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序3 “连接一切”时代的金融创新

马化腾

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我与肖风相识多年。肖风是资深金融专家,这几年,他逐浪而行,致力于探索移动互联时代的资产管理新模式,成绩斐然,令人钦佩。很荣幸得其邀请为这本书作序。

回望历史,每一项重要技术发明,包括印刷术、蒸汽机、电、铁路等,都带来了经济与社会的深刻变迁。互联网也不例外。

金融是古老行业,有几千年的历史。金融永续,形态常新。我们今天所见的金融机构形态,比如银行、券商等,都是近几百年才出现的事物,且时时在进化。照此推理,互联网时代的金融,核心还是金融,但会有新特点。

金融业门槛很高,涉及复杂技术、专业风险控制和严密监管,因此,互联网金融的主角依然是金融机构。互联网会影响每一个金融机构,但终究只是工具。善于利用互联网工具的金融机构,有望占得先机;漠不关心或视而不见者,可能遭遇困境。

互联网将带给金融什么新特点?2013年11月,我在一次演讲中提出,“连接一切”时代到来了,它是未来变化的基础。我想从这个角度,试着讲述自己的认识。

首先,金融市场可能呈现泛中心化。以前,金融机构与用户单独发生联系,金融机构处在中心。但在移动互联时代,用户与用户连接,世界是一个网络,用户和机构都是上面的节点。

在这张网络中,用户与用户可以直接交易。目前很热门的移动支付、P2P(点对点)网贷、众筹都是直接交易的典型例子。在将用户与用户连接的尝试过程中,会诞生许多新型机构,包括我们今天看到的移动支付平台、P2P平台和众筹平台。

《失控》作者凯文·凯利说过,创新往往发生在边缘地带。对传统金融机构来说,这些新交易正是在边缘兴起。甚至,越是边缘的地方,越会成为新型金融交易的沃土。

放眼全球,谁能想到,移动支付最成功的地方是贫穷的肯尼亚与海地。2007年,肯尼亚移动运营商Safaricom推出M-Pesa移动支付服务,风靡全国,连最偏远的游牧人都用它来出售家畜和购买生活用品,M-Pesa的支付业务量超过该国所有金融机构支付业务量的总和。

再看中国,由于小微企业融资不易,在一定程度上鼓励了P2P和众筹的发展。

以用户直接交易为特征的新型金融,还处于比较边缘的位置,但可能会是金融市场成长的新力量,会促成金融市场突破原有边界,在更大范围内配置资源,更加高效。在这个过程中,传统金融机构也许难免会感到有压力,但也一定会促进它们创新,演变出适应新时代的组织形式,更具活力和竞争力。

其次,用户主导地位确立,个性化金融勃兴。交易、理财不再有门槛,小额交易大行其道。

用户既是金融消费者,也是金融资源提供者。用户与用户连接,使用户也有能力参与创造金融产品。产品供应源的多元化,增加了用户的权利。围绕用户个性化需求的创新,将成为主旋律,金融创新大大加速。

今天,金融产品还有很多门槛,比如,银行经常挂出牌子“××理财产品,5万元起买”,这样的门槛不久后很可能会消失。互联网产品讲究极致体验,门槛会影响体验。

再次,金融机构更扁平,开放的协作成为主流。肖风在这本书中提及的科斯理论,对此有很强的解释力:企业存在的前提,是组织成本低于市场交易成本。互联网大幅降低了市场交易成本,会促使金融机构衍变出新的组织形式。

传统金融机构呈金字塔形,渠道为王,产品驱动,通过网点或远程售予用户。未来,金融机构可能变得更扁平、灵活,强调开放的协作,聚焦于核心模块,开放其他模块与社会上更有效率的企业分享合作。

前不久,平安保险董事长马明哲在其讲话中对比了美国最大的连锁零售书店Barnes & Noble与亚马逊。Barnes & Noble很早就进入了互联网,但亚马逊市值如今是它的200倍。他的结论是,Barnes & Noble是养牛喝牛奶,亚马逊是造市场,做牛奶生意。

我认同他的观点。未来大型金融机构依然存在,但会更强调开放的协作,并从中获得竞争力。互联网不仅仅是金融产品提供者,更是用户与服务商的连接平台,是交易的促成者。在这样的平台上,金融机构能了解用户行为全貌,获得真正有价值的大数据。

值得一提的是,徒有先进理念而未落实,依然无用。诺基亚早在2007年就提出移动互联网是未来,并设立了互联网部门,但那个部门的好想法时时遭强势的手机部门否决,理由是不能促进手机销售。

在拥抱移动过程中,实施新理念经常需要牺牲一些眼前利益,所以容易遭到既得利益部门阻挠。金融机构可以多尝试,并坚定落实。

最后,金融监管应面对新挑战。“连接一切”有硬币的另一面。所有个体连接起来,金融体系变得更庞大、更具流动性。200年前,再大的企业倒闭,影响也有限;几年前,雷曼兄弟倒闭,风暴波及中国最偏远的内陆。央行面对的考验,在于如何平衡创新与安全。

所幸,监管手段也在不断创新。比如,利用大数据等技术,央行可以提前洞察许多风险,防患于未然。

风险不是因循守旧的借口。创新与安全终究会找到平衡,创新者会分到更大的份额。一些人认为,金融是国家命脉,如果遭受互联网冲击,国家会保护。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金融机构会内部洗牌,创新者会吃掉落伍者。

有人会说,以上内容只与消费者金融相关,对于复杂的企业金融业务,并不适用。我的预测是,所有业务最终都会受影响,不过在时间上有早有晚。

还有人会质疑,互联网公司谈金融,是不是要抢走金融机构的饭碗?谈金融不等于做金融。金融有特殊壁垒,是金融机构的专长,而非互联网公司长项。一个门槛是金融包罗万象,技术复杂;另一个门槛是金融涉及国家命脉,有严格监管;而最高门槛是风险控制,很多机构在大势好的时候,水涨船高,盈利可观,但风险控制做不好,一个浪就可被覆顶。

互联网公司的优势在于提供工具,帮助金融机构专注于核心模块。比如,很多金融机构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建立了账号,方便联系和服务客户;又比如,微信支付推出的理财通服务,让基金公司与用户无缝连接。

总之,有理由相信,互联网作为一项突破性技术,会推动金融进一步成长,并到达全新高度。金融将更有效率,为经济提供更好滋养。在通向未来的路上,由于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和敏感性,传统金融企业有天然优势,也一定要用好互联网工具。勇于创新者将得到丰厚回报,在未来格局中占据更佳位置。一些金融机构,比如平安保险和民生银行,已提前出发,寻找新的奶酪。

在这个过程,互联网企业与金融企业是合作和依存关系。腾讯是金融机构创新与升级的服务者和合作者,我们希望与金融企业一道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