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变与不变的逻辑

需要强调的是,本书着重讨论的是思维而非趋势。虽然本章也会向你揭示一些趋势,但是在了解了“四要素模型”之后你会明白,不管是在什么样的趋势之下,本书介绍的思维方法都是适用的。

未来趋势并不是未来学家关注的。我们所要关注的是更深层次的、结构性的、对未来有长远影响的恒定因素。在研究未来的过程中,我将变革的产生分解成了一个个最基本的因素,之后总结出了“四要素模型”。跟氢元素、氮元素、碳元素、硫元素是构成生命的四种基本元素一样,资源、科技、人口、管理是构成变革的四个基本要素。该四要素的变化速度通常滞后于趋势的变化速度,但其影响是长远的。接下来的部分我们会介绍这四个要素之间的关系。在了解了这些因素的关系之后,我们便能理解这四种要素以一种相对可以预测的方式所引发的变革。然而,我们无法预测的是变革的影响。

tu_1

图1

穴居人的生活方式

为了弄清楚这四要素是如何影响社会的,我们先看看50 000年前穴居人时代的人类社会的形成过程。我们通常这样描述穴居人的生活:他们围着篝火,手持长矛,准备或正在享受当天捕猎的成果。因为他们的生活方式非常原始,所以我们很容易就能从这个场景中总结出其中的四要素:大自然提供的食物和材料是当时的资源;长矛是当时的科技;人口是为数不多的部落成员;建立可以维系群体生活的部落则是管理的体现。

很长一段时间之后,人类最终学会了如何掌控这四要素并使其为自己服务。最初人类还手无寸铁地与自然界搏斗以求生存,而如今人类已经过上了非常舒适便捷的生活。随后本章会讲述这四要素在人类发展的每个阶段是如何起作用的,以及人类的每一次大跨越是怎样产生的(不包括那些大规模的灾难事件)。首先,我们来说说穴居人。

资源 穴居人的大多数时间都用来捕猎或是采集食物和木头、石头之类的物资,这样他们才能生火取暖、制造工具、建造基本的住所。他们的生活质量完全取决于周围的环境中是否有现成的东西。如果周围现成的东西不够多,或者发现不远的地方更加适于生活,他们便会去新的地方捕猎和定居。

科技 工具使穴居人能够从有限的环境中最大化地获取资源,并把这些资源转变成二次资源。比如,火可以把生肉烤熟,将其变成易于消化的食物;也可以将坚硬的矿石熔化,塑造新的形态;还可以将泥土烧制成容器。这些二次资源就有了新的功能,比如改善食物贮藏方式和居住环境,而且两者还可以相互促进。所以,旧科技又能促使新科技的产生。

人口 虽然当时一个部落的人口通常不会超过40人,但是这些早期的人类群体也非常注意自己的人口结构,要保证群体中的人口年龄比例和性别比例协调,以及人口基因的多样性。人口是除资源和科技之外的第三要素,因为一个部落能否繁衍下去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组成部落的人。生产力是关键。无论是生育繁衍的能力,还是提供更多劳动力、提高群体健康和创造财富的能力都取决于群体中的人。

管理 如何分配和管理群体资产——物资资源、科技资源、人口资源——是由法律和市场决定的。不管是在一个不到40人的部落中决定由谁捕猎、由谁照看孩子、猎物该如何分配,还是在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国家,资源分配、信息管理甚至人口管理也都是由每个社会的法律和市场规则决定的,都是为了应对周围环境的变化。然而,是什么引发了这些时代变革呢?答案很明显,就是我们所说的资源、科技、人口。

四要素的等级顺序

虽然我们从过去衣不蔽体进化到了现在能穿着太空服遨游宇宙,也从过去的穴居生活进化到了现在的智能生活,但是我们生活中仍然有很大一部分跟远古时期的人类是一样的。尽管我们拥有了更加舒适、便利的生活,但前面提到的四要素仍然是我们生活的基础。

这四个要素的等级顺序也是始终不变的。因为可利用的资源与生存的关系最为密切,所以资源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要素。它也是四要素中变化最为缓慢的,有时候甚至跟冰川变化的速度一样。资源的变化是一点一点产生的,比如物种的进化、矿物质的形成、气候的变化、板块的移动,当然也包括人类的活动。然而,这些缓慢的变化、压力的累积会在自然界中转变成海啸、地震和飓风等恐怖的剧变。这些极具毁灭性的自然灾害时刻提醒我们,资源是这四要素中最为重要的一项。资源的变化随时能让人类无力应对;只需要一场海啸或是地震便会让人类明白,资源才是影响变化的首要因素。

在这个等级顺序中排名第二的则是科技。通过工具和知识我们将手中的资源转变成了新东西,正是这些具有新功能的东西使我们对世界的认识不断扩展。科技赋予人类新的能力,让人类能够摆脱身体上的限制进行创造并发现新事物。一些看似简单的工具却对人类产生了非同寻常的影响。例如,显微镜和望远镜为人类认识生命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角度,让人类的信仰和伦理观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也促进了医学和自然科学的发展,同样也激发了我们的想象力,促使我们去想象地球之外的浩瀚宇宙。

人类的知识是不断更新的。科技创新建立在过去知识的基础之上,所以随着知识的不断积累,科技发展的速度越来越快,仅受限于人们对科技发展的理解程度。比如,当干细胞与组织工程第一次为大众所知的时候,人们一致的反应是:“天啊!等等!这岂不是意味着在实验室就能培育器官?这合理吗?这合法吗?”所以,相关研究进程便慢了下来,人们把重点锁定在这些基因工程和再生医学技术对社会的影响上。

在四要素中排名第三的是人口。人是生产者。我们通过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进行生产,通过孕育后代创造更多的生产者。人口结构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需要足够的适龄劳动人口来养育青少年和照顾老年人,男女比例协调才能顺利地繁衍后代。同样重要的是,社会中的每个人都应该和其他人有共同的价值观,协作互赢,为了集体的利益承担相应的责任。

正是由于集体的生产力远大于个人的生产力,所以才形成了社会群体。但是要让群体有效地协同工作,明确的条款规则是必不可少的。群体中人们具体要做什么,如何进行生产,资产如何分配都是有明确规定的。这便是管理的角色,也是四要素当中的最后一项。

管理的第一个工具是法律。法律告诉人们哪些事情能做,哪些事情不能做;规定了由谁来制定法规,以及违法者应该承担什么样的惩罚。第二个工具则是市场。市场根据生产的产品质量和数量对个人或集体给予相应的奖赏。

不管是君主制政府、独裁制政府、民主制政府、神权政府或是其他形式的政府,其本质都是管理社会群体的一个架构。同样,根据对生产力和劳动回报的管理方式的不同,也有不同的经济制度,包括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但不管是什么样的经济制度或政府形式,不管它是如何运作的,它们都会制定规则让其民众遵从。

在四要素当中,管理也是对变化最为敏感的一个要素。在资源、科技和人口变化的时候,法律和市场规则都会迅速改变以应对环境的变化。

为了让大家更好地理解这四个要素,接下来的4章会介绍一些具有远见的思想家——有当代的,也有过去的——他们都是在自己的“要素领域”中具有未来思维的代表人物。

资源:道格·卡梅伦(Doug Cameron)是生物燃料技术领域的科研带头人、技术创新者,也是该领域的风险投资人。

科技:伊克巴尔·卡迪尔(Iqbal Quadir)是格莱珉电话公司(Grameenphone)和生物能源公司Emergence Bioenergy的创始人,也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列格坦发展和企业家中心(Legatum Center for Development and Entrepreneurship)的创始人和董事。该中心旨在帮助草根企业推广创新,并通过这样的方式促进低收入国家的经济发展。

人口:托马斯·马尔萨斯(Thomas Malthus)是18世纪的政治经济学家,当时他曾发出一个让世人感到震惊的警告——地球所能承载的人口是有限的,而人口终将超出地球的承载能力。奥古斯特·孔德(Auguste Comte)是19世纪的法国哲学家,他提出了“人口决定社会的命运”的说法。戴维·布卢姆(David Bloom)是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其“人口红利”的观点在2011年被《时代杂志》评为“影响世界的十大观点”之一。

管理: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是美国经济战略研究所所长,前美国贸易谈判代表,现任的白宫顾问,也是许多跨国公司、公会和世界各地多个政府的顾问。其主要关注的是如何应对全球化和提高竞争力的问题。

上面这些人的故事会让你明白当今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以及环境问题为何都源自于这四要素。它们恒定存在,可以预测,并且构建了我们的世界。在你明白了各个要素如何合力推动变革之后,你不仅能够规避风险,还能发现新的思想和机遇。刚刚萌芽的想法、技术以及市场在早期都有迹可循,你注意到并收集了这些迹象之后便可以将它们变成宝贵的素材,用在右脑的创新过程中。本书的第二部分将介绍右脑的创新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