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不用扩大贸易就很富裕的国家根本找不到

国际贸易利益:相似商品的跨国界贸易会给国内生产者带来更激烈的竞争,而竞争有助于低价和创新。

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赞成国际自由贸易,我也是。但是,即使我相信贸易就整体而言是有帮助的,也仍需考虑它的成本与效益。

先从一些基本观念开始探讨。最近几十年,全球化(这个时代的流行语之一)的程度如何?有一个简单的衡量指标,就是出口占全球GDP的比例。20世纪50年代,全球出口大约是全球GDP的7%,目前大约是25%,因此出口已增长到原来的三倍以上。美国经济也有类似的模式,20世纪50年代,出口大约占美国GDP的3%,到了21世纪最初10年中期,已占到GDP的12%,贸易增长同样在三倍以上。人们谈起全球化,所谈的其实正是这个趋势。

国际贸易为什么能为所有参与的国家创造双赢?有几个理由。来自贸易的潜在利益可以分为三大类:绝对优势(absolute advantage)、比较优势(comparative advantage)以及动态增益(dynamic gains)。

从贸易条件来看,如果一个国家可以用比另一个国家更高的生产力来制造某商品,无论是每小时有较高的产出,还是达到同样产出的投入要素较少,那么这个国家就具有经济学家所说的绝对优势。举例来说,假设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美国与沙特阿拉伯。相较于沙特阿拉伯,美国在种植小麦方面有绝对优势,而沙特阿拉伯在生产石油方面有绝对优势。这并不是说沙特阿拉伯没有农田,或是美国没有石油,只是说一个国家对特定商品的生产力胜过另一个国家。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它们发挥自身的绝对优势并彼此交易,它们就可以用较低的成本生产自己想要的小麦与石油。发挥自身的优势,两个国家都会变得更好。

贸易利益的概念简单易懂,但我们现在要想象一个更困难的情况:一个国家在所有领域的生产力都有绝对优势,另一个国家在所有领域都有绝对劣势。在这里,我以美国与墨西哥为例,这个说明方式并非完全公正或准确,但还说得通。相较于墨西哥,虽然美国拥有教育程度较高的工人、较新的资本设备,以及较好的通信、电力与运输等基础设施,但我们仍可以把美国与墨西哥之间的贸易看成对双方都有利的事情,比较优势的理论可以解释其中缘由。

一个国家在生产某商品或服务时,若生产力优势最大或生产力劣势最小,我们就说该国生产这项商品或服务有比较优势。举个例子,假设我有两份主要工作——编辑经济学文章和打字,再假设我有一个秘书,我做这两份工作的速度比秘书快,我在这两个领域有绝对优势。这样一来,我应该做这两份工作吗?当然不。相较于我的秘书,我可能在编辑经济学文章方面有较大优势,在打字方面只有较小优势。我每天只有这么多工作时间,如果我专注于编辑(此时我的生产力优势最大),雇用一个秘书来打字,那我就可以完成更多工作。

回到美国与墨西哥的例子上。从较高的生产力来看,相较于墨西哥,美国在生产计算机方面非常有优势,在生产纺织品方面则是稍微有优势。这样一来,美国应该生产所有的计算机与所有的纺织品,并且在这两个领域与墨西哥没有任何贸易往来吗?非也,理由就如同我不应该同时编辑文章与打字一样。如果美国专注于计算机生产,而墨西哥聚焦于纺织品生产,那么这两种商品的总产出就会变得更高,然后这两个国家可以彼此贸易,这样双方都会变得更好。

贸易竞争的好处

绝对优势与比较优势都是关于国家之间的贸易,两国有不同的生产力且销售不同的产品。然而,全球贸易有一半以上是在情形类似的国家之间发生的,尤其是全球的高收入国家,例如美国、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以及欧盟国家。这些国家之间的很多贸易牵涉到购买与销售相似的产品:例如美国从欧洲进口汽车,也出口汽车到欧洲;或是日本出口计算机到美国,也从美国进口计算机。此外,彼此有贸易往来的高收入国家,大致上也有类似的薪资水平。

这种相似产品的贸易,对两个国家的经济有什么好处呢?第一个好处是使较小的国家善用规模经济。像英国这样的中型经济体,如果有一大堆汽车厂商且没有国际贸易,每家厂商势必会很小,因为英国买车的人只有那么多。这类厂商无法善用规模经济,无法像大型汽车厂商那样用较低的平均成本来生产。当英国的一些汽车大厂能同时为国内消费与出口而生产时,它们就可以善用规模经济。

这种贸易的第二个好处是多样性的利益。再想象一下英国这样的中型经济体,一家汽车大厂可以供给该国一年所需的所有汽车。但由于规模经济,这家汽车大厂也许只能在一款车型上做得非常好,例如生产小型、节能的城市汽车。如果英国市场想要很多不同车型(小型车、家庭房车、跑车等等),就可以通过国际贸易来获得多种选择。

相似商品贸易的第三个好处,是使产业的专业化程度更高。有时,这被称作“价值链分解”,例如汽车是由很多部件组成的,有低技术部件(例如座椅外层的布料),也有高技术部件(例如计算机和引擎),再进行组装。类似国家之间进行贸易时,汽车的某些部件在某国制造,其他部件在他国制造,然后在另一个国家组装。如果这个过程允许每一方专注于特定、专业的任务,那么它们都可以变得更具生产力。

相似商品贸易的第四个好处,是可以促进知识与技能的流动。几十年前,日本公司发明了所谓及时化生产的存货管理系统,让存货维持在很低的水平,而且物料只在需要的时候才运送到工厂。对一些产业而言,这是一个很有效的生产统筹方法。美国从日本那里学到了这个方法并加以利用,于是有了观念的交流,而不只是商品与服务的贸易。

最后,相似商品的跨国界贸易会给国内生产者带来更激烈的竞争,而我们也知道,竞争有助于低价和创新。

扩大国际贸易的国家与经济增长良好的国家,两者在实证上有很强的相关性。此外,不用扩大贸易就很富裕的国家根本找不到。几年前,世界银行曾针对该主题发布过一份研究报告,它们把全球经济划分成两个群体:全球化的国家,其出口占GDP的比例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翻了一倍;非全球化的国家,其出口占GDP的比例在这段时期下降。全球化的国家,包括中国、印度、墨西哥,以及全世界大部分的高收入国家,总共大约30亿人,其人均GDP在20世纪90年代每年增长5%。非全球化的国家,包含非洲大部分国家、中东和俄罗斯,其人均GDP在同期每年平均下降1%。

全球化下的国界壁垒

然而,国际贸易只是有助于经济增长的众多因素之一,可能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教育程度低、投资少、运输与通信基础设施缺乏、贪污腐化、法律不健全的国家,即使扩大国际贸易,也无法挽救一国经济。此外,全球化的好处是实实在在的,但这些好处是产业重新整合,并把当地经济导向全球经济的结果。

全球化的程度到底有多深?全球经济有多接近无国界市场?也许令人惊讶的答案是,即使是在21世纪,国界也仍然是很重要的因素。让我来提供一些佐证。

衡量国界重要性的一种方式是把国界内(大都会区、州或地区)的贸易与跨国界的贸易做比较。如果国界不重要,那么跨国界的贸易应该与国内各地区之间的贸易大致相同。举例来说,1995年,加拿大皇家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约翰·麦卡勒姆(John McCallum)做了一项研究,比较了加拿大各省与美国各州之间的贸易。研究显示,把距离和当地经济规模做调整之后,加拿大各省之间的贸易将是它们与美国各州之间贸易的20倍左右。后来的估计倍数稍有下降,但我们仍可以看到,全球收入较高的一些国家,其国内各城市或地区之间的贸易通常是它们与跨国界的相似城市或地区之间贸易的3~10倍,可见国界的影响力很大。无国界世界的另一个测试方法是:一国的东西的价格和另一国非常相近吗?考虑各市场常见的一些可贸易商品,例如电视、汽车或牛仔裤,它们的价格在明尼阿波利斯、芝加哥、圣路易斯大致相同,而在莫斯科、孟买,它们的价格仍相同吗?很多调查证实,价格并不相同。有种方式可以看出这种差异,那就是观察当汇率变动时,价格会发生什么变化。如果跨国界的价格是相同的,那么它们应该随着汇率等比例变动,但结果显示,在不同的国际市场之间,汇率变化只有一半会反映在价格上。

国界为什么是重要的因素?虽然我们经常认为自己生活在全球化的经济体中,但运输与通信网络通常是在国内发展,我们心中有国界,不去进行跨国界的活动。企业要跨越国界,就必须面对不同的法律与租税体系,不同的语言与文化,不同的通货、劳动法、安全规范、会计准则,以及贸易法规。有人估计这些因素的成本,发现跨国界可能使商品价格增加40%。简而言之,跨国界的成本仍然是重要的,无论是好是坏,我们尚未接近一个无国界的世界。

基于各种理由,国际贸易在未来很可能持续增长。世界贸易组织(WTO)制定的国际贸易协议有助于扩展贸易,新技术则促使运输成本降低,且使通信与信息交流的成本变小。这些因素不但使协调国际贸易变得更容易、更便宜,而且促进了服务业贸易的发展,这些服务可在其他国家进行,从电话客服中心到税务甚至安排X光检查等。过去在全球贸易中占比不大的主要经济体,例如中国、印度和巴西,正积极投入全球市场,而全球其他很多国家,例如非洲国家,也正摩拳擦掌。

自由贸易的公共话题通常是产品标签的问题,而且紧咬着公平性的概念。有些美国人和欧洲人觉得“不公平”,他们与中国、印度、墨西哥或波兰的生产者竞争,这些国家的工资水平较低,在污染防治与工作场所规则方面也有不同的法律。公平这个概念,经济学家很难讨论,它经常看起来像是“公平”的,却又暗示着“我不认为我们应该从其他国家进口东西”。关于限制进口的争论,可以用更具体的理由(例如工作、工资与环境因素)来评估,我们将在下一章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