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率是主观的

又到了章末。本书中使用的所有概率,我们都是以客观、可知的数字的形式展现的。但实际上这只是偶然的情况,并非规律。我们多数人想到概率时,就像统计学家那样,急切地想要计算可知的、可重复事件发生的概率。例如,你可以算出扑克牌中抓到同花大顺的概率。现在考虑下面这个问题:2007年美国和朝鲜打仗的概率是多少?这是一种特殊的情况,未知因素很多。(相对于2004年)它可能会发生,也可能不会发生。我们在书中也是无据可查。但是我们正在见证着事态的发展,在本书创作过程中(2004年),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我们可以从我们的视角对其作出判断。要想得出战争爆发的概率,我们可以从统计数据着手,即参考过去战争发生的频率。但是,因为此情况是独一无二的,我们必须根据关键人物的心理、视角、能力等信息做出判断。一个理智的人可能会给出20%的概率,而另一个人可能会给出2%的概率。谁的答案正确呢?

他们的答案都是正确的,因为概率本身就是对未来事件的预期,而期望本质上是主观的,是基于其个人的信息状态而得出的。如果我从包里中掉出一枚外观奇特的硬币,你认为正面朝上的概率是多少?如果这是一枚正常的硬币,答案就是50%。可是,如果硬币并不干净、均匀、无瑕疵、对称呢?你必须相信硬币是正常的,才能坚持50%的概率,信念也要以信息为支撑。如果我们将这枚特殊的硬币抛出10000次,数出正面和背面的次数,你就更有理由坚持50%的概率,因为那时,你已经拥有了更加完善的信息。随着我们信息量的提高,概率逐渐从主观转向客观。但是,只有这种细微的小事,在信息完善的情况下,概率才是客观的。大多数的情况下概率都是主观的,因为它根据的是我们对未来事件的评估。以美国和朝鲜是否发生战争为例,到2007年,我们就能确切知道是否会爆发战争,但今天(2004年),我们只能依靠自己的推测。如果战争不打响,20%和2%的概率哪个是正确的?我们无法根据一个数据点作出判断,而历史也不会给我们充足的数据点来做出精确的评估。如果战争爆发,可以证明唯一错误的概率就是0%;如果战争不爆发,唯一错误的概率就是100%。

本章小结与思考

image00192.jpeg

那些没有消灭你的东西,会使你变得更强大。

——弗里德里希·尼采

大风险能消灭我们,小风险则能让我们变得强大。令人惊奇的是,我们发现大多数的企业分析要么直接忽视风险,要么以毫无技巧的方式对待风险。如果你运用这些蹩脚的分析方法,你就不会为房屋买保险,但是你心中清楚那是不明智的。本章主要探讨了评估风险的分析方法。

如果你想让公司发展壮大,就必须吞下适当剂量的风险“药丸”,这个剂量可以通过评估你面临的情况并考虑你的风险容忍度数值来确定。然后,你就可以用风险规避期望净现值法来估测任何投资,进而确定它对于你来说是否太过冒险。如果风险过高,要么走开,要么找到方法降低风险。延缓投入时间、加速失败进程,或简单地与他人分担,都可以降低风险。风险通过分担,自然就降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