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察力的秘密

00008.jpg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洞察力的秘密 / (美)克莱因著;邓力,鞠玮婕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4.9

书名原文:Seeing What Others Don’t

ISBN 978–7–5086–4579–7

I. ①洞… II. ①克… ②邓… ③鞠… III. ①认知心理学 IV. ①B842.1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4)第091354号

Seeing What Others Don’t by Gary Klein

Copyright © 2013 by Gary Klein

Simplified Chinese translation copyright © 2014 by China CITIC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本书仅限中国大陆地区发行销售

洞察力的秘密

著者:[美]加里·克莱因

译者:邓力 鞠玮婕

策划推广:中信出版社(China CITIC Press)

出版发行: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甲4号富盛大厦2座 邮编100029) (CITIC Publishing Group)

推荐序 洞察力修炼:如何成为福尔摩斯?

“这是华生医生,这是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

“你好,我看得出,你去过阿富汗。”

“你怎么会知道的?”

“这没什么。”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对于侦探小说迷来说,这是一次历史性的会面,甚至有点儿火星撞地球的味道,福尔摩斯漫不经心地准确指出素未谋面的华生去过阿富汗,这个桥段也几乎给福尔摩斯系列故事定了调,因此在不同版本的福尔摩斯影视作品的演绎中升华,无论是热门的英伦“卷福”,还是刘玉玲的女版“华生”。当华生初见福尔摩斯时,其实也是一个普通人遭遇一个洞察一切的人——或者说,另一个物种?“福尔摩斯”们的洞察力从何而来?

回到现实,福尔摩斯的洞察力显然少不了柯南·道尔的文学夸张,洞察力其实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只是程度有别。比如新闻中出现过不少类似案例:看似平静如常的一天,两名警察开着警车做例行巡查。途中在等红灯时,他们前方有一辆全新的宝马车,司机的动作偶然间引起那个年轻警察的注意:只见他深吸了一口烟,然后将烟灰直接弹在了车内。年轻警察觉得这一举动不可思议,什么人会这样对一辆新车?肯定不是车主,也不是车主的朋友,最大的可能是偷车贼。故事的结尾如他所判断,坏人也受到了惩罚。

美国心理学家加里·克莱因很喜欢这种类型的故事,甚至促使他从事了对洞察力的研究。他的新著《洞察力的秘密》中有不少这种案例,从普通人到天才人物,从揭穿金融危机骗局的局外人到无意间有重大发现的科学家,“故事的主角都是聪明人,他们能够注意到一般人所忽视的东西……这些获得了洞察力的人的故事,仿佛是一剂新鲜的解药。当我整理类似这位年轻的警察做出敏锐判断的故事的时候,心情总是特别愉快”。

克莱因是谁?国内对其人其事介绍不多,但他其实值得关注,无论畅销书作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还是诺贝尔奖得主丹尼尔·卡尼曼都曾引用过克莱因的研究成果。他1944年出生于纽约,拥有认知心理学博士学位,不仅在美国是备受瞩目的心理学家,更在决策研究领域享有盛名,在数十年的职业生涯中有很多开创性研究,主张“自然决策”,发明了“事先验尸”等决策工具与方法,据说还曾领导重新设计白宫战情室。他此前出版的《权力的源泉》(Sources of Power)、《直觉的力量》(The Power of Intuition)、《街灯与影》(Street Lights and Shadows)等著作,反响都很不错。

在一个有太多选择的时代,洞察力显得尤其重要,有人甚至将在现代社会获得更好的表现总结为一个公式,也就是“表现提高=减少错误+增加洞察力”。洞察力对于工作和生活、个人与组织都非常有意义,一方面可以过滤很多无用的信息,另一方面可以促使人们关注要务。但是,人类对于洞察力的了解可谓“毫无洞察力”。洞察力如何产生?什么因素在阻碍洞察力的发挥?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提高洞察力?这三个问题目前还没有得到全面的解答。

克莱因将上述三个问题视为“三团迷雾”,他从2009年开始着手研究,最终成果就是这本《洞察力的秘密》,英文版于2013年出版,中文版2014年由中信出版社出版。顾名思义,这本书主要关注洞察力,从洞察力的产生方式、阻碍因素到提升方式都有涉及。

有趣的是,即使克莱因自己的研究也一路充满波折,一方面案例之间有时候看起来毫无联系,有时候又彼此矛盾,另一方面相关文献也难以全面揭示论点。于是,他的“洞察力研究”也亟待提升洞察力,他曾用三个途径来接近真相,即从数据出发、从科研文献出发、从故事出发。

先看数据,这对于任何研究都是基础,数据显示洞察力可能并不如人们设想的茅塞顿开那么简单轻巧。根据克莱因的观察与分类,洞察力之源有5个可选的解释:触类旁通,巧合事件,好奇心驱使,自相矛盾,急中生智。在他收集的120个案例之中,触类旁通的题材最为常见,急中生智则与科研人员对于洞察力的研究吻合,“82%的案例中用到了触类旁通的办法;38%的案例中,用到了自相矛盾的办法;10%的案例中,巧合事件的办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7.5%的案例中,用到了好奇心驱使的方法;25%的案例中,用到了打破僵局、急中生智的办法”。要提醒大家的是,洞察力的产生往往不是单一模式在起作用,不少案例中涉及不止一种模式。

其次,克莱因阅读了很多科研文献,这些文献提供了很多帮助,但同时也带来了新的困惑。任何研究都是累积的进步,洞察力的研究也有先例,其中以英国人格雷厄姆·华莱士最为出名。华莱士曾经与经济学家哈耶克是同事,在《哈耶克传》中有提及,属于哈耶克几个难得露面的同事之一,戏份类似路人乙角色。和克莱因一样,他同样也属于国内了解不多但实际非常重要的学者,甚至被克莱因评价为“现代英国思想自由的知识分子的典型代表人物”。他不仅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共同创始人,也是费边社成员。更为重要的是,虽然当时有不少人对创造性思维都感兴趣(如威廉·詹姆士和亨利·柏格森),但华莱士对此研究看起来更早、更全面,他在1926年就出版了“第一本现代意义上关于创造性思维的专著”,也就是《思维术》。

华莱士对于创造性思维给出了清晰的结论,他提出了创造性思维的四个阶段:准备阶段、酝酿阶段、顿悟阶段以及验证阶段。这个四阶段论迄今仍旧被广泛引用。克莱因也不得不承认华莱士的影响:“时至今日,这一模型仍然是该领域应用最广泛的模型。可以说,如果你在洞察力这个领域做研究,那么你是绕不开华莱士的。”但是如果华莱士80多年前就对洞察力做了系统深入的研究,那么后人如克莱因还能贡献什么?克莱因认为华莱士的理论确实有一定的可信度与说服力,却经不起细致的推敲,比如华莱士认为,洞察力的产生必须经过准备阶段,但洞察力的案例显示并非如此,比如开篇所谈年轻警察就是偶然被堵在路上,也不处在准备的状态,而且也谈不上有丰富的经验。

聪明的读者可以看出,很多对洞察力的预先假设都经不起推敲和检验,“与其说数据帮我们找到了好的洞察力,倒不如说很多幻想因此破灭”。克莱因在瓶颈期中灵光一闪,抛弃了原有剧本,重新关注起故事本身,反复研读案例,希望摒弃偏见。他在不同案例的自相矛盾的路径中找到最后的答案,那就是人根据新的信息量,会在意识中增添一个新的锚点或者抛弃原有的脆弱锚点。换言之,获得洞察力之后,人们的“锚点”也会改变——这对于克莱因也是一样,这本《洞察力的秘密》本身就是一个寻找洞察力的故事。当抛弃自己关于数据以及文献的原有剧本之后,他也获得了对于洞察力理解的新锚点。

当我们了解是什么因素在阻碍洞察力后,我们就开始获得提高洞察力的可能,在不同的道路上也应该采取不同的策略,“自相矛盾的道路需要我们对意外事件保持开放的心态,就算这个意外事件与我们之前的知识和想法完全相悖,还是应当认真地思考它。在相互联系的道路上,我们需要对陌生的可能性进行大胆猜想。急中生智的道路则要求我们批判性地分析假设前提,找出任何局限我们思维的陷阱”。

换言之,洞察力的获得往往要根据路径决定,什么时候应该迂回、什么时候应该放弃都有技巧。对于机构和个人,阻碍洞察力的因素不同,革新难度也会大为不同:对于个人而言,同理心与倾听都很重要;但是在组织之中,扼杀洞察力往往是为了减少错误,这就成为一个系统因素。

洞察力绝不仅仅是运气,而是一项可以追求的修炼,也是一种激发人类好奇心与创造动力的“魔力”。克莱因的研究揭示出我们都有获得洞察力的潜能与提升空间,因为“这种魔力就隐藏在我们的大脑里,并持续地迸发”。我不知道克莱因为什么没有提到福尔摩斯,也许因为他不是真实的人物,但是福尔摩斯的观念其实对于洞察力有借鉴意义,他的这段话倒是可以深入揭示洞察力的本质:“从一滴水,逻辑学家就能推测出大西洋或尼亚加拉河的存在,而无须亲眼见到或听说过这些。因此,所有生命是一个大链条,只要看到其中一个环节,就能知道整个生命的特性。”

徐瑾

《金融时报》中文网财经版块主编

专栏作家

《凯恩斯的中国聚会》作者

0000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