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心若在,一切就在

在本书最后一章里,我们探讨一下事业的开端。

事实上,几乎没有任何一份事业的发展会完全符合预定的计划。至少根据我们的了解,在事业发展过程中,难免会遭遇坎坷,而且通常不止一个。换句话讲,我们大多数人都会在某个时间换工作,在长达四五十年的职业生涯中,我们可能会换一两次,甚至可能好几次。有时是我们自愿的,有时则不是。再到后来,我们就退休了。

每一次结束都意味着我们重新站在了起跑线上。

这多好啊。

重新开始使我们能够再造自我。每一个结局都意味着全新的开始。这多好啊!是的,我们就是这个意思。重新开始让我们彻底改变自己,擦净画板,再描绘出一幅全新的杰作。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兴奋呢?即便我们面临的局面不是自己选择的,自我再造也会为我们提供新的成长机遇,帮助我们创造一个更有成就感、更丰富多彩的生活。如果用其他方式看待一段事业的结束,比如用忧虑、恐惧或憎恨,也属于人之常情,但这些消极情绪往往会给我们带来挫败感,对我们有百害而无一利。

最近,我们中的一个人去康奈尔大学为一些商学院女学员发表演讲,主题是“我希望我21岁时能知道什么”。第一个就是:你不会失败。我们说,你当然可能会失败,你运作的项目可能会搞砸,你雇的一个傻瓜可能毁掉你团队的气氛,你可能会被要求收拾收拾桌子走人,你可能退休,然后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迷茫、疲惫和无聊。这都没关系。心若在,一切就在。

不要让一次结束阻碍你前进的脚步。每一次结束都是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让你变得更聪明,更有经验,更勇敢地继续走下去。

我们传递的“你不会失败”的信息令康奈尔大学的听众有点震惊,因为他们经历的世界——以及我们经历的世界——似乎就像一个巨大的“拒绝机器”,随时都有可能让人碰壁。

其实没有“拒绝机器”,只有生活。只要不到最后一刻,生活就不会结束。我们所说的“最后一刻”,指的是生命的结束。

在“最后一刻”到来之前,每一次事业结束,你都可以选择退缩或崩溃,也可以选择坦然地接受,什么都不做。

每次结束都是让你焕发生机的“邀请”。

浴火重生

这种“邀请”一般会出现在三种情况下。我们先探讨一下最糟糕的一种状态——离职。

好吧,“离职”是一种有点委婉的说法。你心里清楚地知道离职意味着(即使你不能大声说出那两个字),你已经被解聘了。虽然现在遭到解聘的现象比以前常见多了,但这仍然是一种痛苦的经历,充满了悲伤、尴尬和愤怒。

它可能让我们陷入瘫痪。我们可能心想:“我无处可去了,一切都结束了。”

但实则非然。我们看看格雷厄姆的故事。

格雷厄姆在一个地区性的品牌传播公司担任了将近15年的高级公关经理,但到2010年某天上午,他被解雇了。

他给我们打电话说他被裁掉的消息时,不停地重复道:“我很震惊,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很简单。格雷厄姆并非业绩不佳,他的业绩排名位于公司前40%以内,但他的薪酬是一个大问题。由于他在公司任职时间太长,他的薪酬可能比同类岗位的平均水平高出35%。如果用一个新人取代他,不仅薪酬更低,而且这个新人还可能会更加雄心勃勃地开创新业务,提出新思路。因此,当经济增速放缓、公司盈利下降时,格雷厄姆就成了首批的解雇对象。

然而,他之前并没有预料到这一天。你或许能料到他的反应,他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是真的。他对我们说:“我再也不敢出门了。这个城市的每个人都知道我被解雇了。”这句话有点戏谑的味道,却又不全是戏谑。

看,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的那样,在被解雇之后,失落一段时间是人之常情。有时候,甚至会失落到精疲力竭的程度。但我们认为解雇可能是一种“严厉的爱”,虽然有点残酷,但反而会激发你的斗志。伤感、哭泣、愤怒,好吧,没问题,但之后你必须鼓起勇气和毅力去结束“同情聚会” [](#47421725699678-1)[1] 。我们教堂里一位聪明的女士曾经说过:“同情聚会的问题是,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你会注意到那儿只剩你自己了。”

毫无疑问,有很多方法可以帮助你克服被解雇之后的忧伤,这样你可以尽快地开始自我再造。这些方法包括征求他人意见、与朋友和家人在一起、运动、祈祷、冥想,或者给自己“重新振作起来”的心理暗示。这种心理暗示具有悠久的历史,效果很不错。不过,根据我们的经验,你必须首先承认和直面现状,之后才能真正迈向下一步。

没错,要先承认被解雇的现状。你需要明白为什么会被解雇,并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你可以回想一下,在第二章里,我们谈到了为什么要勇于承认和直面竞争失利的现实(比如,推出一个新产品后销量不佳)。在这里也是一样,只不过这次分析对象不是产品,而是自己。

现在,我们都知道,把不如意的现状归咎于其他人或其他事物是很自然的,比如,归咎于愚蠢的老板、阴险的同事或糟糕的经济。然而,这种怨天尤人的做法如同其他消极想法一样,只会导致我们一直停留在悲伤的气氛中,导致我们无法从被解雇一事中吸取教训,无法将失业作为继续前行、改善现状的跳板。

因此,要直面现实。你可以从自身角度去找原因,比如“我之所以被解雇,是因为我错过了太多的最终期限,老板对我丧失了信心”。或者“我之所以被解雇,是因为我对公司的产品从来都没有信心,这种态度表现得太明显了”。或者“我每个季度的业绩都能达标,但我不习惯于跟别人分享观点”。

即便你被解雇不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也要尽量把自己的原因找出来。

格雷厄姆最终正是这样做的。他说:“经济环境不好,整个行业都遭殃了,我们公司也不例外。但我心想我任职时间长,应该能对我起到保护作用。我太无知了,我应该考虑到整个公司的状况,像首席执行官一样去思考问题。真实情况却是我任期太长,公司出于减少成本的考虑,肯定会先裁掉我,因为我不能开创公司所需的新业务了。我没有留下来,是我能力不足导致的。”

承认和直面自己的结局就像洗了个冷水澡一样,会让你顿时打起精神,充满动力,促使你纠正过去的错误,然后再度启程前行。这会让你更加精明,更加了解自己,变得更好。

如果说沉闷乏味曾经是格雷厄姆的弱点,那么你永远不会在他身上看到这一点了。经过一段与世无争的调整之后,他开办了自己的公司。今天,他积极热情地追求客户的情景会让你想起“饿狼扑食”的情景。他去年的营业收入是150万美元,而且刚刚把业务拓展到了第二个城市。

如果他任由失业的阵痛困扰自己,那么这一切就不会发生。相反,他克服了阵痛,开创了新的事业。

新公司,新标准

第二种促使你再造自我的情形就是换公司。

嗯?

你可能心里犯嘀咕了,为什么换公司有助于自我再造呢?如果你被一个新公司雇用了,那么你肯定已经具备了这个新公司要求的素质。如果你在公司被并购之后进入了一个新公司,那么这表明你的素质符合新公司的要求。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会再造自我呢?

没错,这样想也没错。但有一点要注意:加入一个新公司(无论是通过招聘,还是通过公司并购),就如同入籍他国一样,你唱完他国国歌之后并不算完事,你还不能称自己是当地人,因为你还必须学习很多很多的新东西,包括新的语言、新的风俗、新的人、新的法律和新的惯例。此外,新的文化中还有许多你无法看到的微妙之处。

因此,不要认为自己可以继续原先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在新公司,你要放下自己的防御心态,迎接潜在的变化,你会遇到学习和成长的机遇。你要考虑一下这些机遇,甚至要拥抱这些机遇。

不,我们不建议你放弃真实的自我,放弃个人价值观,或放弃多年积累的宝贵知识。放弃这些纯属无稽之谈。相反,我们建议你利用自己在新公司的“公民身份”增强和扩展你的技能,尝试一下新的行为方式,改变自己之前的做事方法。

请看一位高管的例子。这位高管曾经参加过我们举办的一个为期两天的领导力论坛。他几乎全部的职业生涯都奉献给了加利福尼亚州纳帕谷的一个葡萄酒公司。后来,当该公司被欧洲一个大型企业集团收购时,他正负责销售事务,管理着一个由100名销售代表组成的团队。一方面,这次收购对这位高管而言是个好消息,因为新公司承诺将为销售部门投入大量新资源。另一方面,新公司指派了一个由欧洲人组成的管理团队。我们这位高管觉得,这个新团队有点冷酷,不受人欢迎。他们禁止在开会前讨论体育比赛,撤掉了公司广受欢迎的餐厅,而且制定的很多客户服务规定也让很多老员工感觉冷漠和缺乏人情味。

难道一场职业灾难就要来临了吗?

其实并非如此。在这种新形势下,这位高管决定再造自我,而不是辞职。他喜欢纳帕谷,他相信公司的产品,他觉得新公司或许能够为自己和整个公司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所以,他摒弃了那种“这不是我们之前的做事方法”的态度,开始认真探求每个新做法背后的“为什么”。在公司开会和私人聊天中,他总是虚心请教,以温和的语气提出自己的问题,比如:“你能帮我了解一下我们公司新预测方法背后的思路吗?”或者:“你能否为我讲一讲为什么那样评估中西部市场,因为我觉得这种评估结果很新颖,令人很激动。”换句话说,这位高管暗示了他渴望融入公司的新项目,并且愿意为此投入精力,表现出了开放的心态。

因此,在面临新问题时,发出惊喜的“哇”比发出忧伤的“哎”更有助于取得胜利。当然,你原来的方法和优势可能仍然适合你,但那毕竟是以前的事了。

在这个基础上,你会发现你的新公司会帮助你实现由内而外的蜕变,让你发现自己全新的一面,让你以开放的心态迎接变革。

欢送会后,退而不休

现在,我们看看第三个再造自我的时机,即“退休”之后。

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退休时的情绪与被解雇时的情绪恰恰相反。退休是含着喜悦泪水的告别。

告别例行公事;告别无尽的会议;告别控制着你时间表的人;告别工厂和生产率要求对你的无情摧残;告别做了那么久的电话营销;告别一边坐在航站楼地板上等飞机(而飞机在芝加哥已经晚点了),一边给手机充电的日子。

你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

可能在退休之前,你的知识已跟不上公司发展的要求。比如,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你没有新创意,也无法为公司的业务建言献策。也许你已经过了正常的退休年龄,却还没有退居二线,但环顾四周,却发现自己已经成了很多年轻人的“拦路虎”,他们在等着你退休,你退了之后,他们的事业才能更上一层楼。对于这些人,你负有责任,你是知道这一点的。

因此,静静地退了吧!

但要退而不休,要再造自我。

告别公司之后,要尝试着做一些大的、新的、有意义的事情。

如果你之前从来没有利用我们提出的“命运之域”分析法去分析自己,那么退休后就是自我分析的好时机。你可以重新回到学校,学一点你需要学的知识。找到一个新爱好,创造出你一直渴望的那种生活。

你可以向格雷厄姆那样开办一个新公司,可以在自己熟悉的领域,也可以在全新的领域。你可以购买一个品牌的特许经营权。你可以成为一个初创公司的合伙人,让自己积累数十年的知识继续发挥作用。你可以做志愿者,投身于一项新的事业,给自己的心境带来一些改变。

一定不要停止成长的脚步。

你可以打打高尔夫球,种种花,在自己国家四处走走,到世界各地逛逛,写一本小说等等。你之前期待却没有时间做的事情,现在都可以做,要像躲避瘟疫一样避免让自己的生活陷入一潭死水般的停滞状态。正是因为生活陷入了停滞状态,很多人退休之后总是想念过去,想念一段永远不会回来的时光。

这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放弃这种状态吧。

退休之后,要把自己的精力用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退休使你活在过去,再造自我则会让你活在当下和未来。

事实上,我们两个人都是在2001年退休的(好吧,其实是一个人退休,另一个非要跟着走)。退休后,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未知的领域,是一个迫切需要探索的领域。我们确实去探索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们推出了在线MBA课程。我们变成了企业家!这就是再造自我的全部意义所在。要知道,我们之前从来没进入过这个领域,从没有做过这件事。

显然,退休后开创新事业并不是我们两个人的专利,绝对不是。我们知道很多人退休后都做起了“第二职业”,而且取得了不小的成就。百事可乐公司的安迪·皮尔森(Andy Pearson)、美敦力公司的比尔·乔治(Bill George)以及安进公司的凯文·沙拉尔(Kevin Sharer)从美国企业界退休后,都到哈佛商学院教书去了。在巴尔的摩金莺队效力21年的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球员小卡尔·瑞普肯(Cal Ripken Jr.)在2001年退休后开办了一个公司,这家公司包括两个面向儿童的体育馆,能够举办大型演讲会和录制电视节目。他还拥有两个小联盟球队。小卡尔·瑞普肯在40岁时就退休了,而之后一个新的故事刚刚展开,你会觉得他就是一个传奇人物。

像这种再造自我并不是首席执行官和体育明星们的专利。我们最近遇到一位保险行业的企业家,他卖掉了公司,退休了,然后到学校学习理疗去了,为的就是做一名理疗师。现在,他供职于纽约特种外科医院,生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幸福过。我们认识一位纽约警察,他退休后变成了“业主代表”,帮助业主监督复杂的建筑项目,而且干得很成功。一位退休的植物病理学家在洪都拉斯开办了一个咖啡农场。一位退休的医疗行业高管去了神学院。一个信息技术部门总监退休后变成了爵士歌手。

我们可以继续列举很多很多例子,但这些例子的意义就是为了说明一点:职业生涯有结束的时候,而生活不会结束。

职业生涯的结束只意味着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

好吧,我们承认有些事情肯定会结束。

比如,这一章到这里就要结束了。

再比如,这本书到这里也要结束了。

商业,是地球上最伟大的游戏。我们的目标就是让这本书成为你在商海博弈过程中的伴侣。因此,从开始到现在,我们讲了很多方面的问题。我们说过,谁都不能凭借一人之力做商业,它归根结底依靠的是团队力量。再次感谢您让我们成为你团队的一分子。

为此,关于竞争和战略、全球化和增长、金融和营销等问题,我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们提出把探求真实和建立互信作为提升领导力的灯塔,打造一个卓越的团队,管理“天才、流浪汉和小偷”。我们分享的观点或许能让你的工作变得有趣不少。最后,我们深入探讨了你的职业生涯,我们希望能够帮助你明白你应该如何做,如何进步,如何确保事业不会真正结束。

因为工作是伟大的。工作就是生活!我们就是这么做的。

每天,都让自己变得更好!

[](#47421725699678-1)[1] 同情聚会指一群具有不幸遭遇的人之间以相互慰藉、走出阴影为目标的聚会。——译者注

致谢 THE REAL-LIFE MBA

我们在本书中指出商业依靠的是团队力量。嗯,写书也是一样。谢天谢地,我们在过去10年间得到了很多朋友的帮助。这些朋友,智慧、勇敢、慷慨、有创造力、有才华。你们帮助我们形成了本书中的一些理念和实践,我们爱你们,感谢你们。

你在本书中读到了很多公司领导者和企业家的故事和见解,这些人包括:戴夫·卡尔霍恩、方华德、乔·德安基罗、迈克尔·彼得拉斯、丹尼斯·吉普森、斯科特·曼尼斯、文迪·邦加、保罗·普雷斯勒、邦妮·威廉姆斯、乔伊·莱文、迈克尔·泽里夫、苏·雅各布森和格里夫·朗。你们每个人都是智慧的灯塔,我们知道你们的经验为你们的追随者提供宝贵的指导,指导着他们走过漫长、曲折甚至偶尔磕磕绊绊的道路,最终走向商业成功。我们还非常感激其他对本书做出贡献的朋友们,由于多种可以理解的原因,他们让我们在本书中隐去他们的真名或全名。

在过去十多年间,很多人的言语和行动让我们变得更聪明了。私人股权投资公司克杜瑞公司的唐·果戈尔(Don Gogel)堪称是私募行业的大师,他教给我们很多与行业动态和交易有关的知识,同时在合伙人管理方面表现出了高超的水平。IAC集团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巴里·迪勒(Barry Diller)一直是非常完美的商业合作伙伴,他那深刻的见解、充沛的精力和不惧竞争的魄力让我们学到了很多关于企业家精神和在线业务的知识。《人才管理大师》(The Talent Masters)一书的作者之一比尔·科纳蒂(Bill Conaty)曾经在通用电气公司做了20年的人力资源管理工作,他一直是我们的亲密朋友和商业伙伴。他在无数次对话中分享过他对人力资源管理的深刻见解,为我们提供了启发,本书中很多段落都体现了他的思想。

这本书的很多故事和想法都来自我们与斯特雷耶大学杰克·韦尔奇管理学院的教师、职工和学员之间的对话。这些对话非常富有成效。我们感谢斯特雷耶大学杰克·韦尔奇管理学院的院长安德里亚·巴克曼(Andrea Backman)以及该学院首席执行官迪恩·西佩尔(Dean Sippel)将这个学院打造成了一个激动人心的机构。我们还感谢斯特雷耶大学董事会执行总裁罗伯特·西尔贝曼(Robert Silberman)及其首席执行官卡尔·麦克唐奈(Karl McDonnell),感谢他们对我们学院的坚定支持。

“命运之域”这个词语,我们最初是从特里·史密斯(Terry Smith)那里听到的。他是新泽西州奥兰治县一个教堂的牧师,著有《十戒:你如何评价自己的生命》(Ten: How Would You Rate Your Life?)一书。他在一个周日的早上到我们所在地区的教堂发表演讲时提到了这个词语。我们感谢你,特里牧师,是你慷慨地允许我们借你的理念,并根据商业语境做出了调整。

我们还要感谢霍利斯·海姆鲍奇(Hollis Heimbouch)。他供职于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商业分社。这是一家非常优秀的出版商。本书从成稿到付梓,霍利斯编辑付出了艰苦的努力。她很优雅,很幽默,也表现出了高超的编辑技巧。她是一位非常棒的编辑!威廉姆斯–康诺利律师事务所(Williams & Connolly)的鲍勃·巴内特(Bob Barnett)也为本书的推出做出了很大贡献,我们谨表感谢。

杰克·韦尔奇管理学院营销总监梅根·斯拉托夫–波克(Megan Slatoff-Burke)还为我们的稿子进行了润色,其独到的眼光让本书更出彩。

每个团队都需要一个欢呼的时刻。我们很幸运有一个伟大的团队——家庭。感谢你们忍受了我们的抱怨、哀叹和牢骚,并在最后成功之际与我们一同庆祝。

最后,如果没有罗塞娜·博得斯基(Rosanne Badowski)的宽容和坦率帮助,这本书不可能完成。罗塞娜从1988年就加入了杰克·韦尔奇的团队,担任助理。是的,1988年。今天,她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谢谢你,罗塞娜。我们保证,不会再出书了。

至少今后几年不会了。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商业的本质 \/(美)韦尔奇,(美)韦尔奇著;蒋宗强译. —北京 : 中信出版社,2016.4

书名原文:THE REAL-LIFE MBA

ISBN 978–7–5086–5833–9

I. ①商… II. ①韦… ②蒋… III. ①企业管理

IV. ①F270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6)第018449号

THE REAL-LIFE MBA.

Copyright © 2015 by Jack and Suzy Welch.

Published by arrangement with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Simplified Chinese translation copyright © 2016 by CITIC Pres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书仅限中国大陆地区发行销售

商业的本质

著者:[美]杰克·韦尔奇 苏茜·韦尔奇

译者:蒋宗强

策划推广:中信出版社(China CITIC Press)

出版发行: 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甲4号富盛大厦2座 邮编100029)

(CITIC Publishing Group)

电子书排版:张明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