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利己主义

我们坚决反对某些人自私自利的态度。在我看来,自私自利的人对于个人或集体都是一种阻碍。只有懂得跟身边人互助互爱,才能促进人类向前发展。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开始于说话、读书、写字,语言是人类之间合作的结果,也是人们之间交流的产物。相互理解是人与人之间的事,而非发生于个体内部。而理解的内涵则是通过与人分享来弄明白对方语言的含义。

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一直以自身利益为目标,他所做的一切只为求得自己的发展。在他们看来,人生的意义就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努力(我知道这个观点肯定被大多数人所排斥)。这种人根本不能很好地与周围人沟通交流。在这种内心只装着自己的人脸上,写满了鄙夷和迷茫,那种表情可以从罪犯和精神病人脸上完整地表现出来。他们不会用眼神与人交流,甚至对世界的觉知也不同于常人。这样的人往往对他人蔑视,从不关注对方的表情和眼神。他们不愿与他人产生眼神交流。

精神障碍

在与神经官能症人接触中,我们会发现这种人很难与他人沟通,主要原因是他们对他人没有任何兴趣。所以,在交流中,他们会出现一些强迫的症状,比如脸红、结巴、阳痿、早泄等。

自闭症发展到最严重的程度就有可能成为精神病。精神病患者如果在外在帮助下能够产生对他人的兴趣,那么也非无法治愈了。精神病与自闭症相比,患者表现出对于社会的更强烈排斥和疏远,这种疏远可以相媲于自杀人的心理。所以,精神病患者的治愈可能性非常小。首先,我们需要让病人能够跟我们合作,而这只能依赖于我们的仁慈、善良、耐心引导。我曾经治疗过一个患病八年的精神分裂症女孩子,在她患病的第七年,被送进精神病医院。这个时候,她已经近乎一个疯子,她学狗叫,到处吐口水,撕扯自己的衣服,甚至曾经企图将一块手绢塞进自己的肚子里。从她的表现上,可以看出她对于任何人都不再感兴趣。在她的认知里,母亲对待她就如同对待一条狗,所以她姑且当做一条狗,这其实很好理解。她的行为似乎在告示他人:“越跟你们接触,我越感觉自己就是一条狗。”我跟她整整聊了八天,她只字不吐。我继续着,一直到一个月左右,她开始说一些乱七八糟、常人不懂的话语。看来,我的友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这种患者即使因为他人的鼓励和帮助而有了合作的勇气,他们也不知如何去做,因为他们内心对他人的拒斥感还是太强。从这个女孩的身上我们可以猜到,她会面对生活,但却抗拒合作。比如,她在生活中会扮演问题儿童的角色,不停制造麻烦,摔东西、袭击医生等。在我跟她的聊天中,就被她袭击过。我觉得有必要去应对一下了,但我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反抗,这点让她很意外。女孩的力气并不大,我接受她的捶打,并继续用友好的期待眼神去看她。我的这些表现让她感到很意外,所以她不再继续袭击我,抗拒的情绪也渐渐没有了。

我虽然唤醒了她生活的勇气,但她并不知如何去做。她打碎玻璃,用玻璃割破自己的手指。面对她这样的自虐行为,我丝毫没有给予责备,反而细心给她包扎伤口。很多医生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将患者关起来,但这并不非最好的处理办法。对待像女孩这样的精神病患者,我们要采取不一样的办法。如果你对待她跟对待一个正常人一样,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因为精神病患者跟常人的反应是不同的,他们常常会激怒我们。对待他们最好的方法,就是当他们有不吃饭、撕扯衣服这些行为时,不要责备,不要呵斥,应该任其作为。

后来,这个女孩子痊愈了。一年之后,她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病态。有一天,我在去她曾住过的那所精神病医院的路上遇见了她。

她问我:“你要去哪儿?”

我说:“你和我一起去吧。我要去那所你曾经待过两年的医院。”然后我们俩一起过去。我们见了曾经为她治疗的医生,在我给其他病人看病的时候,我让这个医生陪她说话。可是,当我再回来见到他们时,我发现这位医生很不高兴。

他说:“她的确痊愈了,可是她不喜欢我,这让我很生气。”

在后来的十年时间里,我常常遇到这个女孩,她已经没有了任何反常的行为和反应。她可以挣钱养活自己,跟周围人的关系处理地也很融洽,他人丝毫看不出她曾经是一个精神病患者。

从妄想症和忧郁症患者身上,我们可以更加明显发现对人的疏远。妄想症患者经常抱怨所有的人,在他看来,所有人都联合起来与自己为敌。忧郁症患者则更加倾向于自责。例如,他们总说“是我破坏了我的家庭”或“我把钱包弄丢了,结果我的孩子都会因为我而挨饿”。事实上,忧郁症患者一直责备自己,但那不过是掩饰而已,他们真正责备的是别人。

比如,一个曾经很有威望的女人,在经历了一次意外后,无法继续她的社交活动了。她的三个女儿也都已经出嫁,而丈夫又去世,因此她倍感孤独。以前,她是多么被宠爱和重视的人,她渴望那曾经的宠爱感。为了找回这一切,她开始环游欧洲,但即便如此,她也未能找到曾经的感觉。于是,在国外的时候,她换上了忧郁症。

她给女儿们发电报,请求她们来看望自己。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最后谁都没有来。等她回国回到家后,她便常常唠叨一句话:“我女儿们对我都挺好。”女儿们为她请了保姆,让她一个人住,偶然会过来看望她。她说得那些话事实上是对于女儿们的责备,了解心理学的人应该都明白她的意思。忧郁症患者对别人的怨恨和责备,其实只是想得到一种关爱和认同,为了得到这些,他们只好对自己的罪过表现出失望和无奈。忧郁症患者最初的记忆常常是这样的:“我记得自己将要躺在一把长椅上的时候,我的兄弟过来抢占了它,我于是开始哭闹,最终他只好让给了我。”

为了报复他人,抑郁症患者常常选择自杀。所以,为了治疗抑郁症患者,医生首先要做的是,不要为他们的自杀提供任何理由。我常常会这么说:“任何时候都不要做你不喜欢的事。”这看似很微小,但是却触及了问题的本源。如果一个抑郁症患者可以为所欲为,他会有什么可责备的呢?他还要报复谁呢?我对他说:“如果你想去剧院,想去度假,那就去吧。如果走到半路你又不想去了,那就不要去了。”

这样,可以满足他对于优越感的追求。他会觉得自己像神一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这跟他的人生态度却不一致。他一直想控制他人,可如果人人都顺着他,他就没有必要控制别人了。我的这种方法百试不爽,并且我的病人中没有一个人有过自杀行为。不过,最好的办法是找人看管他而不是严加管制。只要有人在旁边照顾,患者就不会有危险。

当我提出自己的意见时,病人常说:“可是我没有什么喜欢的事可以做。”

我对这种回答早有准备,因为我听过太多这样的回答了。我会说:“那只要不做你不喜欢的事就行了。”

有时病人还会说:“我只想每天躺在床上。”

我明白如果我建议他这么做,他肯定不会这么做。如果我阻止他这么做,他便会与我对抗。所以我常常会顺着他的意思。还有一种方法,可以挑战他的人生态度,比如我会说:“只要你照我的意思办,我保证你会在两周之内好起来。切记:每天都要想办法让别人快乐起来。”

试想一下,我这么做,结果会怎样?平时他们脑子里想的全是:“我如何给别人制造麻烦。”

他们的回答往往会可笑。有些人会这么对我说:“这很简单,因为我一直是这么做的。”

当然,他们并未这么想过。我让他们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他们自然不会顺着我的意思做。我对他们说:“当你不睡觉的时候,你可以考虑如何让别人快乐起来,这样做很有利于你的康复。”

过些天,我会问道:“你们考虑过我的建议没有?”

他们一般这么回答我:“一回家就睡着了。”

记得,跟他们交流的时候一定要表现出和蔼友善,不能有任何责备和训斥。

有些人会回答:“我自己还烦着呢,我才不会去考虑让别人快乐。”

我会这么安抚他:“那你就继续烦吧。不过有的时候还是要考虑一下别人的。”我这么做是想要将他们的兴趣转向别人。

也有很多人会说:“我为什么要让别人快乐?他们怎么没有想办法让我快乐呀?”

我回答:“可是你必须想到自己的健康,如果你不为别人考虑,会让你自己受伤害的。”

根据我的经验,几乎没有病人会说:“我仔细想过你的建议了。”

我这么做都是想调动起患者对他人的兴趣。在我看来,抑郁症患者患病的原因主要是缺乏与人的合作。我想让他们自己知道这一点。只要他可以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与别人交流,他就可以慢慢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