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个体心理学派与梦

在25年前,我刚开始研究梦的意义时,上面这些就是我最困惑的问题。我认为,梦中的生活和清醒时的生活并不是互相对立的。如果我们在白天为了某种优越感的目标而努力追求,那么在晚上睡觉时,同样会想着这件事。人们在梦中的目标和白天的目标是一致的,就像人们在梦中也在努力追求白天追求的优越感一样。梦是我们生命意义的另一种表达方式,同时也有利于我们生命意义的塑造和达成。

有一个事实对我们了解做梦的意义有些帮助,我们早晨醒来会将所有的梦全部忘记,好像没有做过梦一样,但真的如此吗?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吗?并不是这样的。梦中的某种感觉被我们保留了下来,但是具体的情境已经忘记了。梦的目的也一定在留下来的感觉之中。梦的目的就是引起这种感觉。

一个人的感觉是和他的人生态度保持一致的。梦中的思想和清醒状态的思想之间并没有很大的悬殊,这两者之间并没有严格的界限。他们的差别就是做梦的时候现实中的一些关系被搁置了。然而,梦并没有脱离现实。如果白天我们想着某件事,梦中也会想着同样的事情。当我们睡觉时,我们仍和现实有一定的联系。比如我们睡觉时为了不让自己摔下床来会做出各种动作,这也是和现实相连的。一位母亲可以在吵闹的街上睡着,但是如果她的孩子有什么细微的动静,她都会马上醒来。这也说明,我们在睡眠状态也是和外界有接触的。然而,虽然感官还有知觉,却已经被弱化了,所以和现实的联系就减少了。在梦中我们是一个人,现实生活的压力,社会的要求都不再对我们产生那么大的影响。

当我们在现实中没有尚未解决的问题时,睡眠才会真正的安心沉稳,才不会被梦打扰。因此,我们可以说,在我们还没有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前,还存有压力的时候,我们才会做梦。

梦的目的就是对我们面临的问题提出解决方法。在梦中,我们的心灵不会顾虑到现实中的那么多情况,所以考虑出的解决之道也会比较简单。做梦也是为了支持我们的生活模式。我们的生活模式为什么需要支持呢?它遭到了什么威胁?能够迫害它的只有现实和常识。因此,做梦就是在保护我们的生活模式不被现实和常识的要求所威胁。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在现实生活中不想用公认的常理去解决某个问题,那么他就会在梦中表现出来,引起某种让他坚定自己想法的感觉。

从表面上看,这似乎和我们清醒时的生活是矛盾的,但其实并不矛盾。我们在睡觉时和在清醒时的感觉仍是完全一致的。比如有一个人遇到了困难,他并不想用常理去解决,而只是想用他自己认为正确的方法,那么他就会找各种理由来维护他的做法,来证明自己的正确性。他的目标如果是想一夜暴富,又不想脚踏实地的劳动赚钱,他就想去赌博。但他也知道赌博是一种很冒险的做法,很多人因此倾家荡产,但是他仍然想这么做,并为自己找充分的理由。他会在脑海中幻想暴富的景象:豪车、巨款,成为名利双收的富翁。由此,他更加深了这种思想,最终走向了违背常理甚至犯罪的道路。

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日常生活中。当我们工作时,如果有人过来告诉我们有一部很好的戏剧,我们就会停下工作去戏院。一对恋爱中的男女也是,如果确定对方是真心的爱自己,就会幻想以后美好的景象,反之,如果他感觉不好的时候,对以后的幻想就会是灰暗的。他的感觉也会受到影响,会认为以后没有希望,通过这种感觉,我们就可以来分辨对方是哪一种人,是否适合自己。

00018.jpeg

做梦就是保护我们的生活模式不被现实和常识的要求所威胁

当梦醒了以后,我们留下的只有感觉,那这种感觉又对常理有什么影响呢?梦和常理是对立的。我们发现,那些不愿意被感觉所控制的人,他们更依赖科学严谨的方法行事,这种人就很少做梦,甚至不做梦。另一些人则相反,他们不喜欢循规蹈矩的做事,喜欢另辟蹊径。合作能力差的人是不屑于事事都按常规做的。他们希望避开现实的要求,因此常常做梦。我们可以得知,梦是想在个人生活模式和他当前问题之间建立起联系,而又不愿意改变自己的生活模式的一种企图。生活模式决定了梦的内容,它可以引起人们的某种有利于生活模式的感觉。一个人在梦中的表现也是他人生态度的体现。不管是梦中还是现实中,一个人处理问题的方式总是一致的,但是梦对我们的生活模式提供了人支持和维护。

如果这种观点正确,我们对梦的了解就又加深了。在梦里,我们会欺骗自己,每一个梦我们都是在自我陶醉、自我催眠。它的目的就是引起我们的某种感觉,这种感觉能为我们清醒状态时候想要解决问题的方法提供支持。在梦中,我们的性格表现与生活中的表现是一致的。另外,我们还能看到梦境正在准备着白天所需要使用的各种感觉。如果这种说法没有错,那么我们在梦中可以找到自我欺骗的成分。

实际上,我们发现了什么呢?我们发现了梦是有选择性的,它选择一些特定的场景,比如事故、事件等。当一个人在回忆往事时,会把其中的画面和事件进行选择性整合。我们说过,一个人的选择是有倾向性的,他总是选择有利于达成人生目标的事件。同样,梦中的情景也是一样,我们也是选择与我们人生态度一致的事件。并且在梦中,我们面临问题时,表现出的是按照自己的生活模式采取的解决之道。在现实中遇到困难,我们必须要考虑常理,但是在梦中就完全由生活模式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