怎么走。年迈的服务员仔细看了看那辆汽车,然后为这位司机指了一条长长的、复杂的路,这样他就可以绕开被冰雪覆盖的高山而前往目的地。一会儿,又驶来了一辆吉普车,司机问了同样的问题。服务员看了看吉普车,为他指了一条翻过山即可直达小镇的道路,为司机省下了很多路程。为什么呢?这位专家通过对吉普车进行评估,认为吉普车可以选择两条路中那条更短但更危险的路。

专家的指引能让你少走弯路,找到最快实现目标的最佳方式。“数据”是无数的事实(如“离下一条路有30英里”),而“信息”则是系统化的事实(如“绕过山峰需要行驶120英里,但路途平坦,而翻过山峰只需行驶20英里,但路途险恶”)。两条信息中的任意一条单独拿出来对决策都没有意义。我们需要的是知识,是专家经过长期的摸索实践总结出来的经验(如“尽管这条道路行程更短,但普通汽车在翻山越岭时可能会被困住”)。更好的是,这些信息是专家根据你的具体情况,为你量身定做的信息(如“因为你开的是一辆普通车,所以你最好绕山而行”)。指导不仅取决于外界条件,个人情况也同样重要。我们希望从经验丰富的导师那里得到指导,当然前提是他特别熟悉我们的能力和目标。专家指导的作用十分强大,因为它简单易懂,应用起来也很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