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弗洛伊德学派与梦

弗洛伊德学派认为梦是可以科学地进行解释的,然而他的解释却超出了科学的范畴。比如,他假设人们在白天和夜晚的心灵活动是不同的,他们所遵循的规律也是有差异的,认为“意识”和“潜意识”是互相对立的,而梦所遵循的规律则与白天的思维规律完全不同。由这些观点我们看不出有什么科学性的依据。

原始人和古代哲学家的思想体系中,总是将一些概念区分开来,认为两种概念是完全对立的,比如他们认为男女、冷热、左右、轻重、强弱等是相互矛盾的概念。尤其是在神经官能症患者心中,这种对立的二元意识更为明显。但从科学的角度讲,它们是可以互相转化的,并非是对立的。他们就像是尺子上的刻度,只是按照相对的位置进行排列,表示事物某种特性的不同程度。同理,好和坏、正常与不正常也都不是互相对立的概念,而是同一事物的变异。因此,把睡眠和清醒状态、白天的思维和梦中的思维当成是完全对立的这种理论也是不科学的。

弗洛伊德学派的另一个观点是将梦的产生归因于性。这种观点也将梦从人类正常活动中分离出来。依照这种观点来说,梦就不能体现出一个人的全部人格,它只是人格的一部分。弗洛伊德也发现在梦中还有一种求死的潜意识的欲望,也就是说这种观点并不能完全解释梦境。弗洛伊德学派解释梦的名字都过于隐晦,不过,也有一些值得我们借鉴的观点。比如,梦所代表的内在含义比梦的内容更重要。在个体心理学中,我们也有类似的观点。弗洛伊德忽视了科学心理学的前提——认清人格的一贯性及个体各种表现的一致性。

这种不足我们可以从弗洛伊德学派对梦的几个关键问题的解释中看出来。例如“梦的目的是什么?我们为什么会做梦?”弗洛伊德学派的回答是:“为了满足个人没有实现的愿望。”但是,这种观点并没有解释梦的全部。假如我们没有做梦或者忘记了做的什么梦或者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梦,那我们怎么能说它满足了我们的愿望呢?每个人都会做梦,但几乎没人能完全理解它。那么我们做的梦又给我们提供了什么乐趣呢?如果将梦中的生活与日常生活分开来看,梦所能满足的只是梦中的生活的愿望,我们依此对梦做出一些解释。可是,这种观点如果正确,我们就不能将梦境和人格联系起来,梦对于清醒状态的人来说,也就没有了意义。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做梦状态的人和清醒状态的人都是同一个人,梦的目的也应该和我们整个人的人格相一致。但是,有一类人,我们无法对他们梦中努力满足愿望的行为进行解释,也不能和他们的整个人格联系起来。他们老是问:“生活能给我什么?”“我要怎么做才能获得满足?”“我为什么要喜欢我的邻居?我的邻居喜欢我吗?”但是我们不能认为他们对满足感的追求就是他们各种人格表现的心理动机。当我们真正发现了梦的目的,它就能帮助我们看出遗忘的梦和无法了解的梦能达成什么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