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态度决定一切

态度是指人们在自身道德观和价值观基础上对事物的评价和行为倾向,是在做一件事情或从事一项事业时,对一个目标所持有的看法、信念、热情和努力的程度。人生在世,无论做什么事情(入世也好,出世也罢),能做到什么程度,达成多大的愿望,首先起决定性作用的就是态度。虽然很多事情都要遵循客观规律,不可强求,但是套用一句流行的俗语来说就是“端正的态度不能确保成功,不端正的态度一定会导致失败”。

释迦世尊住世说法49年之后,佛教经过了正法时期、像法时期,以及如今的末法时期,经过两千多年传承,到目前仍保持着生命力的还有十余宗、四十余派。(无论何宗何派,无论小乘、大乘,也无论汉传、藏传、南传。)佛教的全部学说,都是围绕着如何通过信奉佛法而修行,从而获得解脱这一根本目标来展开的。这种解脱论,又可归结为“信、解、行、证”,尤以“信”为领头,所以经云“信为道源功德母”,意思是无论做什么事情,没有信心是做不好的。

在数据分析中,作为专业的数据分析师,如果希望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持续地提升自己,持续地与数据化运营的商业实践共成长、共收获,持续地从专业中体会快乐,就必须努力地培养一个良好的职业态度,这种态度包括信念、信心、热情、敬畏和感恩。

16.1.1 信念

这里的信念就是指要坚信数据的背后一定有值得提炼的规律、警示和结论等,坚信数据背后一定隐藏着有价值的商业规律、特征及趋势等。只有具备了这个坚定的信念,数据分析师才可能百折不挠,才可能在看似纷繁复杂、千头万绪的数据大海中“吹尽黄沙始到金”。

如果没有这个信念,反而怀疑数据背后是否有值得提炼的规律和结论,那么你的分析过程肯定会浅尝辄止,其结果多半也就是没有发现、没有结论、不了了之了。

坚信数据背后一定有值得提炼的规律、警示和结论,并不是自欺欺人,也不是一厢情愿,应本着事物都是普遍联系的辩证唯物主义观点来看,数据的表象下面一定是有业务的本质规律和关系存在的。即使是通过假设检验推翻了原假设,至少也可以给业务方、决策层一个反馈——原假设不成立。事实上,推翻原假设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有价值的分析结论;如果通过假设检验不能否定原假设,也可以告诉业务方、决策层:没有足够的理由证明原假设是错误的,这同样是一个重要的分析结论。至于其他类型的分析,特征分析或模型搭建等,无论什么分析,只要有数据,一定就如前面所说,是隐藏着有价值的商业规律、警示、结论的,虽然分析的价值大小不同,得到的结论或多或少(这其中涉及数据背后的关系明显与否,分析的方向是否恰当,分析的能力和水平是否胜任等因素),但是只要你去提炼,就一定可以挖掘出宝藏。

信念是指南针,让数据分析师面对数据不迷茫;信念是定心丸,让数据分析师面对数据有底气。

要成为数据分析师,首先要培养自己对于数据的信念,这是通往分析师职业之路的第一步。反过来说,如果没有这个信念,就算目前做的是数据分析师的工作,也无法在这条职业道路上走得更远。没有基本的信念,那跟玩票有什么区别呢?优秀的数据分析师一定会对数据和数据分析充满坚定的信念。

16.1.2 信心

如果说信念是针对客观存在的数据而言的,那么信心就是针对数据分析师自己而言的。

这里的信心是指数据分析师面对数据、面对分析专题时要对自己有信心、对分析团队有信心、对预期的分析结论有起码的信心。如果数据分析师没有起码的信心,分析过程很有可能会半途而废,或者浅尝辄止。同时,分析师的信心不仅是对自己的激励和鼓动,也会传递给业务方,会对数据化运营中的业务团队起到激励和鼓动的作用,能让业务方相信数据分析的价值,相信数据化运营的价值。如果不能赢得业务方的信心,也就谈不上得到他们的理解和支持了,更谈不上数据化运营的实践效果了。

这里之所以强调信心的重要性,是因为信心是力量的来源。在数据分析过程中,数据来源纷繁复杂、数据质量良莠不齐、业务背景千差万别,这些因素致使分析进程循环往复,而所有这些都会对数据分析师提出挑战,挑战其精力,挑战其心力。并且很多时候这些挑战是持续的、巨大的,如果没有足够的信心,数据分析师会手忙脚乱、疲于应付,试问这样得出来的结论又有多大的商业价值呢?互联网时代的数据化运营更是要求数据分析师快速响应业务需求、有效提供业务支持,要满足这些要求,需要分析师在面对纷繁的数据和复杂的业务场景时能保持头脑冷静、思路清晰,而且要应变及时、措施有力,当然所有这些都离不开分析师对于自己和团队的信心,即所谓的自信。

天助自助者,如果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那么连老天爷也不愿意帮助你。另外,自信并不代表自大,它跟“不耻下问,好学不辍”也不矛盾。有的人不愿意主动向人请教,究其主要原因是面子问题在作祟,觉得向别人求教,自己会低人一等。其实,越是自信的人,越会理性地看待自己的优点和缺点(如果不能客观地了解自己的优点和缺点,甚至掩盖自己的缺点,那就不是自信而是过分的自恋了),并积极地扬长避短,取长补短,当然不会顾忌所谓的面子问题;所以,数据分析师的自信中也强调兼容并蓄、不耻下问、问道心切情真。有道是“夫丛林之广,四海之众,非一人所能独知,比资左右耳目思虑,乃能尽其义理,善其人情[1]。”连古人尚且知道向左右、同事及同行虚心请教,兼容并蓄,面对互联网时代海量的数据积累、飞速发展变化的业务模式和不断更新换代的技术应用,数据分析师又有什么理由和资本闭门造车、孤芳自赏呢?

分析师除了要对自己有信心以外,还要在数据化运营的实践中把这种自信传递给业务方,传递给数据化运营的用户,让业务方坚定他们对数据化运营的信心。也就是说,在数据化运营实践中,分析师的自信不仅是对自己的鼓励和鞭策,还是对业务方的鼓励和鞭策,这一点很重要。面对一个新的业务需求,业务方其实对数据分析支持的价值大小是心中无底的,如果分析师自己也表现得没有信心,那么势必会打击业务方投入的积极性。相反,如果分析师将信心传递给业务方,那么也会推动业务方一起积极地投入到合作中去。一起努力、共同协作,这才是数据化运营的核心。

优秀的数据分析师一定是自信的,不自信的人一定不是合格的数据分析师。

[1]出自宋代妙喜禅师的《禅林宝训》,说的是丛林这么广大,四方而来的住众这么多,有许多事情并不是一人能够周知的。所以必须多听听身边人的想法,参考大家的意见和建议,才能完全明白其中的道理,并能通达人情。

16.1.3 热情

有了信念,有了信心,还远远不够。就好比一个人认可了一件事情(觉得这件事情有价值,值得做),也认可了自己的能力(觉得这件事我可以做,我有能力完成),但还只是停留在观望的阶段,还没有真正投入其中。只有具备了充分的热情和激情,并且这种热情是持久的,才可能真正持久地投入其中。所以,持久的热情,是数据分析师应该具备的第3种可贵品质。

热情在很大程度上是跟兴趣高度重合的,一个人对某件事情有热情,也就可以说对某件事情有兴趣;换言之,没有兴趣,也就无所谓热情。要想在某个专业领域干出成绩,实现自我的最大价值,最好是自己的兴趣和专业相同,这样干起来才轻松,也容易调动自身最大的积极性。所以,如果所从事的工作也是自己感兴趣的专业,将是人生的一大幸事。数据分析师只有对自己的职业和专业感兴趣,有热情,才可能从中得到乐趣,并且迅速成长。

但是,我们这里强调的热情,并不仅仅是从数据分析师兴趣的角度来考虑的。除了兴趣的因素外,数据化运营的本质更需要数据分析师的热情。具体内容如下:

❑布道需要热情。正如本书第1章所讲解的,现代企业的数据化运营是企业全员参与的运动。数据分析师和数据分析部门肩负着在企业全员中推广、普及数据意识、数据运用技巧的责任,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布道,凡是布道,都需要用极大的热情去感染、影响并带动受众。这种热情不但要热烈,而且应该持久,合格的数据分析师必须具备这种热情。

❑跨专业跨团队的数据化运营实践需要热情。正如第4章所讲解的,在跨专业跨团队的数据化运营实践中,不同团队协调与合作时,需要求同存异,需要团结、引导、调动整体的积极性、创造性,而所有这些都离不开人际关系的沟通和互动。在这个过程中,热情又是必不可少的。没有热情的沟通和互动能达成效果吗?没有热情的合作能调动整体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吗?没有热情的互动能达到求大同存小异的目的吗?

❑数据分析师的自我成长和发展需要热情。一个人的专业成长及职业进步,从来都是自己的事情,公司也好,社会也罢,最多只是提供了一个平台而已,内因起着决定性作用。如果对工作和专业没有热情,那也就没有成长的可能了。热情不是外在的表现,热情是内心的推动,是自己的渴望,是专业和兴趣高度重合的快乐,是个人强烈的向往和享受。

优秀的数据分析师一定是充满热情的,并且是持久充满热情的,不热情的人一定不是合格的数据分析师。

16.1.4 敬畏

常怀敬畏心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观之一,儒家提倡敬畏天地,道家尊崇敬畏自然(道法自然),佛家宣扬敬畏因果。为什么要有所敬畏呢?无拘无束难道不好吗?

人之所以要有敬畏心,是因为人生的祸与福是辩证的、相对的、可以转化的,而促成转化的契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人的行为是否检点,是否小心,是否敬畏。

北宋著名理学家程颐,经常问道于当时著名的法师灵源禅师,他在一篇《笔贴》里这样解释人为何应该有敬畏心:“祸能生福,福能生祸。祸生于福者,缘处灾危之际,切于思安,深与求理。遂能袛畏敬谨,故福之生也宜矣。福生于祸者,缘居安泰之时,纵其奢欲,肆其骄怠,尤多轻忽侮慢,故祸之生也宜矣。圣人云,多难成其志,无难丧其身。得乃丧之端,丧乃得之理。是知福不可屡侥幸,得不可常觊觎。居福以虑祸,则其福可保。见得而虑丧,则其得必臻。故君子安不忘危,理不忘乱者也。”

上述古文翻译成现代汉语意思就是祸能转生福,福也能转生祸。祸之所以能转成福,是因为当一个人处在灾难危害中的时候,会急切希望能够平安渡过,千方百计寻求解脱的办法,所以能够心存敬畏,凡事小心谨慎,不敢妄为。福也就由此逐渐产生了。福之所以能够转化成祸,是因为人一处在安泰的时期,便随心所欲地过着放荡奢侈的生活,肆意表现出骄横怠慢的样子,尤其是做事情轻忽草率,待人侮慢失礼,所以祸端也就由此产生了。所以圣人说,一个人经历了许多磨难,正可以磨练他的坚强意志;而一个人如果从未经历磨难,因为无法适应各种不同的环境,反而会很容易丧失其生命力。所以“得”往往是“丧”的开端,而“丧”也含有“得”的原理。由此可见,我们做人,身在福中,应该知足,不可以常常希求福上加福。生活中或有所得,也应该适可而止,不可以常常贪图多得。当我们处在幸福的环境中时要有所顾虑,尽量避免招惹灾祸,这样幸福才可以保持长久。当我们在生活中获得某些好处时,也要考虑到有得必有失,不如把所得好处留些与他人分享,这样便能常常获得好处。所以有智慧的君子,处于安泰的时期,不敢忘记有危难的存在;在平静的年代,不敢忘记或有动乱的发生。[1]

可见,凡事袛畏敬谨,是远祸生福的法宝。人生如此,职场如此,数据分析师的工作亦如此。其实,撇开祸福不说,心存敬畏对于数据分析师来说,更多的是对数据认真、虔诚、谨慎,乃至神圣的态度。当你对工作、对专业充满了虔诚,甚至将其看得神圣,你自然会或多或少地心存敬畏。

如果一个数据分析师对数据、对专业有了敬畏之心,这个人应该算是入了数据分析之门。

[1]福建佛学院,演莲法师,禅林宝训注译。

16.1.5 感恩

身处数据化运营实践中的数据分析师,还应该具备的一个品质就是感恩的心。

懂得感恩的人,才懂得珍惜;懂得感恩的人,才会善待周围的人和事。

数据分析师如果懂得感恩,他一定会珍惜这个职业,珍惜这个岗位,珍惜这份技能;数据分析师如果懂得感恩,他一定会善待同事,善待业务方,善待有缘共事的每一个人,善待数据以及与数据有关的一切,这种品质不正是数据化运营的成功实践所迫切需要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