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量的信息

生活中总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约翰·列侬转述20世纪初著名的经济学家阿尔弗雷德J.马歇尔的话

贝蒂·塔尔梅奇和威廉·迪斯也同样做过类似的转述

一知半解,自欺欺人。

——佚名

这两个引言有什么相似之处吗?不错,他们都和你在生活中应该获取多少信息有关。获取信息的过程与你在生活中获取其他东西的过程相似:为了获取信息,你付出了一定的代价,并期待它能对你有所帮助。信息量太少的坏处显而易见,但是信息量太多也并非好事,至于具体原因,我们稍后将做探讨。两者之间有一个绝佳的平衡点——适量。

当你必须做出决策时,一知半解很危险,因为这种状态容易导致你自信满满,而实际上,你对具体内容可能还一无所知。信息量太大则是一种浪费,而且那会延缓前进的步伐。设想一下,针对一个问题,如果一个组织永不停息地在研究,那它只能一直停滞不前,当然,这是极端的情况。适量的信息则可以让你自信又快速地解决问题。你永远不会觉得到达了完美的状态——信息总是不完善的,而且时间总是那么紧迫。你期待的最佳状况就是一切都不完美,有瑕疵,但彼此之间并没有明显的差距。

毫无疑问,获得信息是件好事儿,但收集过量的信息却会带来坏处。例如,就算你花费毕生精力,也无法将美国任何一个中等城市中的垃圾桶研究透彻(见图12-5)。以加利福尼亚州的蒙特利半岛为例,那里大概有10万个垃圾桶。假设对每一个垃圾桶我们能问出1000个问题(垃圾桶里面有什么,它们在哪里制成,在哪里存放,重量多少,等等),每个问题需要大约10分钟来解答,那么,这个项目将需要10亿分钟才能完成。这相当于8333个人投入一年的时间,或者是208个人的全部职业生涯。所以,保守估计:你和另外207名同事需要将剩余的职业生涯全部花在研究蒙特利半岛的垃圾桶上。而到底这样做要干什么呢?请注意,我们从来没有说过任何和这项活动有关的任务、目的、目标或者意图。而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image00237.jpeg

图 12-5

在没有确立目标之前,你绝不应该开始着手收集信息。如果你正在设计一款新型垃圾车,或许你只需要关心垃圾桶样品的大小和重量。如果你是一位研究垃圾回收利用的环境学家,或许你只需要研究垃圾桶样品中的垃圾,判断哪些垃圾被回收了,还有哪些需要回收。如果你是一个研究微生物生长的生物学家,你可以忽略垃圾桶主人对垃圾桶的厌恶。如果你是一名罪犯,想通过垃圾桶收集蒙特利富裕居民的身份信息,你可以省去检查贫民区垃圾桶的麻烦。(给罪犯的提示:参阅第15章,看看为什么你不应该犯罪。)

通过回答这些有针对性的问题,我们极大地减少了工作量:把一个需要10亿分钟完成的工作项目缩减为一个也许只需要4000分钟或者1.7个人工作一周就能完成的任务。通过将永无止境的愚蠢项目转变为有意义、有针对性的具体项目,我们可以把效率提高25万倍。为什么能够取得如此丰硕的成果呢?因为我们按照正确的顺序来做事:首先确定问题,然后确定为了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做什么,最后,开始工作。

本章小结与思考

image00192.jpeg

信息是宝贵的资源,决策者应该确保他获得适量的信息。信息量太大是对时间和金钱的双重浪费,正如垃圾桶一例所示。信息量太小则容易导致鲁莽的决策。决策科学告诉我们,针对任何能解决迫切问题的信息(例如,我们想买的那座房子是否建在被污染的土地上),我们应该如何评估其价值。

本章中介绍了百分之一法则,它可以帮助我们在深入一个项目之前设置我们的信息预算。但它的作用远不止这些。数据陷阱一节中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要关注正确的信息。归根结底,我们的信息既要正确,又要适量。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理解信息的价值。

另外一个目标是平衡做决策所需的各种信息。如果关于问题的某一方面我们拥有大量信息,对于问题的其他方面却知之甚少,这并不是理想的结果,因此,我们应该调整努力的方向。没有什么是十全十美的,但是,一个决策所需的相关信息的来源应该大致保持均衡。

信息同其他事物一样,既有成本,也有效益。为理解某个具体的情况,我们需要收集适量的信息,以便清楚、快速地做出反应。信息量太大或太小都不是好事。我们能够而且也应该计算出信息的价值,因为信息的主要价值在于其改变我们行为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