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些失败还是晚些失败

假设你正在研发一款新药物。该药物将耗资4000万美元,历经7年的研发时间,成功的概率为5%,如果投入市场每年可获益4亿美元。你是否应该关注大部分资金投在研发过程的前期还是后期?你是否应该关注失败可能发生的时间,它更容易发生在研发过程的前期还是后期?结果很有趣,你当然希望新药品获得成功,可一旦失败(别忘了,失败的概率是95%),你则希望越快越好,损失越小越好。假定你的风险容忍度为2亿美元,无风险贴现率为8%,我们运用REV法来比对计算结果。本例中,我们使总价值保持不变,只把成本从研发过程的后期转移到前期,同理,把失败的最高概率从研发过程的前期转移到后期。我们用目标分析公司的专用模型计算这些结果(见表10-5)。

若大部分支出发生在研发前期,这款药物注定会失败,不应该进行研发。若大部分支出发生在研发后期,这款药就值得研发;然而,如果同时失败可能发生的时间是在早期,那么该药物的研发前景要好得多,几乎是第二种结果的45倍。

表 10-5 (单位:美元)

image00224.jpeg

此规则适用于所有风险投资。如果你可能失败,你希望尽早、在投入最少时得知。加利福尼亚州戴维斯市有一位名叫保罗·默勒的男子。在过去35年里,他一直在研发飞车,希望有一天能够投入市场。多年来,保罗已经为此投入了5000万美元,为此三位妻子先后离他而去。但他并非两手空空;他有43项专利,一架他声称已准备好“腾飞”的M400天空汽车131。然而,要想让顾客能够像“杰森一家”132那样到处飞行,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或许,他永远也不会成功。如果他能明确地认识到他的飞车公司永远不会“腾飞”,他可以接受失败,然后重整旗鼓,努力实施下一个奇思妙想。在你自己的生活中,你应该选择那些能够早日以较小代价探明前景的风险投资。这样你就可以及时抽身,转而去创造更大的辉煌。

上文中我们花了大量的篇幅对这三种方法进行了比较。下面,请记着上文中有关“前期/后期”的结论,我们来看一看在药物研发这个例子中,这三种方法的不同之处(见表10-6)。可能你已经发现,我们并不提倡高贴现率法,但是在工作中我们仍会使用常规的净现值,所以,此处我们选用了8%这个常规的无风险贴现率进行净现值计算。

表 10-6 (单位:美元)

image00225.jpeg

净现值法的计算结果稍稍倾向后期投入的情况,对失败最可能发生的时间并不敏感,这一点在我们意料之中,因为净现值法假定研发会成功。期望值法的计算结果倾向大部分成本在后期投入的情形,而且稍稍倾向失败最可能发生在早期的情形。REV法最能反映我们了解的真实情况。它对资金投入的时间和发展的阻力都很敏感。

有人可能担心REV法显示的数字比他们习惯的数字低得多。“你的意思是,在投入了大量的精力、时间和金钱后,我们只能得到18.8万美元?”问得好。REV法反映的并不是你的实际收益,它反映的是该风险投资项目在今天的价值。换言之,它表明你应当愿意今天支付18.8万美元现金,去争取投资的权力。18.8万美元是正值,所以这是一笔值得的投资。如果结果为负值,则代表你应该摆脱它,应该卖出或终止投资。当然,正值越高越好。简而言之,你想要进行的投资,其REV的结果应为正值,正值越大,你就越应该参与投资。如果你想了解成功后的收益,请参看净现值法给出的计算结果:24亿美元。

目标分析公司通常这三种方法都会用到,一方面是因为客户的要求,另一方面,是因为它们能够反映出问题的不同方面。期望值法反映风险中性型企业如何看待机遇。常规净现值法反映的是成功后企业的收益。风险规避净现值法反映的是规避风险型企业如何审时度势,评估情况。综合运用这三种方法,你心中就会更清楚,哪些机遇值得争取,哪些机遇需要回避,以及其中的原因。

我们是现实主义者,所以并不期待人们立刻停止使用高贴现率法。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如果企业不使用上述强大的方法,盲目做出决策必然会付出代价。根据我们的经验,未经充分分析就做出决策要付出巨大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