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语:重塑人与资本的关系

进行利益分享的公司有很多,但将之视为管理的核心并写入公司文化纲要的非常少;将利益分享写入文化纲要的公司有很多,但像华为这样真正坚持分享的公司,也非常少。华为的实践是与理论结合的典范。

华为的实践具有自身的独特性,很难被模仿。万科在实施事业合伙人的时候也提到,股权的分散是事业合伙人机制得以建立的基础之一。华为在利益分配当中向人力资本的倾斜,也得益于在创业初期没有过于强大的资本力量。但能够在创业初期就提出知识资本化,无论如何,都是一项非常具有前瞻性的决策。而且随着公司利益分享结构的复杂化,任正非提出的“让货币资本获得合理的回报,向人力资本倾斜”的原则,更是体现了华为一以贯之的价值分配理念。

在这一点上,华为与万科惊人的相似。万科董事会秘书谭华杰在解读万科事业合伙人制度时表示,万科试图建立知识时代的企业分配机制。在传统的企业分配机制中,工资是企业的成本,扣除工资后的收益是企业的剩余,其中小部分作为股权激励分配给员工,大部分则作为企业利润分配给了股东。

在知识时代,作为知识资本的合伙人的地位,将与传统的货币资本并驾齐驱。因此,万科将股东收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作为股东必须要获得的基本收益;另一部分则是股东承受更高风险所要求的更高收益风险溢价。在这样的模式下,合伙人向股东购买资产,股东的基本收益对合伙人而言是一项成本。企业的剩余由合伙人和股东共同分享。

在知识时代,劳动(知识)雇用资本。