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垄断的本质是对勤劳者课税

从完全竞争到垄断:经济学家约翰·希克斯爵士曾说,垄断的最大好处,就是平静的生活。

我们已经讨论了经济学家如何从微观经济的观点来看经济。也许可以把这个观点总结一下,即:微观经济牵涉到市场上(商品、劳动力与资本市场)供给与需求互动的力量。从本章起,我们要讨论这些市场力量走偏的状况。例如,厂商追求获利对整个社会来说是一刀双刃。获利的欲望,促使厂商生产高质量、低成本的创新产品,造福了消费者。但是,追求获利也会鼓励厂商哄抬价格、对质量不够用心、不诚实、制造污染等不受欢迎的行为。政府在经济上所扮演的角色之一是制定法规架构,鼓励追求获利的正面结果,并抑制上述黑暗的经济力量。本章将讨论独占或垄断和其他不完全竞争的市场是如何运作的,下一章将讨论政府消除竞争行为的政策。更后面的章节则研究在没有规范的市场中可能发生的种种问题,包括污染、贫穷、收入不均、功能失调的保险市场等。

在谈企业如何竞争之前,我们应该花点时间探讨“企业”的含义。在美国,企业规模从一人公司到超大型公司都有。企业所有权可分三类:独资(proprietorship)是由单个人所有;合伙(partnership)是由一群人所有;公司(corporation)则是有法律实体的组织,独立于其持有者,可能由一人或一群股东所有。21世纪最初10年初期,美国大约有1800万家独资企业、200万家合伙企业以及500万家公司企业。虽然公司在数量上不是最大类别,但在规模上占主要地位。这500万家公司的营业额约为20万亿美元,而200万家合伙企业的总营业额只有约2.5万亿美元,1800万家独资企业的营业额则约为1万亿美元。

美国经济涵盖的产业类别非常广泛。如果翻阅政府的统计数据,你会发现主要的产业门类包括:农业、采矿、公用事业、建筑、制造(当然,这里面包括了很多不同的产品)、零售(这里也有很多不同的产品)、交通、电信、广播、金融、房地产、专业与技术咨询、废物管理、教育、医疗、艺术、娱乐、餐饮、食品、汽车维修、清洗……这个名录会很长。你可能会认为,几乎每个人都在大公司工作,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500人以上规模的企业只雇用了约全国职工总数的一半,另一半职工是由500人及500人以下规模的企业雇用的。其中,20人及20人以下规模企业雇用了大约1/5的职工。在美国,每个经济年度差不多新增50万家企业,同时会有近50万家企业倒闭关停。你可能会认为这些新增的企业都是些小企业,实际上,这些新成立的企业中,有好几百家是500人以上规模的企业。

四种竞争类型

任何类型的企业,在任何规模、任何产业下,都可能会涉及四种不同的竞争类型。想象这四种类型分布在一条光谱上:一端是“完全竞争”(perfect competition),有很多小企业在制造几乎一样的产品;另一端是“垄断”(monopoly),单一生产者在特定市场几乎拥有全部的营收;介于两者之间的是“垄断竞争”(monopolistic competition),是指很多企业争相销售稍微不同的产品,例如每家餐厅都卖食物,但所提供的东西各有不同的风格与质量;最后是“寡头垄断”(oligopoly),它有点接近垄断,只是并非由一家企业囊括全部的市场营收,而是少数企业在特定市场拥有大部分或全部营收。以下仔细讨论每种类型。

完全竞争产业的主要特征是价格接受(price taking),也就是说,完全竞争的企业必须接受市场给定的价格。这些产业的厂商别无选择,原因是消费者很容易找到替代品。如果完全竞争的企业把产品价格提高一块钱,那么消费者就会去其他厂商那里购买同样且更便宜的产品。企业可以很容易进出一个完全竞争的产业,这是因为产品简单易做,通常是众所周知的物品,如袜子、木螺丝之类。在这种竞争环境中,价格会密切反映生产成本,因为竞争迫使价格降到最低,仅高于生产成本。因此,完全竞争市场中的企业,大都只能赚取同样低的利润。

根据教科书里的定义,真正的完全竞争就像是实验室里的纯气体:它是理论上的极端情况,而产品也很少是一模一样的。人们可能偏好某种风格和颜色的袜子,或偏好某种螺丝起子与木制螺帽完全贴合的感觉。还有很多要考虑的,例如供给的可靠度或产品质量。但完全竞争的概念(产品一模一样而以价格竞争)可以作为有用的比较基准,一些日常生活用品,例如汽油、电视机和农产品,在市场上的运作很接近完全竞争,许多产品几乎一模一样,而且价格竞争激烈。

光谱的另一端是垄断,单一卖家在特定市场拥有全部或大部分的营收。例如,微软在20世纪90年代晚期与21世纪最初10年早期,主宰了计算机操作系统的市场;大约20~30年前,IBM主宰了大型计算机市场;施乐曾经主宰复印机市场;美国邮政服务公司至今仍主宰邮件投递市场。大部分人无法选择由谁来收集垃圾或提供电力,这些通常也是垄断,只不过是属于当地或区域性的垄断。

要如何才能达到垄断状态?通常是用一些障碍,阻止其他厂商进入市场。例如,假设进入障碍是某项技术专利,比如药厂发明了新药,拥有这项专利的药厂就成为唯一能制造这种药物的厂商(至少在某一段期间内),因此它可能是同业中唯一卖这种药的公司,进而垄断了市场。事实上,赞成专利的经济论点是:允许专利在一段期间内的独占地位,可以促进创新。这种有限制期的垄断,其权衡取舍的是公共的利益。

有些垄断是由法律创造出来的。例如,美国邮政服务公司在邮件市场有独占地位,而在美国大部分城市,当地政府在垃圾收集市场有独占地位。另外一个进入障碍是所谓的“自然垄断”。当这个产业出现规模经济现象,提供大型、稳定的企业胜过新进企业的优势时,就会发生自然垄断。例如,相对于小型太阳能发电厂,一座大型水力发电水坝可用较低的平均成本生产电力。一旦有了水力发电,小型电力生产者就很难进入市场,即使它们可能在成本上有竞争力(如果它们也可以用较大的规模来生产)。若产业中所有大厂都合并,或至少同意一起行动,理论上也会发生垄断,但以反托拉斯法而言,这是违法的行为。

和完全竞争市场不同的是,独占企业在市场有设定价格的能力,可让价格高于生产成本,因此可赚取较高利润。独占企业会根据该产品的需求弹性来定价,如果产品的需求很没有弹性,那么独占企业就可以提高价格,而需求量只会小幅下降。我们再回头来看垄断某种药品的药厂,如果那是唯一有效的药品,病患势必会为它付出大笔金钱。

然而,垄断者不一定只是从金钱上得到利益。经济学家约翰·希克斯爵士12(Sir John Hicks)曾说:“垄断的最大好处,就是平静的生活。”没有竞争者,厂商就可以放松;而在一个完全竞争的市场中,你一刻也不能放松。19世纪的英国经济学家、哲学家约翰·斯图尔特·密尔13(John Stuart Mill)说过:“没有竞争的地方,就有垄断。垄断的本质就是对勤劳者课税(如果不是掠夺),它之所以能这么做,是因为懒惰者的支持。”在最坏的情况下,独占企业有两个选择,不是变得懒散、无效率,就是有能力通过较高的价格榨干消费者。

垄断竞争的本质,较接近完全竞争而非独占。当很多厂商借由销售“差异化”的产品(意即产品相似,但不是一模一样)来竞争时,就会出现垄断竞争。例如,你去商店买裤子,你可以买牛仔裤或卡其裤,也可以买羊毛裤,然后你可能去不同店家选购这些商品。这些商店竞相销售裤子,但它们不是一模一样的产品。另一个差异化的例子是地点,你可能每周会在下班开车回家的路上加油,却不曾光顾离你回家路线不远的加油站。或者厂商可能会为买家提供不同的激励:我应该在打八折的A网络商店买这本书呢?或是在提供免费运送的B书店呢?

和独占企业一样,垄断竞争的厂商也有一些设定价格的能力,可根据需求弹性来定价,但它提高价格的能力不像独占企业那么大,它仍需考虑竞争者的价格。此外,垄断竞争市场没有进入障碍,可以开更多餐厅,可以有更多服饰店,也可以设更多加油站。因此,如果卖烧烤的餐厅在你家附近流行起来,那么就会有更多烧烤餐厅陆续开张。由于这种进入与退出市场的过程,垄断竞争的厂商在短期可以赚到比平常高的利润,但长期则不然。厂商们的利润越高,对想进入的竞争者而言就越有吸引力,然后更多的竞争就会把价格与利润越压越低。

从消费者的观点来看,垄断竞争的好处是它为企业提供了强大的动力,去发现趋势、产生创新以及提供多样化产品。经济学家没回答的问题是,自由市场是否能提供适量的多样性。我们大多喜欢丰富多样的世界,不会愿意生活在全穿蓝色牛仔裤和白色T恤、每天吃白面包和奶酪三明治的世界,即使这个社会只生产一种牛仔裤、T恤、奶酪与面包会更有效率。相反,就算我们有数百款篮球鞋或香皂可选择,我们实际上会生活得更好吗?答案还是不一定。

最后,寡头垄断的本质较接近独占而非完全竞争,是指一些厂商在一个特定市场拥有大部分或全部的营业额。例如,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主宰了软饮料市场的营业额。对于任何寡头垄断市场而言,关键是厂商是否彼此激烈竞争,如同完全竞争一般使得利润下降,或者它们是否(也许是不公开的)共谋使价格维持在高位,就像独占一样。

企业领导人通常不太赞成竞争。毕竟,你是想经营一家完全竞争的企业(为了蝇头小利和很多竞争者厮杀)还是一家独占企业(公司有很大的定价自由,可改变生产方法以及获取高利润)?竞争让商人过得非常辛苦。相反,消费者应该赞成竞争,因为竞争可以提供更低成本的创新产品,市场竞争是对消费者最有利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