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身型、性格与心智

很多学者曾指出:精神和身体表现之间存在一种固定的关系。但是,还没有谁能找二者之间的确定关系。例如,克雷奇默(Kretschmer)曾指出:如果我们能从人的身体结构判断出一个人是和某一类型的精神特征相对应,那我们就能把人类分成多种类型。比如圆脸、短鼻子的人多是胖人,就像莎士比亚在《凯撒大帝》中的描述一样:

“我愿我的四周围绕着胖子,他们有圆圆的肩膀,能吃能睡。”

(《恺撒大帝》第一幕第二场)

克雷奇默认为人的体型与性格有关,但是没有指出具体的关系。根据我们的经验,胖人很少有身体上的缺陷,他们的身体符合我们对身体的看法。他们勇敢、自信、强壮。如果发生争斗,他们也会拼尽全力。但是,他们也不会把别人都当成自己的敌人,也没有必要把生活当做是充满敌意般的战争。心理学中有一派称他们为外向性格的人,可是也没有给出具体的原因。我们认为他们外向,是因为他们没有因为身体而感受到苦恼。

克雷奇默认为另一种相反的类型是神经质的人。他们一般拥有瘦高的体型、长长的鼻子、尖尖的脑袋。这种人不爱说话,性格内向,受到刺激时容易患上精神分裂症。《凯撒大帝》中对这种人也有描述:

“看卡修斯那副面黄肌瘦的模样,他心思很重,是个危险的人。”

(《恺撒大帝》第一幕第二场)

这种人可能因为承受身体的缺陷的压力,过于关注自我,所以变得自卑、胆小、内向。他们想要得到别人的关注,如果没有得到,就会变得多疑。就像克雷奇默所说,人们有许多混合的类型,既具有外向者的特质又具有内向者的特质。环境对人的影响很大,即使一个外向者如果整天受到打击,久而久之也会变成一个自卑、内向的人。

如果我们的经验丰富,我们便能从一个人的各种表现中推断出他的合作能力。我们一直在寻找此种表现的特质。在生活中我们发现了合作的重要性,我们也感受到了为自己设立正确目标的重要意义。我们知道,在每次历史重大变革之前,人们的思想已经意识到了变革的需要,并努力使之成功,但仅凭本能来决定,很容易产生失误。同样地,人们本能地认为那些长相丑陋、身体有严重缺陷的人具有不好的性格,认为和他们合作会有困难。其实这种本能思想并不正确。人们常常对具有身体缺陷的人还没有完全了解,就已经断定了不会与他们有很好的合作了。目前还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这种错误的做法,他们的缺陷常常被我们过分夸大,并成为大家排斥歧视的对象。

现在我们可以总结一下以上的观点。在一个人四五岁之间,精神和身体就会形成一个固定的联系,他的心智模式和对人生的态度基本已经形成。他的行为模式、情绪基调和身体特征也相应形成。从这些特征中我们可以了解一个人。比如失败者的共同点是欠缺合作能力。我们再来给个体心理学下一个定义,即个体心理学是为了了解一个人的合作能力的缺失程度。精神是一个整体,一个人的人生态度、生活模式会影响他的一生。一个人的精神思想也会和人生态度相一致。如果我们发现某种情绪很明显地出现了问题,与自身的利益不一致,只摆脱这种情绪是没有用的,必须从人生态度上进行改变,因为这种情绪也是人生态度和生活模式的表现。

个体心理学给我们提供了教育和治疗方面的新启示。我们不能只对某一种病症或一种单独的欠缺之处进行治疗。我们必须对一个人的整个生命态度进行解读,了解他的生活方式、行为模式、对生活的态度,对他人的看法等,从中找出他的错误看法。这才是心理学真正该做的事情。用针扎小孩,看他们能跳多高,以及用手去挠他,看他笑得有多响一类的做法很常见,实际上,这些做法只能表明一个人当下的特定的反应和行为,不能说明他整个的心理状态。

生活模式和人生态度是心理学最主要的研究对象,而其他课题的研究则是生理学和生物学上的问题。对那些研究刺激与反应、精神创伤和感情经历以及遗传学上的原因的人来说,这种说法最适合不过了。然而,个体心理学研究的是人的精神本身。我们试图了解人们的世界观,人们对世界和自身的看法,人们的生活意义和生活目标,以及对生活问题的处理模式。说到底,我们了解一个人根本在于看他的合作能力的高低。

00011.jpeg

一个人的精神思想是与其人生态度相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