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科技引领人类未来

如今,人们口中的科技通常指的是电子产品,然而这个词涵盖的内容不仅仅是那些能发出光亮和声音的电子玩意儿。从本质上讲,科技指的是解决问题的技巧、发明创造的能力,以及利用简单的原材料生产出其他产品的技术。

科技涵盖的学科也非常广泛,包括科学、艺术、工程学、机械学、软件以及专业技术能力等。有了科技,我们才能发明创新;有了科技,我们才能摆脱自然界的束缚,看到以前看不到的景象,了解以前不知道的知识,做以前做不了的事情。比如,一年四季都可以种植和保存食材,在太空中遨游,寿命比远古人类延长了40多年,在培养皿中培育出鲜活的心脏等。

科技进步以及推动科技进步的知识的获取都是一个不断累积的过程。任何一项创新都建立在之前不断探索、积累的基础之上。阿基米德借助三角函数公式这个工具推算出了圆周率π。这个先进的几何公式随后被应用到了望远镜的制作工艺当中。伽利略又通过望远镜发现,地球并不是宇宙的中心,太阳才是。根据伽利略的理论,牛顿测出了光速。为了解释光速,爱因斯坦开始研究次原子粒子,他的研究又催生了一个新兴的科学研究领域——量子力学。

不管你是否意识到,如今我们每天使用的电便是科学知识传承的体现。晶体管是量子力学的产物,几乎是目前所有日常电子产品的重要元部件,手机、电视、电脑以及汽车都需要晶体管。有了量子力学,你才能在车里接收到GPS(全球定位系统)的导航信号,做激光手术,播放CD(激光唱片)、DVD(数字多功能光盘)或BD(蓝光光碟)。量子力学也给许多新的能源技术开辟了道路,比如我们未来所要依靠的太阳能电池和燃料电池。

我们利用科技创造文明、建造基础设施、打赢战争,让人们有吃有穿并促进交通便利。有了科技,我们不仅能更好地表达和交流观点,还能拥有更丰富的娱乐活动和创新。除此之外,科技还让烹饪和清洁变得简单,让我们能更好地关心我们爱的人。我们还利用科技生产产品,提高生产效率以及改善环境。同样,教育、宗教、科学以及艺术领域的科技应用也非常广泛。

伊克巴尔·卡迪尔的例子告诉我们,科技能够为社会和文化带来深刻的影响。

华尔街的电脑系统崩溃了

1971年,生活在孟加拉国(当时被称为东巴基斯坦)的卡迪尔一家从家乡杰索尔搬到了卡迪尔爷爷奶奶所在的村庄。由于正值解放战争,城市里每天暴力冲突不断。搬到这样一个远离城市的宁静村庄之后,卡迪尔一家的处境就相对安全了,孩子们也能继续完成学业。虽然在这个小村庄只生活了一年,但这段生活足以让他们经历多数孟加拉人每天都要遇到的问题。在孟加拉国,这样的村子几乎没什么钱,基础设施更是毫无指望。大部分村民出门办点儿小事都得花上一天的时间。

伊克巴尔对这种不便深有体会。有一天,母亲让他去给生病的弟弟买药。买药需要去6英里外的另一个村子。然而,当伊克巴尔终于赶到的时候,药店已经关门了。不巧的是,药店老板这天正好出去办事,根本不在家。就这样,伊克巴尔耽误了一天的学习时间,药店老板也错过了一笔生意。庆幸的是,伊克巴尔的弟弟病得并不重,否则一条生命可能也就这样没了。出门买药这件事改变了伊克巴尔的一生,也改变了孟加拉国的未来。

多年以后,当时在华尔街投资银行工作的伊克巴尔经历了非常沮丧的一天。这一天,华尔街的电脑系统崩溃了,没有内部网络(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伊克巴尔就没法工作。这让他联想起了当年去药店买药时空手而归的那种感觉。尽管这两次令人沮丧的经历发生的时间、地点都不相同,但伊克巴尔渐渐意识到两者在深层次上有许多共同之处。伊克巴尔发现:通信技术可以有效地帮助人们安排工作和分配资源,从而提高生产力。如果人们能够更轻松地生产出更多的东西,那么整个体系中每个人获得的财富就更多了。伊克巴尔突然意识到,利用通信技术可以提高生产力,生产力提高了经济便可以随之增长,而贫穷的孟加拉国可以通过这种方法改变现状。

科技创新改变国家命运

这一发现让伊克巴尔兴奋不已,因为所有的谜团现在都有了答案:“连通性就是生产力。”这一刻伊克巴尔灵感迸发,也就在这一刻他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他意识到,孟加拉国同胞与现在华尔街同事之间的最大区别就在于科技的差别。从此以后,伊克巴尔便全身心地投入到孟加拉国的电话普及事业中去了。

一项简单的科技对村庄的经济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手机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假如伊克巴尔小时候有手机,他就可以打电话提前知道药店的营业时间。手机也可以让农民定时获得农贸市场的最新资讯,让他们知道最新的需求变化和价格波动。手机还可以让农民充分协调收割与运输,这样在计划和操作上可以获得更高的效率。简单来说,伊克巴尔认识到,不管在哪个领域,便捷地获取和传递信息都是非常有必要的。

他还认识到,孟加拉国的人民改善生活状况的唯一方法就是先获取生产工具。有了生产工具,人们的创新能力、工作理念和创业热情就能够解决剩余的问题。

他还批判了当前存在的一些社会问题。世界上贫穷国家的经济发展主要靠大型非营利机构(比如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捐赠以及政府贷款或拨款。然而,尽管发达国家不断地增加援助,但这对贫穷国家人民的生活水平的影响却非常有限。

从整个人类历史来看,科技创新推动人类不断地扩大生产规模。有了渔网,一次只能打捞一条鱼的低效率就成了历史。有了犁,耕地效率大大提高,收成也翻了几番。有了水磨,研磨粮食的效率得到大幅提高。自行车让每个人都能自由出行。缝纫机拉开了制造业的序幕。蒸汽机使人口迁徙和货物运输更加便利。

之后的科技创新使人类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科技进步推动了生产力的提高,人类社会也随之变得更加繁荣。新科技不仅能够改变农业和工业生产模式,而且能够重新构建整个社会。科技的每一次进步也会削弱专制君主、封建帝王等统治阶级的权力,会让权力的分配更加公平和民主,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科技本身是可以分配的,而且人人可以拥有。这也让伊克巴尔看到了未来的景象:小小的手机能改变一个人甚至一个国家的命运。

把电话技术带到孟加拉国的想法萌生以后,伊克巴尔接下来的一生都在为此努力。他立刻辞掉了投资银行的工作,潜心研究如何帮助孤立无援的穷人们建立起联系。伊克巴尔知道,要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克服许多现实困难。要想建立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需要解决3个核心问题:

·基础设施问题:修建的手机信号发射塔和手机配送中心怎样创造回报?

·商业运作问题:日收入不到1美元的人怎样才能买得起手机?利润从何而来?

·风险投资问题:向没有基础通信设施的地区、买不起手机的人推销手机,这样的生意谁会愿意投资呢?这笔买卖可不好做。

伊克巴尔于1993年开始调查时,孟加拉国500个人里面只有1个人有电话,农村甚至一部都没有。要想拥有一部电话,人们需要先申请,然后等上5~10年才有可能被批准,之后还要交500美元的初装费。当时的电话使用的是模拟信号,而且常常出故障。整个孟加拉国当时只有一家通信供应商。

伊克巴尔花费了4年的时间才制定出一套可行的方案。在这4年当中,虽然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但他还是克服了重重困难并且争取到了政府的参与和支持,相应的基础设施建设也有了新发展。最重要的是,他的方法使每天收入不到1美元的人也买得起手机。

把奶牛换成手机的启示

孟加拉国的另一家机构也想出了一个可以让穷人获取资源的新方法。这家机构就是格莱珉银行。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在1976年创立了格莱珉银行(在孟加拉语中,“格莱珉”的意思是“农村”或者“草根”,因此该银行也叫孟加拉乡村银行),这家银行建立了一套针对穷人的小额信贷系统。在孟加拉国,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小额贷款,许多人的生活状况得到了极大改善。过去,村民们贷款后必须向中间商支付高额的财务手续费,以至于挣的钱差不多都拿去充当手续费了。格莱珉银行推出的这套信贷系统解决了这一问题。这套系统的创新之处在于,格莱珉银行放贷的时候并不需要任何抵押,只需要贷款人的还款承诺。下面这个例子就是一个典型模式:一家人用申请的贷款买了一头奶牛来耕地和产奶,这家人的收入随之增加,因此也就有能力按时还贷了。

这套信贷系统激发了伊克巴尔的灵感:“为什么不能把奶牛换成手机呢?”换句话说,既然可以用小额贷款购买粮食和牲口,那为什么不能用来购买电话呢?伊克巴尔去药店的亲身经历就已经证明,电话能够产生立竿见影的经济效果:只用打一个电话就能省下花在路上的大把时间,而这些时间可用来工作以增加收入,所以电话对经济的促进作用非常明显。比如,有了电话,农民便可以知道远方市场最新的农贸价格,从而使自己的农产品利益最大化;养殖户的牲畜要是生病了,便可以通过电话及时联系兽医或者订购药物。一项研究调查显示,一部电话从开始使用到报废的成本(包括修建手机信号发射塔和交换连接装置的费用)是2 000美元,但是在这段时间内一部电话能所提高的生产力能够创造的经济价值是5 000美元。由于电话的经济价值远远超出了其成本,因此贷款买电话从经济角度考虑也是非常划算的。

格莱珉银行对伊克巴尔普及电话的计划至关重要,因为格莱珉银行是一家颇受尊敬的老牌银行。对于伊克巴尔的计划来说,格莱珉银行不仅能够吸引投资者,还能获得政府的许可。此外,格莱珉银行在许多村庄都有支行,所以也可以此为基础建立手机配送网络。

另一个亟待解决的是硬件问题。作为挪威的龙头通信企业,挪威电信公司(Telenor)敏锐地捕捉到了孟加拉国人民对电话的迫切需求及其背后巨大的市场价值。挪威电信公司的参与解决了硬件问题。然而事实上,面对这样的市场,许多其他的通信公司都选择了回避,他们认为在穷人身上投资是没有回报的。在他们眼里,要是这些人穷得连自己的家人都养不活,那就肯定不会花钱买手机。通过与格莱珉银行和挪威电信公司的合作,伊克巴尔终于建立起了一种商业模式,所有参与者(包括孟加拉国的人民、银行和通信公司)都能从中获益,而随着人民收入的提高,政府也可以从中受益。

预测与成功之间

伊克巴尔认识到,科技的普及不仅能改善孟加拉国人民的生活,还能改变整个国家。

人们掌握了科技以后,个人收入会因此得到提高,地方经济也随之增长,人们所享有的自由和民主权利也随之增多。此外,科技让农民们认识到自己还能生产出更多的粮食,所以经济生态圈也因此逐渐扩大。电话配送和通信服务的需求也创造了修建和维修手机信号发射塔的工作机会;当人们能够用手机获得更多收入的时候,就会有更多人购买电话和通信服务。

1997年3月26日是孟加拉国独立纪念日,格莱珉手机就在这天正式发布。如今,格莱珉手机在孟加拉国的任何地方都有信号。全国共有3 700万手机用户,其中许多人用的是社区手机。伊克巴尔创立的电话公司自身运营也非常成功,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正如伊克巴尔之前所预料的那样,在格莱珉手机上的投资对孟加拉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格莱珉手机在手机网络方面的投入超过了10亿美元,在之前没有手机信号发射塔的地方都修建了基站。

·格莱珉手机公司是孟加拉国纳税最多的企业之一。

·1 600多个村落都有格莱珉手机客户服务点,全国82个城市都有格莱珉手机中心店。

·格莱珉手机直接养活了旗下的15万员工,其中包括格莱珉手机、手机充值卡的批发商、零售商以及手机承包商等。

·格莱珉手机支持手机银行和移动支付功能,这对农民的影响也是巨大的。此外,格莱珉手机还专门设立了医疗服务专线,并且实现了联网。预计到2020年,格莱珉手机的手机上网用户将达到2 000万人,这将进一步刺激经济的大发展。

伊克巴尔的目标是提高每个人改善自己生活状况的能力,并促进整个经济生态系统的发展,进而使整个国家实现可持续发展。手机便是这一变革的载体。作为格莱珉手机最初的用户之一,莫诺娃那·塔鲁德(Monowara Talukder)的故事就非常典型。在巴基斯坦《黎明报》(Dawn)2010年的一篇报道中,巴基斯坦联合通讯社提到,当1997年手机运到孟加拉国时,塔鲁德就是第一批申请购买手机的人之一。作为4个孩子的母亲,塔鲁德愿意冒险一试。对于当时的她来讲,购买手机是一项巨大的支出。她希望借助手机实现其创立凉茶公司的梦想。[或许你在商店的货架上看到过她公司生产的“图尔西”(Tulsi)凉茶。] 她的手机成了一个一体化的办公中心:开拓茶叶市场,接受订单,监管配送。不需要办公室,也不需要展厅,塔鲁德用手机就能办公。2010年,凉茶公司已颇具规模,共雇用了1 500位农民,产品远销世界各地,比如澳大利亚、科威特和尼泊尔。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一切都是通过一部陈旧的诺基亚手机上的一条条短信实现的。塔鲁德说:“我(最近)去了一个绿色商品展销会,然后将我的手机号码放在了我们的宣传海报上,之后国外订单就源源不断地来了。”

移动互联时代的商业革命

伊克巴尔的手机事业刚起步时,人们都认为他疯了。伊克巴尔开玩笑说,当时大多数人都认为“手机是专门给雅皮士准备的”。然而,随着格莱珉手机的成功,人们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手机不再是那些赶时髦的有钱人的专属物品,而是“大家都买得起的好东西”。人们对手机的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也正是人们对颠覆式创新的典型态度:刚开始的时候,新理念与人们的传统认知相矛盾,所以被认为是“疯狂的”,至少是极有风险的;然而新事物被广泛应用之后便不再显得新奇,也更容易被接受。这正是新事物从被否定到被认可的过程。

手机不是伊克巴尔发明的,自下而上的变革是社会变革的动力这一经济理论也不是伊克巴尔提出的,伊克巴尔的贡献在于他对未来远见的坚持以及为之付出的努力。正因如此,他才能建立起一种既能赢利又能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这种商业模式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这种模式能让许许多多的人获得提高生产力的手段。

正是手机的特殊功能让它能够得到广泛应用:

·对不识字的人来说,手机是必备工具。这样一个平等的平台向所有人打开了掌握现代科技的大门。比如,计算机革命就是通过手机传递到了世界各地。

·手机能快速地带来经济效益。

·(根据摩尔定律)电脑芯片的处理能力每两年就会翻一番,芯片本身也会越来越小,所以电子产品的成本也会越来越低。手机需求量的递增也会让手机越来越便宜。

伊克巴尔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他能洞察到那些能改变未来的科技进步。他发现了新兴市场的需求以及小额信贷的潜力,并及时地抓住了这一机遇,将“连通性就是生产力”理念及时地传递给了孟加拉国的人民。

除了孟加拉国,格莱珉手机的运营模式在非洲和其他亚洲国家也取得了成功。借助这一模式,手机以及宽带就能够在像孟加拉国农村这样的没有通电的欠发达地区得到推广。这些科技极大地提高了个人的生产力。伊克巴尔的例子也证明,除了自上而下的援助,我们还可以通过为大众创造商业机会的方式帮助人们摆脱贫困。自上而下的援助只会让权力掌握在极少数人手里。

伊克巴尔将个人的经济权利称为“能够拉动其他所有马车的领头马”,其他的马车包括教育、就业机会、基础设施建设、社会变革等。全世界人民都是这一理念的见证者:手机和社交媒体在救灾工作中成为重要工具,也是呼吁政府和企业公开透明的重要渠道。

伊克巴尔始终坚信自己的愿望是可行的,同时也下定决心来实现这一愿望,这也正是他面对诸多质疑的声音仍能坚持下去并最终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伊克巴尔坚持不懈地努力了4年,将自己推广手机的事业作为一种商机呈现给大家。伊克巴尔说,在这一过程中他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大家对世界贫困人口根深蒂固的偏见:贫穷的国家没有资源、穷人没有更多的资金供他们自由开支、他们不关心品牌、他们的诚信度低等。或许最大的偏见是,人们之前普遍认为科技的发展需要政府的补助(也意味着自上而下的管理)。然而,通过激发并提升贫困人口的生产力,政府反而会有更多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