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我的生命应该如何度过

在过去十多年间,我们写过很多关于商业问题的专栏文章,我们所说的“很多”,意思是超过了500篇。这些文章主题范围广,有些是老生常谈的,比如领导的原则是什么,有些则是突发的新闻事件,比如乔·托瑞(Joe Torre)与纽约扬基队的合同问题。有些文章博得了普遍认同,而有些则引发了阵阵非议。但最能触动人们情感的莫过于一篇题为“你辞去工作的四个理由”的文章。简单地说,这篇文章被点阅了75万次,并产生了将近1 000条发自肺腑的、触动人心的评论。

很多人整天坐在办公桌前想:“我到底在这里做什么?”

然而,他们自己也承认,大部分时候想归想,最后还是原地踏步。在有些情况下,惰性是罪魁祸首。在其他一些情况下,人们之所以没有辞去令他们不开心的工作,是因为缺乏良好的就业机会,或者受到了生活方式的限制,或两者兼而有之。正如一位网友的评论所说,“这些年来经济一直在衰退,无论你现在的工作怎么样,先忍忍吧。”

但太多的人之所以继续干着不开心的工作,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应该如何度过,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些其他什么事情。他们只知道自己不想再干当前这份工作了。

听起来熟悉吗?如果熟悉,那就继续读下去,因为这一章的目标就是让这个问题消失得无影无踪。

与命运有个约会

几年前,我们参与了微软公司赞助的一个名为“商业人人有份”(It’s Everybody’s Business)的在线访谈节目。每一期我们都会走访一家公司,帮助其管理层解决一个困扰公司发展的问题。顺便说一下,这个节目真的非常有趣。正是在做这个节目期间,我们最终走进了赫兹租车公司(Hertz)。我们建议该公司推出以小时为计算单位的汽车共享服务,当时这项服务的名称为赫兹连接(Hertz Connect),现在更名为赫兹24/7(Hertz 24/7)。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遇到了赫兹租车公司42岁的高管格里夫·朗。这是一个令你很难避而不谈的人物。格里夫精力十分充沛,有点像神奇的绿巨人浩克,他身材魁梧,似乎要把西服撑破一样。我们很快了解到,格里夫在向公司高层申请负责新的汽车共享业务之前,每天都会跑20多英里,跑完之后会去游泳和骑自行车。每逢周末,格里夫就参加铁人三项运动(游泳、公路自行车、公路长跑)或者指导那些正在接受铁人三项运动训练的人。

最后,赫兹租车公司的高层同意格里夫负责“赫兹连接”业务,但这项业务并没有持续多久。我们认为这是个好消息,格里夫应该也这么认为,因为他在这项业务结束之后就离开了赫兹租车公司,在高档健身品牌——Equinox健身俱乐部找了一份健身教练的新工作。现在,他每天的工作就是为新设的健身俱乐部选址,见见Equinox的经理和他们的顶级教练,讨论如何鼓励更多的人经常锻炼。

为了Equinox健身俱乐部的这份工作,格里夫不得不放弃了可能进一步增加的薪酬,并把家搬到了1 500英里以外的地方。但他说:“我很幸福,我的妻子和孩子也很高兴。我从来没有觉得这是在工作,而是觉得自己在做天生就该做的事情。我唯一的遗憾就是走到这一步,我花了20年。”

类似于格里夫的故事还有很多,我们都知道一些,不是吗?一位50岁的医生放弃她的工作而成为一名摄影师?企业高管跳槽到博物馆或进入学术界?基本的发展脉络往往也是相同的:先经历了数年或数十年的“囚禁”生活,然后决心挣脱心灵的桎梏,寻求心灵的重生,过上真正符合内心世界的生活,最后再给这个故事添加一些道德色彩,鼓励你去做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

当然,这种“再造”生活的故事是值得称赞的。同样,固定在某一个职业生涯轨道之前,尝试不同的工作(甚至行业)是正常和必要的,这是健康的探索。

令我们痛苦的是,格里夫在耽搁了20年之后,才寻觅到了命中注定的职业生涯。

这种情况十分常见,但没必要非得等待这么久,因为我们有一个妙策能帮助你明白应该如何度过自己的生命。这是一个被称为“命运之域”(Area of Destiny)的职业评估过程。

这个评估过程是这样发挥作用的。把你的生活想象成两条高速公路:一条路上代表着你擅长的事情,另一条代表着你真正喜欢做的事情。现在,想象一下这两条高速公路交叉的情景。你的幸福与你的能力实现了交叉,没错,这个交叉点,就是你构建职业生涯最理想的地方。

哇,是吗?谁做得到?

好吧,格里夫最后做到了。但如同格里夫一样,大多数人刚刚开始职业生涯的时候,并没有把寻找“命运之域”作为自己的目标。相反,大多数人最初追求的事业是基于他们在学校里所擅长的学科,比如,政治学系的优等生成为了律师,英语系的高才生进入了出版业。有时候人们也会采纳父母的建议,比如,父母可能会告诫子女说“现在技术类的工作机会很多”或“如果你是一名会计,永远不必担心薪水”。你接受一份工作也可能是权宜之计,比如,因为这个工作场所离家近,你可以毕业后在家里继续住个一两年。

无论是从概念上,还是从实践上,“命运之域”都打破了跟风式的职业发展轨道。我们再次强调一下“跟风”。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是由跟风引起的,比如我们去哪儿读大学、最后定居在哪儿以及去哪儿工作等等。我们这个职业生涯评估过程反对这么做。它是“跟风”的解药,而且是我们所知的最好的解药之一。它会促使你思考你是谁,什么会使你的生活有意义,有影响力,有幸福感。引用马克·吐温的一句话:“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日子就是你出生的那一天和你懂得生存的意义的那一天。”

“命运之域”的意义就在于帮助你尽快迎来“懂得生存意义的那一天”。

或许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命运之域”这个职业评估过程并不是特别容易操作。

你必须深刻分析,你必须全力以赴,你必须非常诚实地看待你的技能、能力和价值观。你甚至可能需要做一点自我反省。

先说说第一条高速公路,即“你非常擅长的事情”。这并不意味着你擅长或有点擅长的事情,明白吗?如果你让人们列出自己擅长的事情,那么大多数人给你的列表可能很长。比如,你可以想象得到,肯定有人会说“我擅长写报告,我擅长数学,我擅长把事情做完美”等等,不一而足。得益于良好的养育、教育和天生的才能,这个世界上大批大批的人都擅长这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成了“通才”式的人物,但你擅长做某件事情并不意味着你“非常”擅长。

因此,忘掉这些泛泛而谈的“擅长”。“命运之域”的力量在于“非常”二字。你比大多数人都擅长什么呢?事实上,你比绝大多数人都擅长什么呢?

面对这样的问题,你的回答必须慎之又慎。你可能会说:“我特别擅长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去解释复杂的科学概念,每个人都称赞我这个能力。”或者“我特别擅长用数学方法为新企业分析成本和利润率问题。”或者“我很擅长在时间非常紧的情况下作为团队的一分子完成自己的工作,我甚至擅长让互不欣赏的人之间达成共识。”

我们大概在2010年前后开始使用这种方法帮助人们评估职业发展潜力。在过去的几年间,当我们问别人擅长什么时,听到了各种各样的回答。有一位在大学里攻读古典文学专业的女性,很不愿意走上学术之路,最后她说:“我总能让陌生人感觉到自己是受欢迎的,我在这方面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能力。很多人都这么跟我说过,我想真的是这样。”现在,她找到了一份非常愉快的工作:在美国一所大学的希腊分校做一名管理员。一位25岁左右的猎头经历了一场职业危机,用他自己的话说,这场危机是由极度的无聊引起的。他说:“我特别擅长与紧张的孩子打交道。他们对我很有吸引力,我对他们也有吸引力。他们需要找人倾诉,而我喜欢倾听。”最后,这位猎头放弃了在麦迪逊大道的工作,供职于一个教育项目,帮助存在心理困扰的高中生。

我们要拿出足够的时间来发掘自己的技能或特点,看看究竟自己哪些地方最与众不同。这个过程非常重要,无论如何强调都不为过。你可以回想一下自己从学校到野营地,从家庭到工作的生活经历。你在哪些情形下表现得特别突出?和事佬、谈判者、倾听者、说客、分析师、发明家、评论家、主持人、竞争者等等,你最擅长哪个角色呢?人类的潜力是无限的,同样,你可能擅长的事情也是无限的。

找出第二条高速公路代表的东西要容易一些,人们往往很自然地知道他们喜欢做什么,因为一旦喜欢一件事情,就想一直做下去,似乎怎么也做不够。但在思考自己喜欢做什么时,严谨一点去思考,考虑一下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几个月或一年内想做什么。你最期待哪些活动?哪些活动令你最兴奋,甚至快乐?是为你的团队提出一个新的商业计划,还是独自一人或者与自己的亲密顾问坐下来思考战略决策?是和朋友一起吃晚餐,还是去当地学校做志愿者陪伴和指导孩子们?你喜欢的事情可能非常很多,能够列出一个很长的清单。但为了更好地评估你的职业发展前景,你需要缩小选择范围。哪些活动、事业和娱乐活动真的能让你如痴如醉?

回答了自己擅长什么和喜欢做什么之后,接下来就要思考在这两条路的交叉路口都有哪些行业、公司或工作。这个答案有时很明显,有时不那么明显,原因很简单,因为生活中总是存在这样那样的限制条件,比如财务问题或其他个人问题等,这些问题可能阻止你自由的脚步。

对于格里夫而言,这个答案是很明显的,他很清楚地知道如何找到这个结合点。他非常擅长体育,也热心地帮助别人爱上运动,以一种有组织、有规律的方式去锻炼身体。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参加体育活动,或者与其他体育发烧友一起讨论体育训练问题。他在汽车租赁行业工作了很多年,难怪我们见到他时,他似乎压抑得就要内爆了一样。除了睡觉,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办公桌前做一份与自己技能不匹配的工作,也几乎无法满足自己的情感需求。幸运的是,他找到了一个能够满足自己追求的行业。

相比之下,对于有些人而言,要找到自己擅长做什么与喜欢做什么的交叉点,并不像格里夫这么容易。以一个名叫吉姆的熟人为例。吉姆在大学学习音乐剧,毕业后,他搬到了纽约,在百老汇找了一份工作。

和其他满怀希望而来的人一样,吉姆对这份工作并没有培养出特别特殊的感情,两年后,他回到学校学了景观设计专业,成为一名景观设计师。为什么呢?嗯,他一直很擅长绘画,他喜欢在外面到处跑。另外,他感觉景观设计师的工作比较稳定。他告诉自己,这是一个相当好的工作。

事实上,这份工作的确不错,吉姆一连做了15年。他拿到了学位,在一家不错的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后来成了该公司的初级合伙人,结了婚并育有两个孩子。每到周末,他都会去教堂的唱诗班唱歌,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他在“放纵”自己追求音乐剧的内心。

但他总觉得自己的生活缺失了某个东西。他知道这一点,他的妻子也知道。这里的“某个东西”指的是职业成就感,是兴奋,是希望。

吉姆通过“命运之域”的方法分析自我时,惊讶地发现他非常擅长凝聚团队的力量。根据他的回忆,在大学里,乐队指挥经常抢着邀请他加入他们的团队。他那乐观、稳重的气质能够抚平分歧,促使人们在一起高效地工作。吉姆的领导也注意到了他这个能力,只要有项目遇到难打交道的客户,需要找人提供支持,都会派他去解决。

那么他真正喜欢做什么呢?嗯,除了喜欢与家人在一起之外,吉姆只是想唱歌。

你可能在想,什么工作才能把这两点结合起来呢?

通过运用一些创造性思维,吉姆自己找到了这样一个结合点,即音乐剧场管理。他不必每天都唱歌,但每天都能听到歌声,这是很好的。与此同时,在每场演出中,他都要协调数以百计的事项,组建表演团队,这让他发挥出自己的影响力。他很有职业成就感。

吉姆对利用“命运之域”的分析结果比较激动。他说:“感觉很正确。”但他还知道改变不是轻易能做到的,因为你可能在财务方面存在一定的负担和压力。他估计需要5到10年的时间才能从景观设计师的工作转换到音乐剧场管理的工作。这个事件对于使用“命运之域”分析法找到交叉点的人而言是很常见的。事实上,有时候,要转换到自己理想的工作似乎根本没有可能,因为这会给你现有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我们仍然建议你用这种方法找出你真正希望做的工作,它就像一颗启明星,为你指出继续前行的方向。

最后再举一个成功的例子来表明这个看似简单的分析工具产生的积极的颠覆作用。一位名叫马库斯的年轻人在上大学时,迫切希望学习地质学。为什么呢?因为在读高中期间,他很擅长数学和科学,而且根据当地的就业形势来看,做地质工作似乎是最有趣的。此外,他还听说地质和能源领域有很多工作岗位。

但大一那年还没过一半,马库斯就明白了究竟怎样才算“很擅长数学和科学”,他明确地知道一件事:他算不上擅长。马库斯也了解到,如果要在地质和能源领域找工作,就意味着他要读研究生,而一想到自己要花上6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去辛辛苦苦地学习,才能跟其他人保持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一股凄凉悲哀之情便涌上心头。后来,正值看不到什么希望之际,他遇到了“命运之域”分析法,或者更加准确地说,他焦虑不安的父母向他介绍了这种分析法。

他们三个人开始认真分析马库斯在哪些方面具有独特的优势,答案很快就浮现出来了——音乐!更准确地讲,马库斯很擅长发掘在几个月或一两年内走红潜力较大的新歌。这个能力或许有些模糊不清,但他自孩童时就表现出了这个能力。他从14岁开始到电台主持每周音乐广播节目,在读大学期间也一直在主持这种节目。他会重点推荐一些音乐,而这些音乐恰恰是未来将要走红的。他的家人开玩笑说马库斯可以提前三年预测出格莱美奖的获奖人选。

那么马库斯喜欢做什么事情呢?这也是几乎不用怎么思考就知道的,当然是听音乐。他还喜欢谈论音乐,与朋友分享音乐,读音乐博客,听音乐会,而且越是名气不大的乐队越好。

今天,马库斯正在朝着音乐编辑的方向发展。“高兴”一词已经远远无法形容他的感受。

他的父母也高兴。我们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们就是马库斯的父母。

你知道,有很多关于职业发展的书籍给出了多种多样的自我评估工具。我们不打算做重复的工作,只是为你提供我们知道的一种最有效的方法,帮助你回答“我的生命应该如何度过”这个问题。

找到自己的“命运之域”在哪里,成就便会与幸福相遇。在那里,工作不再只是工作,而是完全变成了自己的生活。

创业不只是一种生活方式

曾几何时,做一位企业家并不是人人所愿。本书的一些读者可能记不得那个时代了,但那个时代的确存在过。什么时候呢?那是恐龙漫步在地球上的时候。严肃点说,那时,一群群西装革履的人争先恐后地涌向摩天大楼或其他类似的建筑,希望找到一份工作,而不是创业。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促使人们迫切希望获得地质学学位。能源领域,还有金钱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在过去30年间,投行和咨询公司吸引了大批刚刚走出校门的工商管理硕士,吸引力之强,不亚于真空吸尘器从地毯上吸起饼干碎屑时的吸引力。

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企业家精神都受到了重视,但要明确一点,具有创业家精神的人还不是特别多。事实上,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美联储2013年的数据表明,在30岁以下的人里面,企业主的比例达到了24年以来的新低。但在很多顶尖的商学院,“要么创业,要么破产”的时代精神已经深深地扎下了根。比如,在斯坦福大学,不参加任何招聘面试被视为一件光荣的事情。如果你要建立自己的事业,为什么还要去参加面试呢?在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我们中的一个(杰克)教了一个班,这个班上大概六分之一的学生在毕业前就至少拥有一次创业经历了。

为什么我们需要对创业投入如此巨大的热情呢?要知道,做一个企业家似乎非常有趣,不是吗?看起来是很英勇的事情。你在没有规则的地方制定规则,也可以在有规则的地方改写规则。你可以把车库当办公室,把球桌当会议桌。你像动物一样工作了几年,后来某一天,你的公司上市了,在证券交易所敲钟的人正是你。再过几年,你的公司被收购,你就可以到世界各地旅行了。再往后,你获得一个专业运动品牌的特许经营权,一切又可以从头再来。

这就是生活!

但有一个问题要注意。

要成为一个企业家,你需要有个好创意。这个好创意要足够有潜力,有利可图,能带来增值,能让人兴奋,能改变固有的范式。与以往的创意相比,你的创意要有特色,要更好。

还有一个问题要注意。

有了好创意之后,你还要有无畏的精神。这是一种很稀缺的优秀品质。我们谈论的“无畏”不是对风险的普通容忍,也不是高于平均水平的容忍。要成为一个企业家,你需要极大的勇气、疯狂的激情和超出理性范畴的决心,忍受反复出现的近乎死亡的体验,在你的想法成为现实的过程中,这种体验肯定会出现。你可能好几次面临钱被用光的情况,你可能会犯愚蠢的错误,你的供应商和合伙人可能会欺骗你。你很可能不想睡觉,不需要睡觉,或者根本没有机会睡觉。

我们这里描述的是不惧困难的勇气,其实大多数人明白勇气是创业所需的一种素质,但根据我们的经验,大多数人似乎并不理解“大创意”在创业过程中的作用。事实上,自2001年以来,我们到各地演讲和提供咨询服务期间,有数百人(也可能有上千人,尤其是学生)兴奋地告诉我们他们渴望成为企业家,我们接着问,“那么你独一无二的产品或服务是什么”,这时,他们就陷入了犹豫之中。

当然,有时候也会有人立即给出自己的答案,比如,有人说改变固有的行业模式,在线销售定制服装,也有人说生产和销售治疗偏头痛的手持设备。这两个答案后来都得到了落实。(顺便说一句,今天这两家公司都已经建好并投入运营了。)

但更加常见的是,我们只是听到一些充满不确定性的回答,比如,“创意?哦,还没想好。可能是一个新的应用程序吧,我不确定。但我确定我想成为一位企业家。我只是不想为别人打工。”

这种渴望完全可以理解,但仅仅有这种渴望是不够的,这只是最基本的条件。

然而,请注意,我们虽然提出了这些劝告,但这并不意味着创业会给你的一生带来痛苦,只意味着你现在还不适合创业。那么,你应该从哪儿开始呢?可以肯定的是,你应该先找到一个富有企业家精神的环境。

还记得我们在前文中提到的室内设计师邦妮·威廉姆斯吗?作为一位室内设计师,她拥有一段漫长的、成功的职业生涯。后来,到2010年,她决定推出自己的家具产品线,让亚洲的工厂负责制造事务,然后通过世界各地的零售店销售出去。邦妮更好、更新的想法是这样的:与亚洲工匠密切合作,严格把好质量关,批量生产高档家具,打造出自己的设计品牌,以合适的价格销售给期望值较高的有房一族。

但邦妮也知道自己不擅长哪些方面的事务,包括如何做好存货融资以及如何做账等。于是,她立即开始组建一个由专业人士构成的团队,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

如果你希望成为企业家,却没有好创意,那么你不妨先加入这样一个团队。在过去30年里,有无数个企业家在其职业生涯刚刚开始之际,都是供职于这种充满企业家精神的科技公司。你可以回想一下这类成功的故事。这是你的一个门路,而且是个不错的路子。今天,邦妮认为自己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归功于自己的团队。她说:“我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我只能做设计,其他一切都依靠他们了。他们教给我很多。”

当然,在初创公司中,作为团队中的一员,你不能把所有的荣耀据为己有,也不能独揽所有的股份。但如果有朝一日你有了一个伟大的创意,你会发现自己已经做好准备,把这个创意运用到商业实践中去。因此,你不能总是用钱来衡量前期在初创公司的打工经历。

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取决于你的选择

对于一个讨论职业问题的章节,如果不讨论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就不算完整。这个话题通常被称为“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毕竟,无论你在对自己进行职业发展状况评估时采用的是我们提出的“命运之域”分析法,还是用其他分析法,你都必须选择在醒着的大部分时间里做什么,还必须选择在非工作时间里不做什么,或者说少做点什么。

请注意,我们使用的是“选择”一词。简而言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喜欢说“工作和生活的选择”,而不是“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在我们看来,前一个说法承认在职业发展过程中,每一个选择都会带来一定的后果,而“决策者”要理解和接受这种后果。顾名思义,“平衡”这个说法意味着工作与生活之间的某种分裂是理想的,而且差不多是各占一半。

事情就是这样。对于一些人来讲,工作与生活各占一半的平衡状态是理想的,但这种平衡状态不适合我们,这是真的,因为我们认为工作是非常有趣的,我们喜欢工作,甚至可以说对工作有热情,我们工作与生活的时间分配比例是工作80%,生活20%,或者说工作70%,生活30%。但再次说明一下,这只是我们做出的一种选择。我们不想让任何人告诉我们应该如何分配我们的时间,我们也不愿意去告诉别人应该怎么设计他们的生活。

我们认为,这种选择基本上是由价值观,也就是个人价值观决定的。如果一个人看重学术论文、学习、独处,看重与一个或两个人保持深刻的友谊,而另一个人看重金钱、名声,看重被人邀请赴宴,那么他们做出的选择肯定不同。同样,如果一个20多岁的品牌经理梦想着在40岁以前成为一位公司首席执行官,并且喜欢周日去跳伞带来的激动兴奋,而一个工商管理硕士为了拥有更多空闲时间抚养孩子而去一家非营利性机构做筹资工作,那么他们做出的选择肯定也不同。

谁能就这些价值观的是非对错做出评价?我们是不能。如果有人喜欢平等分配自己的时间,让工作与生活实现平衡,而且能够承受由此带来的后果,那么我们支持他们。同样,如果有人认为工作与生活的时间分配比例是工作20%,生活80%,或者说工作80%,生活20%,我们同样支持他们。

当然,你可以尝试去公共场合讲一下自己的观点。我们曾经这样做过,但遭到了猛烈抨击。

那是2012年,我们被邀请参加《华尔街日报》在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举办的“女性与经济”会议上发表演讲。对于这次会议,我们没有什么预定的议程,肯定不打算制造什么轰动性的头条新闻,也不打算发表什么刻薄的博客,但这恰恰就是最后发生的情况,因为我们就如何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做出选择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也就是你刚才读到的观点。更具体地说,我们在那次会议上表示,要想在职场上取得成功,必须投入过多的精力去实现良好的结果,必须敢于承担困难的任务,并且要求你的上司给你做出连贯的、全面的评价,以便更好地衡量你在公司所处的位置。我们还表示如果为了照顾家庭(或为了其他方面的利益)而减少对工作的投入,不能随时投入到工作中去,那么,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这种情况都不会加速其晋升的速度。

没想到这番演讲竟然点燃了网民的怒火,招致了一连串不利的评论。

但是,有趣的事情发生了。一些知名的女性首席执行官表示她们赞同我们的观点,她们中间的一些人非常公开地表达了赞同。就这样,这场争论悄然退场了。

因此,要淡化这一主题的影响力。工作和生活的选择无非是个人做出的一个选择。每一个选择都会引起一定的后果,包括在社交、经济、情感等方面的后果。需要根据自己的价值观对这些认真权衡一番,其他一切都不过是噪声而已。

看,世界上有一部分人清楚地知道他们想要怎么度过自己的人生。

我们希望每个人收获成就感,而这种感觉又是如此难以捉摸,令我们感到痛苦。

所以,我们如此热情地推荐了“命运之域”分析法来帮助大家评估自己的职业发展前景。这是一个催化机制,可以帮助你摆脱那种不知道应该如何度过人生的绝望与孤独境地,让你找到自己热爱的事情,从而进入一种生机勃勃、令人鼓舞的境地。

所以,要深入挖掘、分析和评估,看看你真的很擅长什么,喜欢做什么,看看哪种理想的工作能够将这两者结合起来。

如果这种分析的结果表明你适合走向创业之路,那么我们建议你做更加深入的分析。你有一个大的新想法吗?你有勇气开创新事业吗?如果没有,那么在拥有令人惊喜的创意之前,自己应该加入哪个年轻的、大胆的初创企业呢?

最后,我们敦促你深入分析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的问题,是一半对一半呢,还是其他比例呢?同样重要的是,问问你自己:“我的选择和相应的后果是什么?它们符合我的价值观吗?”

毕竟,回答这些问题的人是你,而做出什么样的回答,最终也会影响你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