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语 指数型组织,彻底改变我们的工作和生活

指数型组织,互联网时代的行动哲学

在这场旅途的起点,我们问了自己两个关键的问题:指数型组织真的是趋势吗?如果是的话,会持续多久呢?换种问法,指数型组织范式是可持续的还是昙花一现呢?

表12-1列出了一些顶级指数型组织在2011—2014年的市场份额(从我们刚开始策划本书的时候)。我们相信看了这些数据上面这些问题的答案就不言自明了。

表12-1 顶级指数型组织的增长速度

00093.jpeg

瞧瞧30个月带来的变化有多大吧。尽管还是一个快速演变中的相对新兴的范式,但指数型组织毫无疑问会给我们留下一段深刻的印象,用商业创新者尼洛弗尔·麦钱特的话来说就是“800盎司的大猩猩”。运用SCALE属性可以让指数型组织扩展自身,超出传统的界限,而IDEAS属性则可以帮助它们保持控制力和一定程度的秩序。实际上,我们面前就有如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这样的全面实施IDEAS属性后实现惊人发展的公司:它们实现了扁平化。通过由数据推动的客观的决策(实验)、自我管理的团队(自治、不变的共有认识(社交)和仪表盘,团队就可以专注于最终结果,而不是内部政治上了。

对于现有的组织而言,第10章中关于花旗集团例子就说明了,当你将指数型组织思维方式带入现有组织中的时候可以形成多么大的冲击。德勤加拿大分部的合伙人,拥有令人艳羡的“颠覆领袖”称号的伊安·张(Ian Chan)已经成了一支团队,帮助客户实施指数型组织策略。

这种绝佳的表现和可扩展性要么来自于用信息服务统治新兴市场,要么来自于降低供应成本和几乎完全去掉收益/成本等式中的分母来击败原有的市场对手。

下面再说一个明确的案例:在1979年,通用汽车雇用了84万名员工,营业收入为110亿美元(按照2012年的美元价值计算)。现在,我们将通用汽车与谷歌对比一下,后者在2012年雇用了3.8万名员工(不到通用汽车在1979年劳动力的5%),营业收入则为140亿美元(相当于通用汽车的120%)。基于信息的环境能带来多么巨大的差异啊!

因此,既然我们知道指数型组织会成为趋势,那么就应该考虑这几个问题了:指数型组织会在整体经济中造成多深的影响?多少行业和市场会遭到颠覆?多少原有的(目前)成功的公司会在指数型的竞争对手面前黯然离场?最终,指数型组织经济会如何改变我们生活和工作的方式?

除了上述组织所实现的非同寻常的财政成就之外,我们还对它们在系统性实施每一项指数型组织属性(MTP、SCALE和IDEAS)时的组织成就进行了跟踪。在这一过程中,我们认识到,指数型组织的最佳类比就是互联网本身。互联网是一个分布式的、去中心化的架构,边缘有许多开放的标准和创新。具有指数型组织属性的创业公司也拥有与之对应的一套特性。在20年的前沿创新之后,互联网现已成为几乎所有创新的基础。当企业朝指数型方向发展时,我们相信借助于开放API的社群,它们也会变成分布式的、去中心化的平台。我们还认为,它们会平衡地运用开放和私有的数据,并鼓励在边缘不断发生颠覆性的创新。

就像互联网通信让成本降到了接近零点一样,我们预计在组织结构愈发信息化、分布化的同时,内部的组织和执行方面的成本也会降到接近零点。最终,在有了如此低廉的执行成本时,我们预期的组织设计上的寒武纪大爆发将会发生,即从基于社群的结构到虚拟组织的一切都会变成小型的、敏捷的和可扩张的。

还有一个事实也正变得日益明显,那就是指数型组织范式和互联网一样,并不仅仅是针对商业的。它也可以被轻易应用到各种类型的企业和组织中去,不管是学术的、非营利的还是政府的。简而言之,它并不只是一个商务体系,还是一种行为哲学。

例如,指数型的政府会是什么样的呢?企业家、技术战略师安德鲁·雷西认为,政府应该成为公民活动的平台。Relationship Expedition(REX)的创始人杰瑞·米哈尔斯基(Jerry Michalski)指出,政府的真正任务应该是管理公共之物,即属于社会中所有成员的自然文化资源。而通过由MTP推动的社群来处理这样的系统会比那些被选举出来的、容易腐败的、动机往往很可疑的官员更为有效。

说实话,从正确的角度来说,传统的代表性政府可被看作一个雏形版本的指数型组织。也就是说,它有MTP(其国家或地区)、利用社群与大众(税收就等于强制的众筹)、去中心化、收集和利用数据与思想、将社会放在第一位(理论上是这样)、运用参与方法(市政学和选举),而且拥有广泛的资产(公共土地)和随需随聘的员工(武装力量和预备役)。

因此,真正的问题并不是政府能否成为指数型组织(因为如果不那么严格的话,它们可以说已经是指数型组织了),而是它们能否完成自己的使命,成为真正的、功能完备的、由技术推动的、表现优秀的现代指数型组织?实际上,这正是我们真正应该扪心自问的:这样的政府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让政府完成这一使命的机会当然是存在的。实际上,已经有几个具有指数型组织风格的政府体系被成功实现了。直至最近,要想在美国西部建造一个风轮机,你就需要走超过6个月时间的流程才能获得政府的批准。人们必须查阅当地地图和市政地图,确认供水主干道和电力及电话线路,并且还要考虑到附近的住宅和航空路径。每个项目的方方面面都需要按部就班地得到认可。到最后,无一例外已丧失热情的卖家就会将这些信息都录入GIS系统,将控制权转交给政府。但现在的系统可以在20秒内批准一块新的地皮,如果原定区域不满足条件,还会提供一系列备选方案。这几乎让这一过程的耗时缩短了数百万倍,而且全程都无须花费多少精力。

在英国也可以找到在政府组织内成功实行指数型组织策略的例子。政府数字化服务(Government Digital Service)主管迈克·布拉肯(Mike Bracken)就按照指数型组织的方式管理着自己的部门。不断地在用户中间进行实验、快速迭代、以市民为中心的设计和GitHub仓库的运用让该部门最新的应用得到了90%的认可率。

除政府外,我们认为指数型组织原理也会让其他象牙塔般的领域发生变化。比如科学研究就是一例,堪称荒诞的是,这一领域依然坚守着“要么发表要么淘汰”的古老信条。

“丰富的发表记录是获取高额资助的关键。”与Modern Meadow合作的生物技术执行官,对该问题进行了长期研究的莎拉·斯科拉希克(Sarah Sclarsic)这样说道。不过,问题出在顶尖的科学期刊更偏爱拥有正相关性发现的轰动性研究。因此,她表示,这就促使科学家们致力于产生这样的轰动成果,而不管其中的科学意义有多大。斯科拉希克发现,安进公司(Amgen)的研究人员最近在尝试重现53篇里程碑式癌症论文的结果时,只能证实其中的6篇(11%)。“这种(对发表)的偏颇会颠覆科学核心的开放质疑和客观性,而这对于科学进步而言是极其重要的。”

好在像fi gshare和公共科学图书馆(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简称PLOS)这样的新兴潮流正在颠覆这一学术结构。一家名为Researchgate的指数型组织是一个基于社群的开放网站,研究人员可以在上面发表任何结果,而且已有大批科学家和研究人员涌入其中。如今已壮大到超过500万人的ResearchGate社群可能就足以让科学和技术的进步速度提高好几个数量级。

职业和经济

当我们走入指数型组织环境时,还要补充一些同样重要的问题:指数型组织世界会产生什么类型的经济?当我们将信息运用到越来越多的过程和产品中时会发生什么?

如果要描画一幅信息化世界的图景,那么你一定会得到这样一个经典的反乌托邦画面:机器人和其他形式的人工智能会让我们全部失业,于是就发生了危机和社会混乱的大崩溃。技术对经济产生的效应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了。19世纪70年代的McCormick收割机、20世纪初期的组装生产线、20世纪50年代的计算机——这些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例子。马克·安德森指出,机器人让我们失业的观点最早出现在1964年,其背后的理论和产生的恐慌与我们今天在媒体上看到的别无二致。在最近一次与伊斯梅尔的讨论中,著名经济学家约翰·莫尔丁(John Mauldin)表示,在对零和博弈的怀疑方面,他与安德森站在同一战线。他反过来坚信,经济会发生简单的扩张,将那些过去无法想象的活动包含进去。不过,莫尔丁也认为,在更庞大的经济层面上,存在两股对立的力量,这一状况至少会在短期内持续下去:一方面是政府在养老、医保等方面做出非可持续性的承诺,另一方面则是由技术带动的生产力的提高。

莫尔丁对那些喜欢将均衡假设当作前提来评估经济的经济学家们提出了批评,指出他们几乎从来不曾认识到信息革命对这一均衡所带来的不可避免的颠覆。正如W.布莱恩·亚瑟(W.Brian Arthur)所说:“复杂经济学是思考经济的一种不同的方法。它不是将经济视为均衡的系统,而是一个运动着的、永恒地‘计算’自身的系统,即永恒地重塑新的自己。均衡经济学强调的是秩序、确定性、推演和停滞,而这种新框架强调的是偶然、不确定性、因果和对于变化的开放性。到目前为止,经济学依然是门基于名词的科学,而不是基于动词的科学。”

我们对安德森和莫尔丁乐观的世界观非常赞同。例如,在1980年,全美手工酿酒者的数量仅为92家。当我们的合著者迈克尔·马隆的父亲在撰写有关20世纪80年代啤酒产业的文章时,这些“业余爱好”酿酒者在人们的眼中也只是新潮事物而已,他们无法维持稳定的品质,目标受众也很小。后来,随着技术让成本逐渐降低,这一行业开始朝每一个人敞开了大门,业余爱好者和小型酿酒作坊突然之间就转向了越发复杂的高品质微型酿酒作坊。到现在,美国的微型酿酒作坊数量已接近3000家,达到了一个多世纪来的最高点。而这些作坊在全国范围内创造了11万个职位。

Kauffman基金会在2010年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在过去的40年里,大公司创造的新职位净值为零。相反,100%的新职位来自于创业公司和创业者。在跟踪研究了由戴尔·多尔蒂(Dale Dougherty)开创的大受欢迎的创客运动(Maker Movement)后,Grommet也得出了类似的结果,称小型公司从1990年开始创造了8000万个新职位,而大公司却减少了400万个职位。

正如我们在第5章中所说,技术的大众化让个人和小型团队能大胆追求自己的梦想,不管是无人机也好,DNA合成也好还是啤酒也好。我们认为借助于加速技术的MTP社群可以创造出大量新的经济机遇,并期望看到在不远的将来诞生丰富多彩的新职业,不过,它们与我们现在的工作会截然不同。我们可能很快就会互问这样的问题:“你现在在做什么?”而不是“你的职业是什么?”总而言之:寒武纪大爆发已经蠢蠢欲动了。

从稀缺到富足

未来学家保罗·萨佛发现,人类最初是一个生产者的经济,后来转变成了消费者的经济,而今又在朝着创作者的经济前进。几个世纪以来,金钱和商务是全世界范围内的主要交流模式。然而,在今天,信息正在迅速取代金钱,成为交流的主要模式(信息已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实现互换了)。归纳这一宏观变化的最简单说法或许就是从稀缺到富足。杰瑞·米哈尔斯基指出,在从前,稀缺意味着价值。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稀缺性,那么你就做不了生意。而现在,这一概念已经被颠覆了。IDEO的戴夫·布莱克利是这样看待指数型组织的:“这些新的组织是指数型的,因为它们将某种稀缺的东西变得丰富了。”指数型组织基本上就是在管理富足,而基于信息的世界会带领我们步入富足。(彼得·戴曼迪斯的著作《富足》对这种结果的可能性做了论述。)

因此,指数型组织的胜利已显露出势不可挡的模样。在2014年的著作《零边际成本社会》(The Zero Marginal Cost Society:The Internet of Things, the Collaborative Commons, and the Eclipse of Capitalism)中,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提出了一项与我们在第5章中呈现的“去货币化趋势”观念(我们指出指数型组织会促使边际成本降到接近零点)有着密切关联的核心理论。不过,里夫金的观点更为宏大。她认为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从资本主义崛起以来首次出现的一种新的经济系统,一个边际成本极低甚至为零的新世界,一个被他称为协作共有的社会。

可以想象,这种新的经济系统对资本主义形成了巨大的威胁。里夫金认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由于资本主义的诞生和崛起(让商品和服务更便宜)所取得的成功,它最终会吞噬自己的创造者,进而颠覆资本主义本身。这一发展的关键动力来自何方呢?那就是全球范围内商品和服务的信息化。

随着这种新的范式逐步统治现代生活的大部分领域,只有时间才能证明里夫金的理论是否正确,或至少部分正确。但可以肯定的是,指数型组织是管理协作共有的新时代和富足经济的关键所在。不幸而又讽刺的是,我们手上并无多少关于这一新范式的指南。眼下几乎所有的商学院分析案例都是过时的,因为它们个个教的都是如何优化和管理稀缺(这方面的教材倒是特别富足)。与之对应地,大部分主要关注于提高效率的管理方法也都是过时的。没有任何一门MBA课程会给学生演示用户界面方法,也没有任何一个管理学顾问会为Uber提出使用算法的建议。

我们已经发现,当指数型组织发展壮大时,它们会变成平台,催生出其他更小的指数型组织,这就好比一个健康生长的珊瑚礁,在其外围诞生出各种各样的奇妙生物。随着各行各业的信息化程度越来越高,我们认为它们将不可避免地在每一个行业里结合成数个大型平台,在各个角落里产生大量的小型指数型组织。

无论这一切发展成什么样,我们都希望能明确一个观点。指数型组织是任何一个拥有强大的信息组成部分的企业(这当然就意味着每一家企业)的未来。虽然你可以选择早点进入这个世界,也可以晚点进入,但终究都得走进去。

你对员工、投资人和客户的责任催促着你赶快行动起来。当你将公司或行业的一部分转为信息化了,其边际成本就会开始消失,你的组织也将在朝指数型组织转变和就此消失之间做出选择。犹豫太久的话,你可能很快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竞争对手绝尘而去,让你的公司成为它们公司历史中的一块垫脚石。

不过,成为历史垫脚石的结局是可以避免的。回忆一下之前的众多案例,指数型的思维方式和行动不仅创造出了颠覆性的新公司,而且还在各种类型和规模的组织中推动了令人震惊的进步和变化。现在,你已经有了一本将自身重塑为指数型组织的说明书,我们诚邀您从今天开始就走上这条道路。

萨利姆·伊斯梅尔

迈克尔·马隆

尤里·范吉斯特

后记

你已得到了一张建立指数型组织的蓝图。无论你是一家三人成形的小企业,还是3万人的大公司,围绕本书所提出的内外部属性来改造公司都是一项至关重要的任务。

虽然每个人都可以辨认出什么样的公司是线性的(比如通用电气),什么样的是指数型的(比如谷歌),但正如伊斯梅尔在结语中所说的那样,我们现在已经有了真正衡量个中差异的方法,我们能够解释它们是如何以及为何能够实现收益/员工比的25倍提升。这25倍的差距一部分来自现在唾手可得的生产力工具(即指数型技术)。尽管两者所处的行业不同,但这一差异依然从方向上表明了从基于物质的世界朝基于信息的世界的宏观变化趋势。

这一观点来自于我们在奇点大学的经验,在过去的6年里,我们一直在加速技术的尖端思想领袖、研究人员和从业者身上学习。不过,这其中最值得注意的关键在于,我们确实依然处于颠覆性技术的萌芽时代。我们还未看到它的真实面目。在接下来的10年或20年里,这些加速工具的效用将会继续成长,赢者通吃的网络效应也会加速指数型组织的发展,达到破纪录的新高度。

现实情况是,在这一指数型变革的时刻,你必须改变自己的公司,也就是说,要么由你来颠覆自己,要么就等别人来颠覆你,千万不要坐以待毙。

为了让你能更清晰地认识到正在袭来的这场变革海啸,请允许我在此描绘4个在不远的将来即将出现的不同程度的技术集合体。

第1级:首先,我们会看到借助计算力的成倍发展(也就是所谓的摩尔定律)而不断加速的一些特定的指数型技术。例如无限计算力、网络和传感器、人工智能、机器人学、数字制造和合成生物学这样的领域。在表1-1中就已罗列了这些领域里翻天覆地的进步。

第2级:这些技术的结合;网络、人工智能和3D打印的交集将会很快让每一个人都能将自己的想法呈现在世人面前。届时,你可以将自己美妙而详细的3D打印设计方案说给带有人工智能的设计软件听,让它将其打印并送到你家门口。我们每一个人,无论懂不懂技术,都可以成为设计制造大师,这就跟Microsoft Word让我们都不会拼错单词一样。

第3级:正如本书中所提到的那样,地球上以数字方式互联互通的人类的数量将在10年时间内,从2010年的20亿增加到2020年的至少50亿。进入全球经济中的这30亿人的全新思想固然会带来一股强大的冲击,但更重要的是,这30亿人将充分运用去物质化、去货币化和大众化的技术的力量,不管是手机、谷歌、在线3D打印、人工智能技术、医疗诊断还是合成生物学。这些技术在10年前才刚刚走入大型公司和政府的实验,现在却已进入寻常百姓家。这会让多少梦想成真?这会创造出多少东西?

第4级:事实证明,当人们(从农村地区)聚集在城市中时会产生一种直接的效应,加速全世界的创新速度。在5年前,城市居民的全球比例在人类历史上首次突破了50%的大关。从意义重大的著作《理性乐观派》(Rational Optimist:How Prosperity Evolves)作者马特·里德利(Matt Ridley)的理论来看,其原因在于城市里的人们会更为亲密地交换和迭代思想,以越来越快的速度进行性行为、求偶和重新组合。很快,50亿相互连接的人们的全球思想会推动史无前例的最为迅速的技术迭代。新产品的创新周期会从几年变为几个月,再变为几个星期。知识产权系统和全球政府系统将会如何应对呢?采用大规模线性思维方式的公司该如何进行管理呢?当变化的速度超过了专利流程时会发生什么呢?公司和政府能否适应这种变化速度呢?

正是这4个等级的颠覆将会在背后推动朝我们所有人袭来的这场变化的海啸。说到底,本书的创作目的就是帮你学会如何在这场海啸的浪尖冲浪,而不是被它击垮。

我和伊斯梅尔在过去两年里一直在全球奔波,为公司和国家领导人提供演讲、教学和建议,让这些人能认识到指数型技术终将到来,以及这些技术事实上正在加速的事实。那些把“互联网的玩意儿”视为过去10年里发生的一次无因果的偶然现象的人们最后都会意识到,它才是一切的开始。

我在此祝愿你能一帆风顺地将你的公司、你的组织,甚至可能是你的国家从线性思维的实体转变成指数型组织。

彼得·戴曼迪斯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莫尼卡

译者后记

近些年来,“创业”绝对可以算得上是最热门的词汇。每个人的身边总会有那么几个甚至十几个正在或者已经成功创业的朋友,也许正在阅读本书的你也是其中一员,如果是这样,那么恭喜你,因为在你面前的这本书一定会让你受益匪浅。

虽然指数型组织还是一个新兴词汇,但它的概念却由来已久。事实上,在译者看来,所谓以指数级速度发展扩张的组织,虽然在本书中主要指的是运用了如今的信息技术、大数据、轻量级管理方法等途径实现快速成长的公司,但在历史上的每一个时间点都存在着发展速度远超同类组织的企业,尽管和今天的“指数式”比起来,那时候的差距并不会如此明显,但归根结底,能够走在时代前沿,达到旁人无法企及的发展速度的公司,都是那些懂得运用当时最先进技术和最宝贵资源的公司。

正如本书所讨论的那样,在如今的时代,信息是决定胜负的关键所在。各行各业都已经、正在或者即将与信息技术相结合。以译者所在的汽车行业为例,车联网是目前最热门的课题,而其背后的技术正是云计算、计算机网络、人工智能、大数据等与“信息”密切相关的内容。在译者最近参与的一场研讨会中就提到,互联网企业在车联网领域的控制权已经远远超出了传统汽车公司。这也从侧面印证了本书的核心观点:“为20世纪的成功设计的公司注定会在21世纪遭遇失败。”

不过,在所有人高举“创业”旗帜高歌猛进的时候,传统公司也并非束手无策。“再创业”已经成为许多老牌企业的重中之重。如何调整公司结构、如何引进高级人才、如何获取宝贵资源,这些都是公司高管们的燃眉之急。因为大家都已经认识到,守株待兔就等于坐以待毙,只有接受事实,跟上时代步伐,才能以最小的损失换来最大的希望。诚然,企业的转型绝不是无痛的,这其中必然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但之所以还要选择这么做,正是因为其必要性。

本书也分析了不少成功转型的传统企业,其中就有国内的海尔。海尔集团的成功典范曾一度成为国内商界的一段佳话,也激发了许多企业家的奇思妙想。书中对海尔及其他ExO的分析非常透彻,从中不难获得新的启发和领悟。

总的来说,本书作为ExO的“圣经”,不仅详实地解释了ExO的各方面属性,也以丰富生动的案例对ExO进行了深度分析。比起日益显得僵化的商学院课程,本书所呈现的思维方式充满了时代感和实用性,相信会给对商业感兴趣的你带来相当大的帮助。

最后,我要在这里感谢为此书中译本作出贡献的各位朋友。感谢湛庐文化的编辑们的辛勤劳动。感谢王旭泉老师的大力帮助。我还要特别感谢Sky Zhang给我的激励。感谢各位读者对本书的厚爱,祝君阅读愉快!

湛庐,与思想有关……

如何阅读商业图书

商业图书与其他类型的图书,由于阅读目的和方式的不同,因此有其特定的阅读原则和阅读方法,先从一本书开始尝试,再熟练应用。

阅读原则1 二八原则

对商业图书来说,80%的精华价值可能仅占20%的页码。要根据自己的阅读能力,进行阅读时间的分配。

阅读原则2 集中优势精力原则

在一个特定的时间段内,集中突破20%的精华内容。也可以在一个时间段内,集中攻克一个主题的阅读。

阅读原则3 递进原则

高效率的阅读并不一定要按照页码顺序展开,可以挑选自己感兴趣的部分阅读,再从兴趣点扩展到其他部分。阅读商业图书切忌贪多,从一个小主题开始,先培养自己的阅读能力,了解文字风格、观点阐述以及案例描述的方法,目的在于对方法的掌握,这才是最重要的。

阅读原则4 好为人师原则

在朋友圈中主导、控制话题,引导话题向自己设计的方向去发展,可以让读书收获更加扎实、实用、有效。

阅读方法与阅读习惯的养成

(1)回想。阅读商业图书常常不会一口气读完,第二次拿起书时,至少用15分钟回想上次阅读的内容,不要翻看,实在想不起来再翻看。严格训练自己,一定要回想,坚持50次,会逐渐养成习惯。

(2)做笔记。不要试图让笔记具有很强的逻辑性和系统性,不需要有深刻的见解和思想,只要是文字,就是对大脑的锻炼。在空白处多写多画,随笔、符号、涂色、书签、便签、折页,甚至拆书都可以。

(3)读后感和PPT。坚持写读后感可以大幅度提高阅读能力,做PPT可以提高逻辑分析能力。从写读后感开始,写上5篇以后,再尝试做PPT。连续做上5个PPT,再重复写三次读后感。如此坚持,阅读能力将会大幅度提高。

(4)思想的超越。要养成上述阅读习惯,通常需要6个月的严格训练,至少完成4本书的阅读。你会慢慢发现,自己的思想开始跳脱出来,开始有了超越作者的感觉。比拟作者、超越作者、试图凌驾于作者之上思考问题,是阅读能力提高的必然结果。

好的方法其实很简单,难就难在执行。需要毅力、执著、长期的坚持,从而养成习惯。用心学习,就会得到心的改变、思想的改变。阅读,与思想有关。

[特别感谢:营销及销售行为专家孙路弘智慧支持!]

00094.jpeg我们出版的所有图书,封底和前勒口都有“湛庐文化”的标志

00095.jpeg

并归于两个品牌

00096.jpeg

00094.jpeg找“小红帽”

00097.jpeg

为了便于读者在浩如烟海的书架陈列中清楚地找到湛庐,我们在每本图书的封面左上角,以及书脊上部47mm处,以红色作为标记——称之为“小红帽”。同时,封面左上角标记“湛庐文化Slogan”,书脊上标记“湛庐文化Logo”,且下方标注图书所属品牌。

湛庐文化主力打造两个品牌:财富汇,致力于为商界人士提供国内外优秀的经济管理类图书;心视界,旨在通过心理学大师、心灵导师的专业指导为读者提供改善生活和心境的通路。

00094.jpeg阅读的最大成本

读者在选购图书的时候,往往把成本支出的焦点放在书价上,其实不然。

时间才是读者付出的最大阅读成本。

阅读的时间成本=选择花费的时间+阅读花费的时间+误读浪费的时间

湛庐希望成为一个“与思想有关”的组织,成为中国与世界思想交汇的聚集地。通过我们的工作和努力,潜移默化地改变中国人、商业组织的思维方式,与世界先进的理念接轨,帮助国内的企业和经理人,融入世界,这是我们的使命和价值。

我们知道,这项工作就像跑马拉松,是极其漫长和艰苦的。但是我们有决心和毅力去不断推动,在朝着我们目标前进的道路上,所有人都是同行者和推动者。希望更多的专家、学者、读者一起来加入我们的队伍,在当下改变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