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合作的重要性

现在,问题来了,我们该如何做呢?如果我的说法是正确的,即我们总能从罪犯的生涯中看到那些缺乏社会兴趣,没有养成合作精神的人在追求着一种虚假的个人优越感,那我们该如何做?对待罪犯和对待神经症患者类似,我们都毫无办法,除非教会他们与人合作。但是,我们不能过分强调这一点。如果我们能使罪犯关注人类的幸福,开始关注他人,让他们学会合作,那么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00030.jpeg

即使是罪犯,也会寻求某种社会责任感

但这并不是那么容易能做到的。我们不能让他们做太简单的事情,也不能让他们做超出能力范围的事情难为他们。我们不能指出他的错误,和他争吵。他用自己的方式看待这个世界已经持续多年了。我们必须找出他人生态度形成的原因,才能改变他们的看法。在四五岁的时候,他们的性格就已经形成了。他们的人生态度和对世界的认识同样是在那时就已经形成的。因此,我们必须纠正这些早期已经形成的错误认识。

当他们依靠着错误的态度来看待他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时,就会用行动证明,他们自己的思想是正确的。例如有个人说,“天下人都在侮辱我,亏待我”,他做事的时候,就会努力找寻能够支持这一观点的素材,此外的事则注意不到。他们只对自己的观点感兴趣。所以,我们如果要纠正他们,必须从他们产生这种态度的最初开始分析了解。

其实,对于罪犯的体罚,不会起到任何作用。学生受到老师处罚,不但不会让他乐于与别人合作,反而会让他感到更加失望,结果造成成绩下滑,甚至自我放弃。谁会在一个天天挨骂的环境中产生兴趣呢?

当孩子失去自信心,就开始排斥老师、同学,厌恶学习。他就想要逃离学校,四处游荡,寻求隐匿之所。之后他又遇到了和他同病相怜的孩子,他们一起逃学,互相理解。不仅不责怪他,反而给了他新的“希望”,将希望寄托在一些毫无意义的方面上。

这些孩子是不应该被生活所打败的。我们不应该让他们丧失希望。要是我们给予他们鼓励,他们也许就能悬崖勒马,走上正路。下面我们举例说明罪犯为什么会把惩罚看成是社会与他作对。

体罚没有效果还有其他原因。很多罪犯并不珍惜他们的生命。他们很多时候甚至想到了自杀。因此,无论是体罚还是枪毙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恐惧。他们想要证明警察没有他们厉害。这也是他们应对挑战的一种方式。如果警察体罚他们,他们就会顽强抵抗到底,这样做,也是有一种和警察一决高下的意味。

这就是他们面对一切挑战的思维模式。他们把社会当成一种连续不断的冲突,并想在其中获胜。如果我们也这么想的话,那刚好符合了他的想法。坐电椅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挑战,罪犯会认为这些都是对他们的挑战,处罚越重,难度越大,对他们来说,取得胜利的欲望就越强烈。很多罪犯都抱有这种想法。当他们即将被执行死刑时,有的人还在想,“如果我不那样做,就不会被抓住了。我不应该把手帕掉在那!”

我们能做的就是找出罪犯在儿童时期所遭受到的对合作的妨碍。个体心理学认为,在五岁左右,一个人的人生态度就已经形成了。但他的发展也会受到遗传和环境的影响。然而,孩子带了些什么东西到这世界上来,以及他的遭遇并不是很重要。他们如何利用它们,如何看待它们,这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对遗传能力其实是一无所知的。我们要考虑的是他所处的的情境的各种可能性以及他把它们运用至何种程度。

培养孩子对其他人产生兴趣是很重要的。有时候,一个孩子要是被妈妈宠爱,别的孩子就不大乐意和他玩耍,当他对这件事发生误解时,就很容易成为犯罪生涯的起点。如果家里有一个天赋很高的孩子,那么常常和他一起玩的就会成为问题儿童。例如,家里弟弟长得可爱,他的哥哥就会觉得失宠受冷落。于是,他就会搜寻各种被人忽视的证据。他的行为开始反常,由于他觉得自己受到别人的剥削,他会开始偷窃。被发现后,自然受到惩罚,反过来,他又会认为这些人都是在与他为敌。

如果父母在孩子面前经常抱怨生活的艰难,孩子也会受到影响,不利于他们社会兴趣的发展。如果父母经常说他们的邻居或亲戚的坏话,他们也会受到同样的影响。等孩子长大后,对同胞的为人也会产生同样的感觉。如果他们开始反对他们的父母,我们也不用吃惊。孩子如果没有社会兴趣,就只剩自私了。这些孩子会认为:“我有什么理由为别人效力呢?”当他用这种态度无法解决生活的问题时,他会犹豫不决,他把和生活斗争当成很艰难的事情,但如果他伤害了别人,他也不会在意。

下面我举几个例子来说明犯罪的发展路线。在一个家庭里,次子是一个问题儿童,但是他身体很健康,也没有任何遗传缺陷。大儿子是家中最受宠爱的人。次子也想像哥哥一样被宠爱,他一直想超过哥哥,就像生活中充满了比赛一样。他的合作能力没有培养出来,很依赖他的妈妈,总想从妈妈那里索取东西。生活也总是不能如意,哥哥在学校里是尖子生,他却是班上的差生。

他的控制欲很强,经常呵斥家中的女仆,就像将军指挥士兵一样。女仆非常疼爱他,在他20岁的时候,女仆还是诚服地接受他的指挥。他总是对接到的工作深感不安,最终一事无成。一遇到困难,就会找母亲解决,因此他也常常受到母亲的责备。

有一天,他突然结婚了,他的困难也随之增加。但是,他看重的是他早于哥哥结婚,并把此事当成自己超过哥哥的一件大事。由此可以看出,他把自己看得很低,想通过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来获取胜利。事实上,他根本还没有做好结婚的准备,结婚后,夫妻不和,经常吵架。他母亲也没有钱再资助他了,他订购了一架钢琴,因为付不起钱,被送进了监狱。我们可以从他童年时代便看出他以后行径的基础。他一直生活在哥哥的阴影下,就像一株被挡住阳光的小树苗。他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多侮辱和忽视,而哥哥出尽风头。

另外还有一个例子,有一个抱负远大的女孩,她非常嫉妒她的妹妹,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学校,她都处处表现出对妹妹的不友好。有一天,她偷了同学的钱,受到了处罚。幸运的是,我有机会向他解释事发的原因,消除她对妹妹的嫉妒心理。并且,我也告诉了她们的父母这件事,让他们不再造成妹妹受偏爱的现象。这是20年前发生的事情了,现在这个女孩已经长大成人,并结婚生子,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犯过大错。

我们前面已经讨论过关于儿童成长过程中的各种危险状况,现在,我再总结一次。因为我们必须认清他们犯罪的原因,才能真正帮助到他们。容易有犯罪倾向的儿童一共有三类:一是身体有缺陷的孩子,二是被宠坏的孩子,三是受到忽视的孩子。

身体上有缺陷的孩子认为自己被自然剥夺了天赋的权利,除非他们受到对别人产生兴趣的训练,否则他们总是更自私。他们处处想要控制别人。我曾经看到过一个例子,一个男孩子因为追求女友被拒,觉得自己受到侮辱了,就去让一个年轻的小男孩去刺杀她。被宠坏的男孩子总是想着他们的母亲,他们无法对其他人产生兴趣。没有一个孩子是被彻底抛弃的。但是,在孤儿、私生子、弃婴、丑陋和残疾儿童之间,我们也发现了很多是被忽视的孩子。因此,罪犯主要分为两种类型:丑陋而被忽视的孩子和英俊而被溺爱的孩子。我曾试图发现罪犯的深层人格结构。我发现,个体心理学的概念能让我们对此有所认识。

下面我从费尔巴哈所著的一本古老德国书中的选出几个例子加以说明。

(一)康拉德的案例。他和一个工人合谋杀了自己的父亲。父亲一向轻视他,对他很粗鲁暴力。有一次,男孩和父亲争执动了手,他就把孩子带上法庭。法官对孩子说道:“你父亲秉性顽劣,我们也拿他没有办法!”此时,这位法官的话已经对他产生了影响。家里人开始改变父亲的性格,想改善父子的关系,但是还是没能奏效。后来,父亲带了一个很轻浮的女人回家,并把男孩赶了出去。这个孩子后来认识了一个工人,工人很同情他,并劝男孩杀了自己的父亲。男孩起初为了母亲没有杀他,但是家里情况越来越糟,他最终还是联合这个工人动了手。

在此,我们可以看出,这个孩子并不能把社会兴趣扩展到自己的父亲身上。他爱他的母亲,而且很尊敬她。在他放弃掉这些社会兴趣之前先为自己找到了推卸责任的理由。当他获得工人的支持,再借着一股怒气,他才敢向父亲下手。

(二)玛格丽特·史文齐格,人称“投毒女”。她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外表瘦小丑陋。她就像个体心理学所描述的,很想受到别人的关注,却处处受到冷落。

在她遭受很多次打击之后,她开始绝望,她曾经三次想要投毒杀掉别的女人,为了占有她们的丈夫。她觉得是她们抢了她的东西,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能得到这些“自己的东西”。此外,她还利用假装怀孕或者自杀来博取这些男人的关怀。在她写的自传里(很多罪犯都爱写自传),我们看到这样的话:“我每次做了坏事,都会想:‘为什么要为他们感到悲哀呢,反正他们早已经对不起我了。’”她虽然不太了解自己的想法,但是这也为个体心理学中潜意识观点提供了证据。

从这段文字,我们可以看出她是如何开始犯罪的,并为自己的罪行找到了借口。当我跟别人说要学会合作,要培养对别人的兴趣时,我总能听到这样的话:“可是别人也不关心我啊!”我就会说:“总是有人要先开头的,如果别人不和你合作是他们的事,我的观点是你自己先开头,不管别人合作不合作。”

(三)N.L,他是家中的长子,有一只脚有残疾,教养不是很好。在家里作为大哥,看管弟弟们。他在家中的地位是比较优越的,这本可以成为一条积极的因素,但是他成为了一个蛮横暴躁的人。他甚至骂他的母亲:“滚吧,老太婆!”并把他的母亲赶了出去。

我们感到很悲哀,他对自己的母亲都不感兴趣了。如果我们能了解他的童年生活,就能知道他是如何走上犯罪道路的。他曾失业了很长时间,没有收入,又得了病。有一天,在找工作再次失败后,回家的路上,他和弟弟发生了争执,并杀死了他。现在我们可以看出他合作的程度,当他处于失业、没钱、患上性病的困难境况下,他就难以为继了。

(四)有一个孤儿被一位妇女收养了,养母很宠爱他,后来他的性格变得越来越恶劣。他常常与人竞争,总想着超过别人,并得到大家的关注。他的养母依旧对他宠爱有加,纵容他。最终他成了一个到处骗钱的骗子。他的养父母家境不错,钱财最终被他挥霍一空,并将他们赶了出去。

因为养母的不良教育和过分纵容,让他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他认为欺诈能解决生活中的一切问题。养母爱他超过了爱自己的亲生儿女,这使他更加为所欲为。他认为自己不能靠正当的方法来获取成功,这也反映出他把自己放在了低下的位置。

孩子们都不应该被这种不利于合作的自卑感所影响。在生活面前,并没有哪个人是注定要被打败的。我们必须告诉罪犯错在哪里,为什么做错了,并且要培养他们的社会兴趣和合作能力。我们如果能让罪犯认识到他们的行为并非是英勇无畏,而是懦弱的表现。那么罪犯自己的借口也就不攻自破了,将来他们也不会去做违法犯罪的事情。

在所有的犯罪个案中,无论描述是怎样的,我们都能从中看到儿童时期对错误生活模式的形成的影响。缺乏合作是这种模式的表现。与人合作的能力是后天加以训练的,遗传与否根本不能成为问题。合作的潜能是与生俱来的,但是潜能的发挥是由后天的训练决定的。关于罪犯的讨论,这一个观点就足够了,除非我们能找到擅于合作的罪犯。我没见过这种人,也没有听说过有人遇见过这种人。

防止走上犯罪道路的最佳方法就是与他人合作。如果意识不到这一点,我们就无法避免悲剧的发生。培养孩子的合作能力就像给他们上地理课一样,这是一个真理,是可以传授的。就像无论是成人还是儿童,他们只有具备充分的地理知识才能坦然地去参加地理科目考试,如果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那么考试结果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